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农家乐 > 2011中国青岛-中国畜牧业展览会 >

乡村兽医的出路在哪里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11日 16:17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红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近几年来我国养殖业发展很快,但乡村兽医这支队伍没有随着养殖业的发展而壮大,而是不撤自散,许多人已转从他业,与5年前相比总人数起码减少了50%。

  乡村兽医也有过骄傲的时候,解放初期我国畜禽养殖量少,乡村兽医也少,那时候兽医没有一个组织,呈散兵游勇状。十多年后,政府将他们收拢起来,成立了乡级畜牧兽医站。乡村兽医也有人管理了,兽医也有单位了,一直到上世纪70年代未,是他们最骄傲的时候。那时侯他们虽然收入不高,但不要下田劳作,又拿工资,与种田拿工分的普通农民相比,确实有其骄傲之处。

  农村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后,农村养殖业业开始发展起来,有许多年轻人也加入到兽医队伍中,这些年轻人有的通过跟人学艺,有的通过短期培训,还有的通过职校学习等加入到这支队伍。但这些人大都未被招进乡镇畜牧兽医站,我们习惯称他们为个体兽医。上世纪80年代未到本世纪初,是兽医这个行业最红火的时候。兽医收入较高,大家都有业务做。那时候地方报纸、电台、电视台播放的各种兽医培训班招生广告此起彼伏,农村的年轻人争相学习兽医技术,以成为一名兽医为荣。

  养殖业发展了,兽医多了,竞争也跟随着而来。第一轮竞争是年轻兽医与在职老兽医的竞争,老兽医习惯于用中医、中药;而年轻人擅长于用西医西药。用中兽医方式诊治畜禽疾病过程长、效果慢;用西医方式则过程短效果快,第一轮竞争,老兽医败下阵来。那时候乡村见到的大多是骑着摩托出诊的年轻兽医,间或见到一个年长的,也八九不离十是推着一部破旧自行车。如果你有心打开他背在身上的医药箱瞧瞧,就会知道,那箱里并没有几盒药,如是你一声长叹,这个兽医没有多少业务!他的业务就象背在他身上那药箱正面斑驳灰暗的蓝色十字一样,清谈了,渐渐地消逝了。而那些骑着摩托飞奔的年轻兽医,把兽药用很大的帆布袋装着,捆在摩托后面的衣架上,不相识的人遇见他根本就看不出那是个兽医。

  养殖业在不断发展,近几年来,规模养殖户不断涌现,他们有的从几十头开始,逐步壮大,存栏量一年比一年加大,有的一起步就几百上千头的存栏,把养殖场办成了企业。猪养多了兽医诊疗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有些自己钻研猪病防治技术,猪发病也就不用请兽医了,大的养殖场聘请有文凭的专业兽医。第二次竞争就在这种悄无声息中拉开了帷幕,这次竞争是全体乡村兽医与养殖户(场)的竞争,没有任何悬念,以乡村兽医的失败而告终,而这个过程短得难以让人置信,仅仅只有两三年时间。那些原来骑着摩托看猪的兽医也“玩”不下去了,大部分转行另谋高就,还有少数不服输的人,心里想你不请我了,难道你自己治疗还不买药吗,于是想到了开兽药店。

  一夜之间,乡村街上冒出来好多兽药店。农民笑话街上卖兽药的比卖菜卖米的还多。兽药店把兽医用的基本工具注射器和温度计卖到千家万户,只要你到我这里买药,我就告诉你如何用药治疗猪病,于是平常养猪不多的农民都成了半个兽医,那些纯粹做兽医的就更没有什么业务了。

  兽药店开多了,相互之间的竞争难免,还要与城里的批发店竞争。现在交通发达,农民进城很方便,城里的批发店一般设在城郊离车站不远的地方。农民下车一看,吓了一跳,原来兽药的差价这么大,乡里的兽药店赚得太多了,于是他们直接从批发店带药回去,有时顺便带,有时进城就是为了买药。乡里相互之间的竞争如火如荼,现在又插进城郊的批发店,有的店就开不下去了,干脆关门大吉,不吃这碗“猪饭”了。

  那些还在继续力挺的兽药店,生意也不见得红火,一年总有那么多天生意清淡,于是有不少人又加入到防疫员行列,从防疫方面增加些收入,让妻子坚守着那个店。

  畜禽防疫有免费和收费两种形式,收费的情况下,农民请兽医的并不是很多,养殖量大的肯定不请。农民不请兽医有他们的道理:一是请兽医上门免疫要多出好多钱,养猪只有微利,他要算成本帐;二是怕兽医把疫病带到他栏舍里,兽医接触病猪的机会比一般养殖户多,消毒又不是十分严格,因此养殖户的担心也并不是毫无一点根据。还有就是免费防疫,免费防疫一般工作量大,收入低,政府发的工资很少,靠工资肯定不能维持家计,只能作个补充。乡村防疫员中,有的人边做防疫边做兽医还兼做其他,有的既是防疫员又是药剂员还是其他什么员,并且他们年龄大都在40岁以上,兽医的后代很少有子从父业的,乡里年轻人无意学习兽医,早些年那些铺天盖地的兽医培训广告已销声匿迹,许多市县职中也取消了这个曾经很是红火的专业,连农业大学所设的兽医专业报考的人也是寥寥无几。种种迹象表明,乡村兽医后继无人啊!

  乡村兽医现在划为两大块,一块是那些加入了乡镇畜牧兽医站的兽医,我们习惯称他们为在职兽医。这些兽医已年老体弱,他们中的一部分已退休,还有一部分既不能做兽医,也不能干其他,生活窘困。最严重的是,早些年作为政府的关怀,把他们由农村户口转为了城镇户口,未曾料到是现在这样的结果,年纪大了,不能做兽医了,连田也没得种,山、土、水三样都没有,人又不属当地村组,要是碰上国家征收,他们一分钱也分不到。还有一块是未入站的兽医,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个体兽医,他们早在十几年前就已成为乡村兽医的主力,但目前处境也十分尴尬。这些人中,现在真正专职做兽医的很少,大部分身兼数职,其中有的还被乡镇动物防疫站聘为动物防疫员。防疫员做为临聘人员,不但收入低,且还没有社保和城镇医保,后顾之忧未曾解决。

  不管是在职兽医还是个体兽医,甚至主管部门中的一些人,都在等上面有什么政策下来,似乎只有上面来个政策,乡村兽医的命运一夜之间就可改变,实际上这恐怕是一种空想。就是有个政策下来又如何,关键是由谁出钱。乡村兽医这支队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谁能一下拿出那么多钱呢?其实现在有政策摆在那里么,就看我们如何用。在职老兽医本就参入了社保和医保,今后到年纪有退休工资,退休前生活困难不能劳动的争取让其纳入到低保中,作为城镇下岗人员对待,保证其基本生活费用来源。个体兽医参加动物防疫的,作为临聘人员争取让其参加社保和医保,先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至于目前收入低的问题,他们自己现在的解决办法就不错,等以后人员精简了,防疫的收入会相对提高,那时他们就会专心防疫和兽医,但这要有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也许是三年五年,也许会更长。


  如果你认为本网转载的内容涉及侵权,请作品的作者尽快与我们联系。电话:010-58677700转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