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农家乐 > 聚焦中国特色的农村能源之路 >

三农专家:农村能源“不能只对上负责”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13日 09:5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能源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也特别强调要坚持走特色城镇化道路,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化协调发展,着力提高城镇综合承载能力。那么目前我国农村能源的使用情况如何?能源建设和小城镇建设规划相结合过程中存在哪些问题?农村能源向什么方向发展?《中国能源报》记者就以上问题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三农问题研究专家郑风田。.

  “农村能源一直被忽略”

  《中国能源报》:我国农村能源在城镇化建设中发挥何种作用?

  郑风田:我国农村能源主要指农村就地开发利用的能源(如作物秸秆、薪柴、人畜粪便、沼气等)和农村生产、生活用能。目前我国农村人口主要依靠传统的秸杆和薪柴解决能源问题。煤、油、电、气等商品性能源,农村使用占比还比较少。这是我国总体农村能源应用情况。具体来讲,农村能源消费情况主要是三类:一类是做饭用能,主要还是以传统秸秆为主。目前政府力推秸秆沼气池,我认为沼气是一种贵族能源,因为沼气投入大,使用效果不稳定,出了问题农民又不知道如何修,目前导致不少农民家庭要备好几套做饭设备,浪费比较大。第二是电用能。虽然目前我国99%的农户已经通上电了,但问题还不少,比如很多小城镇拉闸限电非常严重。第三是取暖用能,大部分地区还是传统的桔杆燃烧取暖。

  我国农村能源一直被忽略,在我国能源规划战略中,农村能源一直处于被遗忘的角落,没有得到政策的足够重视。政府能源部门很分散,相关部门不了解农村实际情况,导致农村能源成了被人遗忘的角落,对农村能源建设的战略地位缺乏足够认识,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在加快城镇化建设过程中,我国农村能源基本没有准备好。

  《中国能源报》:您刚才提到,我国农村能源一直被忽略,在农村能源的建设和使用上遇到了哪些实际问题?

  郑风田:随着我国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随着农村生活水平的提高,农村对能源的需求量也在急剧上升,这也加剧了农村能源的供需矛盾。我国农村能源遇到的问题,首先是我国农村生活能源使用结构单一,长期以来以薪柴和秸秆等生物质能为主。随着中长期城镇化、工业化进程的加快,农民和城市居民生活方式越来越趋同,传统的能源不能满足农村生活用能。

  另外,农村能源使用效率低下,各地注重“纸面工程”。农业部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农村户用沼气已达3050万户,年生产沼气约122亿立方米。纸面数据虽然漂亮,但实际情况是各地政府对农村能源的使用效果是只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虽然从数量看,农民好象已用上沼气了,但我们的调查显示,实际能继续使用的连20%也不到,很多闲置着,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浪费。我曾经去山东电煤样板农户家调研,他居然准备了4套能源用具,原因是上级主管部门需要检查哪套农村能源推广使用情况就看哪套。事实上,政府投资的这几套电煤能源用具都不好用。

  再有,农村能源项目建设投入使用后,技术服务跟不上。我们调查发现70%—80%的农村能源设施建好使用一两年后都不工作,原因是坏了无人负责维修,建后服务没人提供。

  引入第三方绩效审计

  《中国能源报》:您刚才提到地方政府在农村能源建设方面注重“纸面工程”,应该如何落实好惠农政策真正为农民办实事?需要防止哪些问题?

  郑风田:我国能源项目的统计数据很漂亮,很多地方政府为了项目绩效考核,只管“跑钱”,具体到能源项目往往采取自建、自查、自检、自报告的形式。上级主管部门人员少,不可能进行任何有效的监督,即使是检查,也是走走形式。

  今年一号文件的第一条和政府工作报告都提出加大对农业农村的投入力度,政府工作报告提到中央财政拟安排“三农”投入8183亿元,比上年增加930亿元。光有投入是不够的。要想使为农民办实事不成为地方政府的“纸面工程”, 应该提高惠农资金的实际使用效果。我认为可以委托第三方进行绩效审计,对项目的实际执行情况进行专项审计。各级部门项目的检查应该由审计部门统一进行检查。引入第三方进行绩效审计,不仅可以查看农民们是不是真正得到实惠,同时也加强了监管服务。

  惠农工程不惠农,核心是乱替农民做主。目前的惠农资金安排完全是由各级政府部门决定的,农民本身的利益表达缺位。作为实际受益者的农民既不能参与项目的规划,也不知道资金的实际使用情况,最终项目完成后的审核与评价同样没有农民的参与。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没有政府部门的逐利行为,单纯由政府作出的决策也很难真正体现农民对基础设施的需求。农村城市化带来了对能源要素的巨大需求,在决策农村能源项目时,要以农民为本,要征求农民意见。以农民的需求,决定支农资金投入的方向和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