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农家乐 > 村官系列访谈 >

什么样的大学生村官才是好村官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29日 15:38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cunguan.5d6d.com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第五届全国大学生村官论坛日前在河北邢台落下了帷幕,但论坛掀起的“什么样的大学生村官才是好村官”的话题讨论,却依然在延续着。

     光想着考公务员和安稳当文书的“新伢子”,“老江湖”们不会瞧得起

     提起大学生村官,浙江某村村主任赵某点了一支烟,犹豫许久,“蹦”出一句话——实在没啥好谈的。

     他对自己村里的两名大学生村官是不满意的,有时甚至有些“瞧不起”,“来了3年,从来没有主动做过一件事儿,没有走访过一户村民家。整天就想着考公务员,考了好几次都没考上。”

     老赵不是反对大学生村官考公务员,那对孩子们来说毕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但“事情不是这么个做法”,“在村里就应该好好琢磨怎么给村民办些事儿,休息时间可以复习备考。”

     在本届全国大学生村官论坛上,一些应邀参会的村书记、村主任主动谈起了他们对大学生村官的“期望”。如何成为一个让村干部、村民“瞧得起”的“有为”村官,成为讨论的焦点。

     江苏省泰州市河横村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张吉韬是个“老江湖”了。他高中毕业就回农村创业,23岁当上村主任,已经在村里干了20多年。

     10年前,张吉韬所在的苏北农村就迎来了第一名大学生村官。当时地方媒体将这名大学生推做典型人物,那篇题为《小庙能容大和尚》的文章,至今仍令村干部们“觉得好笑”,“啥事儿没干,就成了‘典型’,没几天就调走了。”

     张吉韬任上已先后“接待过”四名大学生村官。其中两个来了没多久就“调走了”,一个考上了公务员,还有一个正在备考公务员。张吉韬从不否认大学生的理论文化水平,大学生也确实比其他村干部更擅长撰写汇报总结材料,但他有更高的“期待”,“我要的不是文秘,是能独当一面的青年人。”

     在张吉韬的眼中,一些大学生来农村时的“心态就不对”,“就是冲着考公务员来的。”只要和大学生村官谈上几次话,观察个把月的表现,他大概就能对一名大学生村官可能会有的成就作出判断,“对沉不下心琢磨事儿、不和百姓打交道、没有创新力的人,没法抱太大期望。”
     
     浙江省宁波市上李家村村书记李德龙已经53岁了,他一直想从优秀的年轻人中寻找接班人,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选。

     每天准时上下班,整天坐在办公室里,交代一件事儿就做一件事儿,从不主动多干活儿,从不主动要活儿干,从不主动下乡跟村民聊天,村委开会时从不发表意见——这是一些大学生村官留给李德龙的印象。

     村委会上,他曾刻意“点拨”一名大学生村官,“不要把我的话当成权威,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大家可以商量。”结果,其他村干部都能在会上发表意见、谈想法,唯独他最期待的大学生村官一言不发。

     老李的要求其实不高,“主动”与否是关键,“可以做个光盘介绍一下我们村,做个致富信息的宣传栏也行,没事儿的时候主动下下村。”

     说实话,上李家村“不差钱”,500人的村子,村级可用资金约250万元,村民基本不务农,收入丰厚,这里对于大学生村官带领村民致富的需求不是很大,但这并不代表村民对大学生村官没有需求,“他可以想些点子来宣传村子、搞些文娱活动,也可以主动要求跟我下村处理矛盾。”老李不满意的是,大学生村官“从不主动做什么事”、“不会创新”。

     面对强势村干部的“不待见”,不甘当文书的大学生村官最终“混”出了名堂

     毋庸讳言的是,一些想做事、敢出头的大学生村官,在工作中会遇到一些害怕利益和权力受到影响的强势村干部,如何处理和面对这样的境遇,成为本届全国大学生村官论坛的另一热门话题。

     江苏省连云港市大学生村官、大团村村主任阚超就不甘于一度被某村老干部置于文书的边缘角色。他说,农村的舞台大得很,老村干部的道德人品也是形形色色,在这个村子不受待见,你可以再去别的村子找出路,关键问题在于你本人是不是一只“绩优股”。

     当上大学生村官以后,阚超先后在两个村子任过职。第一个村子比较富裕,村书记很强势,村里的重要事务一概不允其插手,只把他当文书使;第二个村子条件一般,能到那里创业,并选上村主任,阚超完全凭着一个字——“混”。

     “混”可不是个贬义词,在很多老村书记、村主任眼里,会主动“混”的大学生村官才是有想法、有责任心、能干事的好村官。

     面对强势村书记的“不待见”,面对一堆枯燥乏味的文字整理工作,选择“坐以待毙”,还是“杀出重围”?阚超选择了后者。

     村官工作第一年,他利用休息时间把全镇21个村子都跑了个遍,每个村的经济发展情况、产业聚集模式他都摸得一清二楚,所有村书记、村主任、村会计他都认得。

     回头再看,那段到处“混”的日子成为他后来自主创业的“基石”。就是在那段时间,他找到了两条创业的路子。

     一是跟酒店老板“合作”,利用自己在接待办的关系,为酒店招揽生意,自己开个酒店用品生产厂,把产品卖给酒店;二是到大团村养殖豆丹(生长在黄豆叶上的虫子,记者注),村里给20亩地,5年免租金。

     他选择了后者,因为前者“有些对不起老百姓”,后者却能带领老百姓一起致富。他还专门为此“三顾茅庐”邀请淮海工学院的两名博士做技术指导,准备把豆丹养殖做成当地的特色产业。

     在连云港,一盘3斤的“炒豆丹”最高卖到过2000元左右,通常情况下,每斤豆丹售价在200多元,而豆丹的养殖成本只有不到50元一斤。如今,一块1000亩的豆丹养殖基地正在规划中,阚超被任命为该养殖基地管委会主任。

     大学生村官论坛上,面对全国各地众多前来取经的大学生村官,阚超以任职期满3年、准备继续留在农村的“过来人”身份告诫大家——先摘去自己头顶上“大学生村官”的光环,摒弃“镀金”的想法,沉下心来融入农村,再谈开创自己的事业。

     阚超不反对大学生村官考公务员,但他认为最好先有事业“傍身”,“这样考不考得上公务员都无所谓了,能考上更好。”

     期盼有好的评价机制让更多优秀大学生村官脱颖而出

     扎根村里,是成为一个优秀大学生村官的必由之路,这早已成为人们的共识。但因为缺乏好的评价机制或者即使有评价机制却没有很好执行,对于那些一心想考公务员的大学生村官而言,在农村多做一些、少做一些其实都一样。某省大学生村官张强(化名)就是奔着“公务员”才去当村官的。毕业那会儿,他被一家台资企业录用,但在家人的劝说下,还是决定考大学生村官,想以此为“跳板”再考公务员。

     去年当上村官后,张强一共只在村里待了一个多月,就去了乡镇办公室做文书,后来又被调去了县委一个部门。现在,他只是“有机会的时候”才会下村。

     与张强的“快速上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湖北大学生村官李峰(化名)的“快速下沉”。他在乡镇党委领导眼中,算是一个“刺儿头”——放着好好的乡镇文书不做,偏要回到村里去干。

     “我本来就不是冲着考公务员去当村官的,创业了,盈利了,我就成功了。是不是‘优秀’都无所谓。”李峰想提醒那些一门心思冲着“公务员”去当村官的大学生——地方公务员招考政策随时改变,一旦到时考不上,你在村里既没有基础又没有事业,何谈有什么出路?

     大学生村官干得好不好,究竟应该由谁说了算,有关部门已经意识到培养大学生村官工作中存在的这一问题,开始制定更为“偏向基层”的评价制度,将大学生村官“优秀”与否的决定权交到了村民手中。据本届大学生村官论坛披露,在安徽宿松县,大学生村官考核量化测评总分按村、乡镇、考核组三个层次合成计分,群众测评占50%,乡镇有关领导测评占10%,考核组评分占40%;在浙江余姚市,总分100分的考核中,50分考察“便民服务、走访农户听取社情民意”情况,32分由乡镇组织办、联村组、村党组织和党员群众代表4个层面评定,另有18分为工作能力、政治素养分;河北大名县建立了大学生村官群众满意度测评制度,群众满意度低于65%的大学生村官,为“较差”,限期一年改正,连续两年评为“较差”则解除聘用合同。据此,一些从不与百姓聊天、缺乏群众基础的大学生村官将会被淘汰。

责任编辑:李艳菲

热词:

  • 大学生村官
  • 考公务员
  • 期望
  • 农村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