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农家乐 > 2011“两会”特别报道 聚焦三农热点 >

低碳中国的希望在农村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5日 16:03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三农中国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一、不可持续发展模式的背后是消费主义价值观

  2009年年底参加哥本哈根会议,我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就是人类现在走的是一条回不了头的道路。全世界都在说减排,但实际上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愿意减的和应该减的量之间有很大的差距。因为减排意味着让出一部分GDP,除了调整能源结构,最终还要减少消费和生产。这跟可持续发展提出来的问题其实是一样的。

  这么多年我们喊着可持续发展,但我们所做的是在往越来越不可持续的方向走。所以我最近也在思考:这到底是人本身的问题,还是别的什么问题?有没有可能停下来或者减慢速度?现在地球病了,人类也病了,我们能不能自己把这个病给治好?这都是非常让人困惑的事情。有一个朋友打了个比方,说对于人类而言,环境问题一开始就好比是阑尾炎,这个病不大,但是要治好就必须动手术把它割掉。然而困难的地方在于,得这个病的是人类,能动这个手术的也是人类,要我们自己给自己动手术,下不了这个手啊!于是阑尾化脓,慢慢变成了肠道粘连、腹膜炎等,最后就可能致死。

  反思造成今天这种局面的原因,我想与工业革命以来人们在观念上的巨大转变分不开。工业化进程中,机器的利用使得人的能力仿佛得到了无限的延伸,从而让人类产生了妄想,觉得自己可以主宰世界,只要想干,就什么都能干。而随着我们对资源、能源的利用效率和利用强度的大大提高,物质生活极大地丰富了,于是大家都认为“好”的生活必须通过占有更多物质、通过消费来体现。今天,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人民所向往和崇拜的模板就是美国的生活方式——房子很大、车很大,消耗的东西很多。美国是个非常强势的国家,这个“强”无形中就变成了“好”的代名词。大家都想学美国,甚至把它上升为了一种人权的诉求:美国人能过这样的生活,为什么我不能?

  但是我们都忘了或者说下意识地不去想,这样的发展是有限度、有条件的,地球的资源量摆在那里。当然肯定会有人说,凭人类的智慧,可以不断地创造出新的资源,把原来不是资源的东西也转化成资源,比如说可以对垃圾进行循环利用。可是我们现在所有的发展都仍然是一个开放的而非循环的体系。如果是封闭循环的体系,所有的生产生活都在一个既定的框架下循环,这样的确不会加重地球的负担,但是我们还远远没有到达这一步,我们对资源的整体消耗一直在高速增加。未来的工业和技术发展是不是能够让人类实现彻底的循环?这很难说。

  有人算过账,说世界人民要都过上美国人的生活,10个或15个地球可能都不够;别说美国,就是让现在中国的所有农民都过上城里人的生活,地球也已经承受不了。所以,并不是我们要不要选择过美国人的生活的问题,而是我们别无选择。这是否公平?从人权和发展权的角度来说,肯定不公平,但这是我们面对的现实,不管你是不是应该具有这个权利,这个地球已经不可能让每个人都过美国人的生活。

二、中国可持续发展的根据在传统文化中

  反过来我们应该思考,那种疯狂地占有和消耗物质的生活方式,是不是就真的“好”呢?这是需要好好讨论的问题。现在我们认为钱多、GDP高、物质生活丰富、可以随便浪费就是“好”,中国那些先富起来的人,过的基本上都是美国式的生活:开大车、住别墅,甚至开始买飞机了,用的东西也都是全球化的产品,什么最贵用什么,就像电影《大腕》里面那句很经典的台词所形容的,“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好”很大程度上是人的感受,但“贵”是市场哄抬起来的。我们今天的很多观念以及消费模式,实际上都是舶来的,是工业文明的附加价值观,而中国的传统中并不是这个样子。过去,中国人崇尚节约为好,即使是富庶人家,孩子吃饭如果糟蹋了粮食也是要挨打的。虽然历代都有一些富人争豪斗富、很奢侈浪费,但那被认为是非常可耻的事情。比如说《红楼梦》里面说茄子要怎么做,经过多少道程序,那也是在嘲笑大户人家的生活铺张繁琐,并不是说那是值得向往的东西。而历史上,中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富庶的国家。清朝的时候,中国人口4亿左右,占全球人口的1/4,但是GDP占到了全球的1/3;现在中国人口13亿多,占世界人口的将近1/4,而GDP只占全球的5%。也就是说,相对于过去而言,今天的中国是一个穷得多的国家。在中国是富国的时候,我们一直保持着节约的习惯;在今天相对贫穷的情况下,我们却被外来的消费主义价值观同化了,而我们所向往和信奉的这些东西又恰恰是不可持续的,它把整个人类推向了一条死胡同。这是值得深刻反思的。

  中国这些年的发展,除了以“钱多”为“好”,就是以“快”为“好”。快速是可能带来毁灭性的后果的,因为慢的时候大家还可以琢磨这些东西到底好不好,出了问题也能够及时消化,一快,就根本没时间思考,所有的矛盾和问题只能捱着,越捱越深,最后集中爆发。比如说工业化,西方在这个过程中是有很多经验教训的,但是由于我们的工业化速度太快,以致于连那些经验教训都没来得及去学习,环境问题就是如此。我们惟恐一慢了就会落后挨打,因此拼命地往前赶,一口气也不喘,却没有回过头来想一想,很多东西是否真的有必要。

  人类自私的本性是根深蒂固的,这一点在哥本哈根会议上就能看得非常清楚:那些小岛国都要被淹没了,大国却还守着自己的减排底线不松口。但是人也是一个群体,它必定具有群体性的价值观,而这一点蕴藏着改变的希望。

  今天中国的困境,包括全人类的困境,实际上是工业文明带来的消费主义价值观所导致的。这个问题需要全人类共同应对,资本主义国家也在思考和寻找一条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道路。而探索这条新道路,对中国人来说有一些额外的便利和优势,因为我们有宝贵的文化财富。如果说中国还有可能走出一条绿色的、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实现强国之梦,我认为就一定要从文化上来挖掘,要到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里面寻找根据,特别是在“好”字上下工夫,树立新的价值观。

  世界上其他一些民族的传统文化里可能也有与中国文化相类似的东西,但是中华文明延续的时间最长,根基最深厚,只有它才能够形成非常强有力的体系。而且中国现在有一些很有利的条件——我们有这么多的人口、这么强的购买力和这么大的市场,加上中国真正工业化的时间并不长,充其量几十年,所以我们的老一辈人尤其是农村人身上,传统的东西仍然保留得比较深,农民们还没有习惯奢侈和浪费。作为一个大国,中国所做出的选择必将对世界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

  在今天全球一体化的时代,中国确实要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才能向“强国”迈进,而价值观可能就是中国未来能给世界做出的重要贡献。

三、走低碳道路,最大的希望在农村

  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中国的态度一直备受世界瞩目。如果别国都低碳了,而中国不低碳,中国也强不了、富不了,因为国际上很多经济制裁就会开始。

  二氧化碳的排放权是国际谈判的焦点之一,其实说到排放权,中国的城里人和发达地区的排放已经和发达国家差别不大了,人均碳排放已经超过了世界平均水平。这是由生活方式所决定的。我们城市里的生活方式跟美国差不了太多,而且我们的能源效率更低,创造一块钱的GDP所消耗的能源是发达国家的好几倍。

  中国真正在人均碳排放权上有空间的,实际上是农村人,因为目前农村的生活方式仍然比较低碳,乱花钱乱消耗东西还没有在农村形成风气。所以,中国如果要走出一条更加低碳的道路,最大的希望在农村。

  当碳排放已经到了很高的程度之后再想办法往下降,成本就会更大,做起来也会更困难。而如果在中国农村尽量通过技术创新和观念革新,以农业和相关的低碳产业为基础,创造一个安居乐业的低碳乡村发展模式,那么中国的碳减排就会更有实效。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低碳的农村是中国可以为世界应对气候变化做出的一个实实在在的贡献,也是有可能做到的。因此,无论是在探索新的价值观方面,还是在真抓实干地节能减排方面,我们都要充分重视和挖掘农村可以发挥出的积极作用。但是我们现在对农村的重视程度和各方面的投入都不如城市大,如何走好低碳农村之路,这是需要从国家战略层面加以考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