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农家乐 > 2011“两会”特别报道 聚焦三农热点 >

低碳经济+农民增收:期待秸秆利用成产业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5日 16:09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人民网-农民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近日,记者利用在安徽合肥召开的全国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现场经验交流会间隙,到合肥有关乡镇和企业中,看当地在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方面所做的有益探索及取得的成果。合肥作为全国在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方面的一个亮点,得到了此次会议与会人员的高度评价,也印证了此次会议所传达出的一个重要信号,那就是对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的认识和实践,要采取比以往更加重视的态度,从口头真正落实到实干,这既是对国家资源供给的有效补充、减少对环境的污染,顺应低碳经济发展潮流,也是对农民增收作出贡献的现实战略选择。

  秸秆生菇“长银”

  迎着冬日的雨夹雪,记者走在合肥市肥东县元疃镇的田野间,清新的空气中不时有淡淡的蘑菇清香扑面而来。

  在该镇丰宝种植养殖公司的收购站门口,记者看到,拉着架子车的菇农排队等待交售刚刚采摘下来的平菇。“收购站以每斤1.4元的保护价格收购我们的平菇。”正在排队交售的菇农王俊广对记者说,他家种了两个大棚的平菇,一年下来可实现七八千元的收入。特别是利用农作物秸秆作为食用菌培养料,既避免焚烧秸秆造成浪费和空气污染,又能使菌类在秸秆培养料的滋养下实现高产。

  在与其他菇农的交谈中,记者得知,其实种植菇类还只是这些农民的“业务”之一,除此之外,他们还种植小麦、蔬菜等其他品种,但很显然,菇类已成为拓宽当地农民增收渠道的一个重要品种。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在许多地方人们多用木屑和棉籽壳作为培养料,但现实是许多地方林木资源较为缺乏,棉籽壳价格又相对较高,制约了食用菌产业发展。丰宝种植养殖公司总经理吴志元对记者说:“通过栽培试验,我们发现农作物秸秆与木屑、棉籽壳的化学组成基本相似,很适合栽培食用菌。”以生产平菇为例,每生产1万袋平菇约需稻草6吨,每吨稻草从农户的收购价为300元,公司收购稻草后进行粉碎加工,付给人工工资为200元/吨,按2008年公司实际使用稻草5000吨算,每年仅此一项可为周边农民增收260万元。

  一家一户“消灭”农作物秸秆,规模还是太小,成立食用菌合作社才能大规模地消化利用农作物秸秆。元疃食用菌专业合作社的成立,吸引了400多户农户加入合作社,户均种植食用菌1万袋,年收益近2万元。他们计划到2012年,年综合利用农作物秸秆2万吨。

  企业的积极参与至关重要

  农作物秸秆的综合利用,除了秸秆还田、秸秆养畜、秸秆培养食用菌及制作板材外,能否广泛用于工业领域,其现实意义和战略意义都更重大。唯有企业积极参与,并加以消化利用,其社会效益、经济效益才能得到最大化体现。

  在位于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联合利华工业园区内,记者来到该企业洗衣粉生产线上的生物质燃炉厂房。大包大包的经粉碎压块的秸秆燃料整齐地堆放在车间一角,偌大的生物质燃炉旁只有两名工人,一名工人负责随时监控电脑系统,而另一名工人则每隔15分钟投放一包秸秆燃料即可。

  采访中,该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生物质燃炉主要应用于洗衣粉生产过程中的喷粉环节,即将液态的洗衣粉料浆经热风吹喷成粉状。”记者了解到,按照每天不同的产能需要,该企业每日需要消耗生物质燃料约80吨,每年则约消耗2.5万吨。

  如此大的原料消耗量,原料来自何处?该负责人说,由生物质燃料供应商来提供,这些供应商分布在工厂50公里左右的范围内。秸秆不能直接用于燃料燃烧,需要经过切碎、搅拌混合均质、除铁、压制成型、自然风干等众多环节,才能生产出合格的燃料。“由于目前在国内尚未有完善的生物质燃料生产链,因此尚需要一个较长的成熟期。”该负责人说。

  记者了解到,从工艺上看,生物质燃料与天然气等燃料并没有区别,目前的技术水平已经能够保证生物质燃料具有和煤炭、天然气等燃料一样的稳定性。“目前,生物质燃炉比使用天然气节约成本约30%,虽然比使用煤要增加成本约25%,但从长远讲,使用生物质燃料的性价比还是最高的。”该负责人说,生物质燃料经过燃烧后会产生炉渣,目前炉渣的产量为燃料用量的5-10%,这些炉渣可以用来生产建筑材料。

  在谈及推广生物质燃料有何困难时,该负责人说,一是原料供应不足,并且季节性强;二是原料收购成本高,在旺季,秸秆产生的高峰期,供应商(秸秆燃料收集、制造者)大量收集和囤积秸秆原料,以备淡季的需求,但是秸秆由于体积大、密度小,给储存和运输都带来很大困难,发霉、变质都会影响燃料的使用;三是供应商不成熟,目前整个行业环境还不成熟,生产效率低,生产成本高。

  秸秆比肩绿色矿产资源

  在此次秸秆利用经验交流会召开期间,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石元春提出,要将农作物秸秆作为一种可持续的绿色矿产资源来开发,而不是“零敲碎打”。

  石元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说,秸秆是一种资源,可以发展成一个产业,即秸秆产业。在本质上,秸秆和煤炭、石油是一样的,一个是碳水化合物,一个是碳氢化合物,但秸秆是绿色的、可再生的,而煤炭、石油则是污染型的,是不可再生的。

  石元春说,我国秸秆年产量已达7亿吨左右,在大力发展清洁能源的形势下,以秸秆为原料的现代能源产业迎来重大机遇。7亿吨的秸秆折合成标煤约为3.5亿吨,相当于7个神东煤田,若全部利用可以减排8.5亿吨二氧化碳。

  目前,我国秸秆用途主要是还田、饲料、工业原料以及薪柴和露地焚烧。石元春认为,这些利用属于传统产业提升,而以秸秆为原料的现代能源是一个新兴产业。

  目前,在我国,秸秆直燃发电的技术和设备已经可以全部自主与国产。如将1亿吨秸秆用于发电,可建500个25兆瓦的小型电站,相当于一个“三峡”的发电量,年替代4350万吨标煤,农民年新增收入250亿元和得到50多万个工作岗位。“潜力虽然巨大,但不能一哄而上无序争夺资源。”石元春提醒说。

  “三农”问题的核心是农民增收,农民增收的关键是为农民寻求增收渠道。石元春认为,无论是秸秆直燃发电或是颗粒燃料,每吨秸秆农民可获得250-300元,全国4亿吨能源用秸秆就能获得1000-1200亿元。“哪里有一个生物质能源加工厂,哪里的农民就能拿到可观的一笔现金。”他举例说,国能生物质发电集团今年以来通过收购秸秆已支付给农民10亿元。

  秸秆经粉碎拌料可作为食用菌培养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