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三农 > 乡约 >

《乡约贵州印江县》节目文稿及同期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11日 17:53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CCTV-乡约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旁白:他是一位28岁的农家乐老板娘。爆料曾跟男友私奔三年。

女:我很没良心,没心没肺那会。

旁白:三位男嘉宾,谁能接得住这个话题。少言寡语的闷葫芦,相亲现场语出惊人,要领女嘉宾回家。

男:带回家吧。白天闷,可能晚上他闷。

旁白:都是一个乡,一个副乡长,一个村主任,且看两大小伙如何对决。《乡约》贵州印江县马上开始。这里坐落于武陵山脉主峰,梵净山的西路,这里是题写颐和园匾额的清代书法家,严寅亮的家乡。这里的梵净山,翠峰茶多次蝉联国内外茶博会金奖。这里的百岁老人比例,连续三年超10万分之780岁以上老人,占户籍人口1.4%以上,这里就是贵州省印象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今天乡约接受印江县委宣传部,为一位勤劳质朴的土家姑娘,挑选了三位土家小伙子,他们中有一位还是另外一位的直属上级。面对心怡的姑娘,他们能否两剑出鞘呢?一场别开生面的相亲会,马上开始。

主持人:(掌声)。印江的父老乡亲你们好吗?欢迎进入双品加思名品官名播出的乡约栏目,我是主持人肖东坡,我现在是在贵州省,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今天,我要在这里帮助一位土家族的姑娘,寻找自己的另一半。踊跃前来相亲的小伙子,其中有两个,竟然是上下级的关系,我很难想象,一会的相亲现场会是什么样。咱们先请这几位小伙子上场好不好?都是土家族的是不是?

男:对。

主持人:加入亲兄弟俩来相亲,都喜欢上一个女孩子,如果是你们,你们会怎么样?

男:PK呗。

主持人:亲兄弟也要PK,更何况上下级呢。

男:对。

主持人:假如说上来的这个你孩子,能扛一百斤大米,你们能想象一下,她是什么样吗?

男:应该比较壮吧。张飞他妹妹。

主持人:这是不是张飞他妹妹我不知道,反正她真能扛一百斤大米。掌声有请我们今天的女嘉宾,腾芳上场,来。

腾芳:肖老师好。

主持人:你好你好你好,有人说你是张飞他妹妹。

腾芳:谁说的。

主持人:就是他说的,有三百斤大米在这儿,你走上前去,随便挑一袋子扛一扛。

腾芳:太粗野了吧有点,没把男孩子们吓着吧。我胆子比较大,家里面杀鸡,抓老鼠,抓蛇。

主持人:用手抓啊?

腾芳:用手抓。

主持人:很泼辣呀,你小时候跟人家打过架没有啊?

腾芳:如果别人把我惹火了,我不会跟他吵,他要是骂我的话,我就会直接上去就打。

主持人:听见了没有,几位兄弟,要不你上去揍一下他算了。

腾芳:还是算了。

主持人:做一下自我介绍。

腾芳:我叫腾芳,我是贵州省,印江县石板寨土家姑娘,电脑文秘,中专毕业。现在在家里面开了一个农家乐。

主持人:一年能接待多少客人?

腾芳:3万人。

主持人:多的时候,一天能接待多少人?

腾芳:几千人。

主持人:那你一年能挣多少钱呢?

腾芳:就几十万吧。

主持人:假如说很远处有那么一个客人来了,你怎么把他吆喝过来。

腾芳:过来坐一下,这便喝一下茶。

主持人:假如那个驴跑了。

腾芳:驴站住,站住。

主持人:老公跑了。

腾芳:你给我站住。

主持人:你有手机吗?

腾芳:有。

主持人:我觉得你根本就不用手机,通讯基本靠吼。今年多大了呀?

腾芳:28

主持人:年芳28,说的就是这个28是吧?

腾芳:对。不是不是。

主持人:今天,腾芳带来了一个箱子,里边装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一般人看了之后会倒吸一口凉气。我们稍候打开。再次之前我们要了解一下小伙子。第一位小伙子,打开自己的箱子,执着哥,张宇诗(音),一看就是很会做诗的样子。

张宇诗:大家好,我叫张宇诗,今年33岁,是一个朝云的云族,我在朝云曾经获得过印江县,模范朝云生产基地的称号,我也获得过印江县优秀产业到付的称号。

主持人:为啥34了还没找对象呢?

张宇诗:一直种茶。

主持人:种茶的就都找不着对象了是不是?

张宇诗:是。

主持人:谁种茶谁找不着对象。

张宇诗:有的不是。

主持人:执着怎么讲?

张宇诗:因为我已经种茶种了7年了嘛,都没放弃过。那年雪灾的时候,把我们的茶全部打干了吗,他们都准备放弃,我说我不放弃,我一直要干。

主持人:我们来看看你刚才抱起来的那位小伙子,来,打开自己的箱子。好强哥,永义乡的副乡长,你上去就抱上一个副乡长。

亲爱的父老乡亲大家好,我叫张翔(音),去年通过全县公开选拔,成为全县最年轻的副乡长,现在分管乡里的文化旅游工作。母亲在外打工,母亲是我们村里面唯一的留村医生,谢谢!

主持人:好象,怎么讲?

张翔:第一个是我缝针,从来不打麻药,第二个是我在冬天戴一个(000637),在冷水里面,躺水躺了一个多小时。去年很多旅游项目都在我们乡里面实施,都是我在负责。原本工期可能要三个月。最后一个月就把它做完了。第三一个事例体现在,稍等一下,有一点紧张。

主持人:没事。刚才主要是她抱完你以后了紧张了是不是?

张翔:对,太激动了,主要是太激动了。自己在写作朗诵方面不怎么好,但是我每次都踊跃的参加县里面的征文比赛,还有朗诵比在,来挑战自己。

主持人:展示一下你朗诵的风采。

张翔: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主持人:怎么才能练成这样?

张翔:在网上找一些视频,看一下,模仿两遍。

主持人:假如你没经过训练的时候,会怎么说?

张翔:(000750听不懂)。

主持人:第三位小伙子打开自己的箱子来。张罗哥,你也是永义乡的?

戴飞:对。

主持人:他是副乡长,你是?

戴飞:村主任。

主持人:你俩认识吧?

戴飞:认识。

主持人:张翔,今天你能不能用乡长的这样一个状态,跟他说两句话?

张翔:最近你的那个产业发展还好吧。

主持人:别问他这些事,问他找对象了没有啊?

张翔:对,你鸡养的挺好的,那你现在个人的事情解决了吗?

戴飞:和你一样在争取。

张翔:加油。

主持人:你今天会不会让他三分呢?

戴飞:场上就是战场,没有什么上下级。

主持人:谁抢着算谁的。

张翔:但是我有信心。

主持人:因为你是乡长?

张翔:不是在那个场上就没有职务之分。只有对手。

主持人:你今天如果当着他的面,把媳妇儿抢回家,不怕以后见到副乡长那啥呀?

戴飞:那没什么的。

主持人:谁说的,想不想混了。

戴飞:不存在的,不存在的。我叫戴飞今年30岁,2013年获得过全县优秀村会使者的称号。2014年获得过全县优秀创业青年称号。现在养鸡,去年出来3万多只鸡。但是因为,禽流感赔了10几万,今年还存了有3千多只。

主持人:假如是三万多只来相亲和三千只来相亲,是不是底气不一样啊?

戴飞:如果是三万只,是鼎鼎有名的真正的大鸡头。

主持人:你属什么的?

戴飞:属猪的。

主持人:那你怎么不养猪呢?

戴飞:同性相斥。

主持人:都怎么能张罗?

戴飞:我跟上海的同志,组办了一个民间的公益组织,叫印江小队。以前就我两个人,现在已经发展到160人,我们捐助的小孩子,一对一捐助有34个。永义乡的学校里面的音响刚刚运过来,价值在16000块钱,张家坝小学的话,有142床棉睡(000958)。

腾芳:你们最喜欢看的电视剧是什么?

张宇诗:我当然是喜欢看毛泽东的,看到了可以给你解决生活一些问题吧,解决困难。

主持人:用毛泽东思想,来解决生活中的困难。

张宇诗:和人交往的时候,我以和为主吧。

张翔:比较喜欢武侠,比如说天龙八部等等。

戴飞:犯罪现场调查

主持人:你看他们三个人喜欢毛泽东,喜欢武侠,喜欢犯罪。

腾芳:如果今晚想约我,你们会怎么说?

主持人:来。

张宇诗:你好,我们出去喝杯茶吧。

主持人:喝完茶呢?

张宇诗:聊天呗。

主持人:聊完天呢?

张宇诗:不知道。

主持人:聊完天就不知道了,就失去知觉了是吗?

张宇诗:看她走不走。

主持人:他说你怎么还不走呢?

张宇诗:看对我有没有感觉。

主持人:对你有感觉怎么样?

张宇诗:有感觉就继续。

主持人:就继续喝茶。

张宇诗:继续玩别的吧。

主持人:玩啥呢?

张宇诗:出去走走。

主持人:走完了呢。

张宇诗:走完了带回家。

主持人:把谁带回家?

张宇诗:她。

主持人:第一次见面就把人家带回家。

张宇诗:她愿意跟我走,肯定愿意了。

主持人:假如不愿意跟你走呢。

张宇诗:那就没有戏了。

主持人:你晚上会给他发消息吗?

张宇诗:那肯定不会。

腾芳:他应该不叫执着哥。

主持人:他叫不执着;

张宇诗:对。

张翔:腾芳听说今天晚上刚上一部电影,《阿凡达》特别不错。要不要咱们去看一下怎么样。

主持人:那是哪一年的事了,《阿凡达2》你是说是吗?

腾芳:我有时间,我会提前跟你说。

主持人:然后你说。谢谢。

戴飞:好的,谢谢。

主持人:张罗哥,你们俩都是一个乡,一个是乡的,一个是香樟,一个是村主任,来约一下。

戴飞:河边有一家新开的茶馆不错,还有茶艺表演,印江临江小茶楼,小茶馆,很有情调,很优雅的那种。

主持人:油腔滑调我觉得。喝完了茶之后你要干什么?

戴飞:喝完了茶之后干什么?还没同意去呢。

主持人:她如果去了呢。

戴飞:喝完了出来大概也就12点多了吧对吧。

主持人:喝茶就能喝到12点?

戴飞:对啊,那会跟她说,去看看路灯吧,顺便看看流星。

腾芳:那我说我会怕蚊子,你会怎么说呢。

戴飞:那就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再继续看电影。

主持人:还要再找安静的地方。

腾芳:那都不要睡觉了。

戴飞:那我就送你回家。

腾芳:你们能有什么办法,让我现场笑吗。

张宇诗:你好。

主持人:没笑。

张宇诗:你再不笑我就给你。

主持人:你再不笑三鞠躬。

腾芳:那我还是赶紧笑吧。来。

张翔:据说有一只北极熊,非常的无聊,然后他就拔自己的毛玩,一根两根三根。一直在把毛拔光,结果他就冷死了。

主持人:好冷啊,北极熊没冷死,我也冷死了。张罗哥。

戴飞:美女,给哥笑一个。

腾芳:坚决不笑。

戴飞:美女不笑,哥给你笑一个 (笑)。

主持人:油腔滑调我觉得,我们来看看小伙子给我们爆什么料,来执着哥。

旁白:见面时难,关箱也难,婚姻底线不能隐瞒。

张宇诗:很娘的。

主持人:他说你很娘。

张宇诗:白天闷,可能晚上他不闷。

腾芳:开始谈恋爱,他就自杀了。

旁白:为争良缘,绝不相让。

张翔:我有更多的时间在外面去工作,太不难村长不当干部了。

旁白:是否牵手,还得看缘。

腾芳:对不起爸妈,让你操心了。

旁白:乡约贵州印江县,好戏还在继续。

主持人:看看执着哥给我们爆什么料,来。

张宇诗:平时不喜欢说话吧。

主持人:属于女朋友生气了,你会怎么样?

张宇诗:我也没办法了。生气之后特别生气我就走了。

主持人:你走哪儿去?

张宇诗:回家呗。

主持人:如果你俩是一家的呢?

张宇诗:到朋友家去吧。

腾芳:女孩子吵架,才会往别人家跑。

主持人:她说你是女的。

张宇诗:很特别吧。

腾芳:太怪异了。

主持人:我们来看看副乡长爆什么料。不吃辣,你是贵州人吗?

张翔:地地道道的印江人。

主持人:当年父母没抱错吧。

张翔:没有。

主持人:不夏厨怎么讲?

张翔:上面有两个姐姐。基本上做饭都是她们干,所以我没有这个机会去学。不吃辣,不影响家人吃辣,他们可以吃辣,我只是不吃辣的菜就可以。

主持人:将来下不下厨?

张翔:将来也不下。

腾芳:不下厨没关系,因为我自己。

主持人:她家是开农家乐的。

腾芳:而且我自己也会做。

张翔:挺好。

主持人:好象现在就那啥一样。

腾芳:没有没有。

主持人:张罗哥爆什么料?

戴飞:我们村是全县烤烟发展第一大村,每年几十万斤干烟叶,我都为烤烟做点贡献。

主持人:每天会抽多少?

戴飞:2包左右吧。

主持人:抽烟抽的牙都黄了是不是?

戴飞:对,有点。一个人很多时候,比如说想写写诗歌什么的没灵感。抽抽烟灵感就来了。

主持人:你还会写诗歌呢?

戴飞:偶尔写一点。

主持人:发表过多少篇啊?

戴飞:三四多篇吧。

主持人:最近发表的一篇诗歌叫什么?

戴飞:宋朝的女人。

主持人:宋朝的女人你都这么关心?说一下你那个宋朝女人都怎么写的?

戴飞:秋千依旧,清梅衣袖,宋朝的女人只剩半杯残酒,何处归途?浪迹漂流。日暮下花已飘零,只恨 双溪船而响,载不动那几愁。年年增霜雪,(001600),燕西月如钩啊,宋朝的女人已经睡熟了,她不知道那些词是写给我的。

主持人:天哪,虽然没大听懂,但是觉得好象很厉害的样子。写了这个诗,抽了几包烟?

戴飞:喝了两瓶啤,弄了一包烟吧。

主持人:在你选择之前我们先听听我们印江的父老乡亲,给你提出怎样的建议。

乡亲:闷葫芦,你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他心里想什么都不知道,你是个快言快语的人,他看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而你看他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和你生活了一辈子,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都不知道啊。

乡亲:就是这个闷,他是要看对象的,可能在外闷回家他不闷,对陌生的人闷,对熟悉的人不闷。白天闷,可能他晚上他不闷。

乡亲:你看他不闷的话,能闷这么久吗,34岁。

乡亲:抽烟上瘾,他对与慢性的自杀,一开始谈恋爱他就自杀了。

主持人:在恋爱之前他就自杀了。

乡亲:抽烟的男人真的很有男人味。走出去一个男人不抽烟的话,你觉得他很娘的。

主持人:那个副乡长我问一下,你抽不抽烟?

戴飞:我不抽烟。

主持人:他说你很娘。

张翔:大家觉得呢。

乡亲:我觉得他会一直娘下去吧。

张翔:让身边爱你的人抽二手烟你觉得好吗?

乡亲:抽烟的话,那个牙齿那么黄是吧,你和你的女朋友走出去的话,你看你的男朋友这个样子,他会爱你吗?

戴飞:我跟你讲晚上走路别人电筒一晃的话,首先被抢,因为我两颗牙可能会没了。

主持人:你的亲友团来了没有?这是爸爸妈妈对不对?当年结婚的时候,在咱们当地都有什么风俗吗?

腾芳爸爸:我娶我老婆的时候,第一次一份梳子,一套衣服,第二次两个梳子,两套衣服,快结婚的时候,她家有多少家亲人,多少份梳子,一把面条。

主持人:跟爸爸妈妈,站在三位小伙子的面前,在做一选择之前,三位小伙子分别对腾芳说上一句此时此刻最想说的一句话。

张宇诗:选我吧。虽然我不是高富帅,但是我有信心,有能力,创造美好的生活,美好的未来,选我吧。

张翔:选对一个人很重要,自己考虑好。并不从外表看,并不是说外表漂亮的,他内心就漂亮对吧?

主持人:商量一下。

腾芳:可以了。

主持人:现在请爸爸妈妈台下就坐。腾芳走上前去,关掉其中的一个箱子,来。

旁白:通过见面就爆料,土家族姑娘腾芳,首先会关掉谁的箱子呢?对决环节,剩余两个,将会亮出自己做老公好,最有说服力的理由。

腾芳:臭男人,臭男人,男人没有味道,还叫臭男人吗?

戴飞:你是找一个老婆呢,还是找一个母亲来照顾你。

旁白:而土家姑娘箱子里的秘密,是否会吓跑自己选中的男嘉宾呢?

腾芳:我很没良心,没心没肺。

旁白:什么意外都有可能,乡约贵州印江县,广告后揭晓。

主持人:欢迎进入双虎加思名品冠名播出的乡约栏目,我是主持人肖东坡。腾芳走上前去,关掉其中的一个箱子,来。

腾芳:不喜欢闷的,因为我本来就喜欢那种阳光一点,大声吆喝那种。

主持人:我们的茶园园主,人很不错。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假如有人想得到他的联系方式,欢迎登陆我们的乡约官网,或者扫描屏幕下方的二微码。

张宇诗:她反正不喜欢闷的,我就接受吧。

主持人:说媒爆料,现在对决,场上的两位小伙子,分别要亮出自己,能做好老公最有说服力的理由。有请我们的好强哥,亮出自己的最后的秘密。心软。

张翔:看不得女孩哭。一哭心里面就软了。会尽量的答应她的一些要求或想法。

主持人:你给他哭一个我看看。

腾芳:哭不出来,我本来就不喜欢哭。

主持人:心软都体现在什么地方?

张翔:大学的时候谈了一个女朋友,一个周末,她想去一个公园玩,而我想周末和兄弟去踢球。结果可能中间发生了一些争执,后来她哭了,一哭我就心软了。就放弃踢球,陪她去公园玩了。前两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个节目,讲的是广西那边一个11岁的女孩,家庭非常困难,我看到那个屏幕下方的捐款帐号,用手机拍了下来,打了200块钱过去,尽自己的能力,给她一些帮助。有一次在天津周恩来纪念馆的时候当时观看十里长街送总理那个纪录片,情不自禁的就留下了眼泪。

主持人:你觉得这是当好老公最有说服力的理由吗?

张翔:对,因为心软的人,他才更能够懂得关心呵护自己未来的老婆。

主持人:我们来看看张罗哥给我们亮出怎样的秘密,来。

戴飞:会写诗。

主持人:除了会写诗?

戴飞:洗衣服,做饭,添茶送水都可以。

主持人:散文写过没有?

戴飞:发表过四五篇。小说写了有几部。

主持人:长的小说能有多少字。

戴飞:大概有一百多万字吧。

主持人:一百多万字,他得抽多少烟?

戴飞:写诗,对联。

主持人:今天能不能当着我们腾芳的面,给大家表演表演,看看你的书法水平怎么样?

戴飞:草书,就学了这两个,天下。

主持人:就是嫁给你,你就把天下送给她了是吗?

戴飞:对。

张翔:我不抽烟,如果你选择他,他抽烟,然后你跟他在一起的话,天天吸二手烟,对你身体,对你家人,你的身体都没有好处的。

戴飞:你选一个不做饭,不洗衣,不扫地。

张翔:我不做饭,但是你做饭的话,你天天给他做饭吗?你不用去在外面,一般都是说男主外,女主内对吧?如果你天天在家里面做饭给她吃,你在家有用吗?让她一个女人去在外面。

戴飞:如果女方坐月子了你怎么办?你不可能把她老妈请来,让她去照顾她对吧?然后你娶了媳妇儿,还得把丈母娘一起接过来,那丈母娘再来帮你照顾老婆是吧?

张翔:如果我天天在家里面给她做饭,谁去给他赚钱买奶粉是吧?我有更多的时间在外面去工作,给她创造更好的条件,尼古丁天天给她,她怀孕了之后,天天给他吸尼古丁啊?

戴飞:结了婚就戒烟的,在照顾女孩子方面,我比他强。

张翔:更不能选,为什么呢?他照顾女孩,说明他有经验,不知道他前面有多少女朋友。

张翔:像我的话,我可以慢慢学,因为我只要肯上进,什么都可以去学对吧。

戴飞:看女嘉宾的年龄,应该比他还大一点对吧?

张翔:女大三抱金砖。

戴飞:本来男孩子成熟有比较晚对吧,那么你是找一个老婆呢还是找一个母亲来照顾你。

张翔:因为我年轻,不代表心里年轻,我心理年龄比较成熟,我懂得怎样照顾她这就足够了,那个年龄不在于。

戴飞:年龄你再怎么成熟,你希望要达到一定的年龄段之后,他才能够成熟,我没看到过3岁的小孩子,他能有十八九岁的心里。

张翔:大家觉得26岁,还属于不成熟吗?那多少岁才属于成熟?

戴飞:女孩子我经常看犯罪现场,我看犯罪现场我就是学东西的。

张翔:我还经常看武侠呢,武侠里面的男主角,可能十六七岁就和女主角,大他几岁的都有。比如说杨过和小龙女,一个还是当姑姑去了,这个不在于年龄好不好?

戴飞:当然不在于年龄。对吧?最实实在在的,我们讲最实在的,我懂得照顾人我还懂得写诗。

主持人:你们俩都是一个乡的,一个是乡长,一个是村主任。还有什么自豪的事情?

张翔:在我上大学期间,我利用课余时间去做兼职工作,在大学期间从来没有向家里面要过一分钱。第二个是去年全县公开选拔科技副乡长,我踊跃参加,很容幸的也成为了其中之一。所以我觉得,对自己比较自豪。

戴飞:我们印江小队成立2年以后,也就是在2013年,我们乡有一个先天性成骨不全的小孩子,就是俗称的玻璃人,他那个骨骼一碰就破碎。经过我们小队努力,然后加上和北京瓷娃娃基金会,上海东方儿童医学中心这些机构联系起来,把他带到那边去,治好了之后,本来他老爸已经花了20多万没有治好,但是现在一分钱没花,现在小孩子已经能下地跑了。这是我觉得真真正正的让我觉得感动的,让我觉得自豪的就是这个事情。

主持人:我们来听听现场的父老乡亲,给你提怎样的建议。

乡亲:女嘉宾在选择自己的感情问题的时候,首先要尊重自己的内心,那种冲动感,如果说你对他看到一眼,连那种冲动感都没有,那可能就不是很合适。好强哥,26岁那么年轻,有能够长上副乡长的职位,说明他比较有才能出众。

乡亲:选那个抽烟的,张罗的哥,不光有才,还很有爱心。

乡亲:臭男人,臭男人,男人没有味道还叫臭男人吗?他并不是说一直抽烟没有作为的,他还会养鸡,并且在家里,下厨、做饭,洗衣,什么都做,我觉得这是一个居家的男人最好的选择。

乡亲:抽烟本身对身体不好,那么多年,对自己的残害到什么程度,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好强哥,心软,心软的男人是最善良的男人。如果说以后在生活当中,或许遇到一些磕磕碰碰,他会讲究一点。

乡亲:好强哥长的很帅气,第一眼说实话我也被你俘虏了。但是,他不但不下厨,而且还不吃辣,自己不下厨还挑三捡四。

张宇诗:我不下厨是因为从小没有这个条件,没有这个环境去学,但是我可以把下厨的时间,用在工作,用在其他方面,给自己的家庭,给自己的老婆挣更多好的物质生活条件。而且老婆做厨以外,我可以包揽其他家务活。我和他没有可比性。为什么呢?他养鸡,不管养5万只30万只,养的再多,挣再多的钱,而他的钱是自己的。而我的工作是带领全乡老百姓共同致富,是为人民服务,所以这个是没有可比性。

戴飞:你说我养鸡只是奔着自己一个人的这个,你太拿村长不当干部了,你知道吧。你管的科技教育这一块,我们整个村一千多口人,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吃喝拉撒,什么都得我管。并不是说你管一个乡,你官有多大。我管一个村,我官只有这么小。我们现在我们的爱心团队还在扩大,我现在有6个国家的人加入到我们这个团队里面来了。将来还会越来越多的,把外面的更多的爱心人士带到我们印江县来。

张翔:我刚说了,我们在这儿不是比职位有多大,我们是对事不对人。

戴飞:我们也是在为人民服务。

张翔:对,你是养鸡,我就简单的说一句,你养鸡挣再多的钱,你可以把钱分给老百姓吗?你挣的钱,每10万块钱,你可以每家每户,分个500,或1千块钱你可以吗?不可以了吧还是你自己的是吧?你作为村主任只是作为一个致富的带头人,你既然在养鸡,村主任干其他事情,你可能把更多的时间精力用在你养鸡的事业上了,你还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管理整个村其他老百姓的疾苦吗?而我的那个工作,是为了上全乡老百姓带动他们共同富裕,我的所有精力,时间都是用在老百姓为人民服务上,每天跟他们打成一片。

戴飞:其实我们的目的是一样是吧,都是基层干部,都是想让自己的老百姓过上更好的日子。并不是说我的鸡场里面的钱要拿出来,我给他一百块钱,不如教他怎么去赚这一百块钱,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主持人:我现在有一个问题很关心,咱们这个活动完了,你们俩还能成为朋友吧?

戴飞:我觉得没问题,可能这样下去的话,可能我们下去之后,以后更能够深入的沟通。

张翔:不打不相识嘛。是吧。

主持人:他俩又和好了我看着。在腾芳做出最后选择之前,我们现场有51位父老乡亲,将用我们印江已形成富民产业的长寿食品,梵净蘑菇进行现场的投票。同时听一听我们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的县委书记,陈戴军(音),给几位带来怎样的祝福。有请。

陈戴军:我们印江位于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保护网,成员单位梵净山的西路,这里的少数民族地区,革命老区,地球上同纬度保存最完好的原始森林保护区。中国书法之乡。中国名茶之乡,中国长寿之乡。这三区三乡所展现的人文与自然,交相辉映。这里的水是纯净的,这里的空气是洁净的,这里的食品是干净的,这里的环境是幽静的,这里的心境是宁静的。请观众朋友们记住,这里是贵州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我在梵净山下等你。谢谢!

张翔:26票。

戴飞:25票。

腾芳:好强哥,以后就算跟女朋友吵架,是不是也好强。

张宇诗:我说的好强只是在工作上,在家庭里面会相亲相爱,会相互理解,相互包容。

腾芳:只要沾着辣的就不能吃是吗?

张宇诗:这个也可以放心,因为我平时家里边家人他们也吃辣,我只是不吃辣的就可以了。

腾芳:我想问一下大烟鬼,你确定你以后结婚过后你就能戒烟吗?

张翔: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主持人:叫上爸爸妈妈,走上台前,互相商量一下。

腾芳:好,可以。

主持人:爸爸妈妈台下就坐,腾芳走上前去关掉其中的一个箱子。

腾芳:我觉得我还是不能够接受抽烟,太严重的。就是说你以后戒了烟,我估计你的身体已经,熏了十几年,也已经熏的差不多了,身体没有不抽烟的人那么好。

戴飞:刘备说过,人生60而不殃,过了60岁就死了,那个就不叫夭折了,所以说活太大了没意思。

主持人: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假如有人想得到他的联系方式,欢迎登陆我们的乡约官网。或者扫描屏幕下方的二微码。

戴飞:我觉得台上吵成这样,还更有利于我们上下级之间的更深入的沟通,以后做事情没有什么隔阂了。

主持人:婚恋哪有标准答案,选择要看两相情原。我们即将看到腾芳大箱子里的秘密,在打开箱子之前,有什么问题要问吧。

张翔:以后你会介意和父母住在一起吗?

腾芳:我很愿意跟老年人住在一起,那才有家的感觉。

张翔:比如说以后坐月子的时候,我不下厨,然后家里面家人给你做饭你介意吗?

腾芳:不介意。

主持人:全是结了婚之后的事。现场的父老乡亲,有什么帮助我们的小伙子来提问的吗?

乡亲:他心里比较软,那如果说要是以后有另外一个女孩在他面前哭着,向他表达情感的时候,你会怎么办?

主持人:对,他心很软。

乡亲:对,他心很软的,你要考虑这一点。

主持人:另外的女孩子可能哭的更狠。

腾芳:我也不怕,他心软,如果能软到那个份上,别的你孩子一哭他就跟别人好。

主持人:你又重来不哭,他又心那么软,别的一女人一哭,他心就软了。

腾芳:那我也不怕。

张翔:心软的话,只是针对于我自己心爱的女生,对其他人不会的。

乡亲:他刚才明确的表示,就是你坐月子的时候,还是不下厨,这是女人最需要男人的时候,但是这个时候,他仍然不做出退步,能不能接受?

腾芳:他不下厨,他可能会帮着我照顾小孩或者什么呢,我如果打算要小孩了的话,我也不会拖他后腿,让他工作不好,来帮我照顾小孩,帮我下厨做饭。

乡亲:如果你跟他牵手成功以后,以后那个老鼠谁打?房子周围的蛇谁去捉,那一百多斤的大米谁扛?

腾芳:那肯定是我,为了不让他工作分心,还是他好好工作吧。

张翔:这个你放心,我作为一个男人,这个我绝对会担当起来。

主持人:要不咱们现场抓条蛇来,你试一试?

乡亲:腾芳妹子,你说这样你也担当,那你担当到时候如果说女人,他是经活不经老,如果他是副乡长,现在人又长的这么帅,而且你比他大两岁,万一到一定的时候,你和他的外形差距比较大的时候,你还有安全感吗?

腾芳:就是说哪怕我看上去50岁,他是30岁,我也不怕有人把他抢走。

主持人:为什么?那是你的想法。

腾芳:不是,我也不怕,我会把家里面老人小孩照顾好,这是他的家,他不可能丢下老人小孩不管,跟别的女孩子奔。

乡亲:那是你的一种想法。万一你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呢?

腾芳:我就会想办法让他回家。他心不是比较软吗,我让小孩子哭给他听。你爸爸叫你回家。

主持人:好象大家所有的问题,你都没有介意的,我也不怕,不怕,我也不怕。

张翔:这个女嘉宾你放心,我绝对不可能在她年华逝去的时候,我把她抛弃一边,自己再去外面另外找,那是不可能的,这是从小父母教育我的,做人的一个人格。

主持人:反正我看出来了,你一上来,先抱的就是他,刚才大家伙都问了很多问题。但是呢,很有可能还没问到这个箱子里隐藏的问题,我们来看看腾芳箱子里的秘密,来。曾跟男友这俩字我不认识。

张翔:私奔。

主持人:后边那俩字我也不认识。

张翔:三年。

主持人:曾跟男友私奔三年?

腾芳:对。

主持人:啥感觉。

张翔:可能有点嫉妒那个男生。这么优秀一个女孩,能够被他骗走三年我觉得他听不错的。但是呢。

主持人:你的境界好高啊。

腾芳:2005年嘛,年龄说大也不大,那会没有想那么多,也没有考虑那么多,秋收一直呆在外面,跟他呆在一起,呆了三年,期间也不回家,也很少跟父母联系。

主持人:春节都没回来?

腾芳:没有。

主持人:三个春节都没回来?

腾芳:没有。

主持人:多长时间会跟父母打一个电话?

腾芳:几个月。

主持人:几个月才打一个电话?

腾芳:对。

主持人:那父母找你联系呢?

腾芳:因为不会把号码告诉他们的。他们那会反对。

主持人:在这个过程当中,家里出现过什么变故没有?

腾芳:有。那会妈妈生病了,然后我是在网上跟我弟弟聊QQ的时候,他们说的。但是当时我很没良心,很没心,没心没肺那会。

主持人:就知道妈妈生病了,都不回来。

腾芳:对。

主持人:那跟妈妈说点什么了没有。

腾芳:没有,到现在没说。

主持人:到现在都没说。

腾芳:对。

主持人:那三年就跟家里断绝来往了是吗?

腾芳:对。

主持人:三年之后第一次回来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家里?

腾芳:我看到妈妈在那里打油,因为那会妈妈在做粮油店及当时妈妈很胖,就是吃了很多激素药,很胖,胖的整个人都感觉变形了。一下子看上去老了十几岁一样的,我心里那会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我爸我妈感觉好象没有怪过我。

主持人:你都三年不跟他们来往,他们也没怪你?会觉得。

腾芳:我觉得很对不住我爸妈,我同来没有给他们认过错。但是今天我想跟他们说一句,对不起,爸妈,让你操心了。

主持人:那一刻想过爸爸妈妈曾对自己的付出没有?

腾芳:想过。因为那时候家里面很穷,什么都没有。都是爸妈很苦很累,种的稻子也没有收,但是爸爸妈妈会想尽办法,让我们吃饱,穿暖。将来我不怎么样,我一定要好好对爸妈,我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子做错那些事,就是说让爸妈伤心的事,再也不会了。

主持人:我想问问爸爸妈妈,那三年没有回来,你们是怎么过的呢?

腾芳爸爸:经常都在想,一个很少打电话来,第二,心里面整个家庭都为她担心。

主持人:来,站在这棵漂亮的爱情树的两边,拿着摇控器,在他们做最后决定之前,我代表栏目组有礼物相送,无论你们今天是否决定与对方牵手,都将得到金大富提供的,价值22的那么爱系列钻戒一队,在一年内,能登记结婚的,还将得到三份大礼。价值3万元的金沙酒业提供的,金沙将酒一百瓶,超人节能厨房提供的超人节能厨卫三件套。开瑞轿车提供的开瑞轿车一辆。一会音乐结束的时候,假如他们两个人共同按下手中的摇控器,这棵爱情树就会绽放美丽的花朵,约会成功。假如他们当中有一个人没有按下摇控器,他就不会开花。意味着约会失败。请听音乐。哇,太快了,这音乐刚起来。俩人就迫不及待把摇控器按了,我觉得他们两个人好象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有今天这样的一个结果。你对那个大烟鬼想说点什么?

张翔:烟鬼主任,回头我们还是兄弟。

主持人:不请烟鬼主任喝点酒什么的?

张翔:回头在场的各位都请你们喝喜酒。

主持人:喝喜酒,你们俩还得再处一段时间再说。

热词:

  • 乡约
  • 肖东坡
  • 主持人
  • 制片人
  • 视频点播
  • 节目预告
  • CCTV-7
  • 中国网络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