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三农 > 乡约 >

《乡约四川泸州纳溪区》节目文稿及同期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24日 12:06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CCTV-乡约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他为什么每年要买40公斤毒药

10克就能置人于死地

一个怎样的秘密

清代的牛皮纸

九代人用毒誓守护

死爹死娘死儿死女不 得好死

这方水土还有许多神奇

把我们中国酒镇酒庄建设成为

中国白酒金三角的高端生态酿造基地

既然你酒量比我大 不如咱俩干了

《乡约》走进四川泸州纳溪区

时风集团邀您共赏

纳西的父老乡亲们你们好吗

主持人:展水土神韵秀百姓风采。《乡约

观众:走进新农村 。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这里是由山东时风集团冠名播出的乡约栏目我是主持人肖东坡我现在是在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那么接下来首先有请我们纳溪区的美女区长徐利,来给我们推荐家乡来掌声有请

徐利: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你好徐区长我没空着手来乐华3D教育电视请您替我们转送给咱们当地的中小学校

徐利:谢谢。

主持人:中国农业科学院提供的,农业新品种、新技术、新产品的汇编、里面有几百项内容。可以根据咱们当地的需要,由中国农业科学院提供免费的专家上门指导培训服务,送给您。

徐利:好。

主持人:来到纳溪,做何推荐呢?

徐利:纳溪这里的神话色彩非常浓。相传很久很久以前,纳溪有一座秀丽的梅岭山突降大火,有一只麒麟正好路过这里,然后就去救火,因为火势太大了嘛,向神龙、凤凰,还有神龟就求救,然后大家一起才把大火扑灭了。这四个祥物呢,就变成我们纳溪的吉祥四宝。龙就变成了我们庐州水量最大的水库,黄桷坝水库。神龟就变成了青山,麒麟啊,凤凰啊,想知道它变成什么了?

主持人:凤凰变成了美女区长。

徐利:比我还美,让您见识一下。

主持人:是变成这个女孩子了吗?

徐利:变成了茶叶。是不是很像凤凰的羽毛啊?

主持人:莫非叫凤凰茶?

徐利:凤羽(茶)。

徐利:每年您喝到的早茶,最早的大概是什么时候?

主持人:当属明前茶。

徐利:您落后了,在纳溪啊,最早的茶除夕之前就可以喝到。

主持人:这么早的茶?

主持人:假如这个茶,拉到山东去,拉到陕西去,是不是也这么早啊?

徐利:没有啊,这就跟我们这里的地理环境有关系啊。

主持人:其它的茶如果拿到咱们这儿来?

徐利:也会提早萌发。特早茶越早上市,它就越能够在全国抢占我们全国早茶的市场份额。

主持人:价格也不菲。

徐利:最贵的3.6万元一公斤。

主持人:还剩一个麒麟。

徐利:请肖老师猜一猜。

主持人:酒。

徐利:古时候的人,就把这个木炭从(麒麟)的尾巴下边有一个空,塞进去。

主持人:点着了火。

徐利:这里边就是炉膛,鼓壶里边是水,然后通过炉膛。

主持人:把水给烧热?

徐利:把水烧热。

主持人:温酒。

徐利:把酒给温热,这是麒麟温酒器。它的真品是在我们纳溪的上马镇出土的。

徐利:干一下肖老师。

主持人:我刚才看你喝酒的姿势,我断定你酒量不小。

徐利:可能比肖老师好一点儿。

主持人:既然你酒量比我大,不如咱俩干了。

徐利:好。

主持人:来。

徐利:我们纳溪品酒的水平在全国是一流的。

主持人:品酒。

徐利:而且是用手来品。

主持人:一喝酒的话,把手插进去。

主持人:56度。

徐利:有请我们当地的品酒师蒲刚。

蒲刚:我是中国白酒国家品酒师,国家评委。

主持人:国家品酒师?

蒲刚:对。

主持人:我从来没见过国家级的。怎么品?

蒲刚:只要看一下。

主持人:看一下。你就这样看就知道是啥?

蒲刚:要看 要摇一下。

主持人:你转过去,我调换一下次序。然后,好你转过来吧。

主持人:这样摇。

蒲刚:全部摇完。

主持人:我看到了气泡大小有所不同。

蒲刚:这个是白醋。

主持人:这是醋?

蒲刚:是醋。这个是酒精。

主持人:酒精?

蒲刚:对。

蒲刚:这个是低度酒,这是高度酒。

主持人:这是低度酒。

蒲刚:这是水。

蒲刚:这是高度酒。这是水。

主持人:这是水,

蒲刚:对。

主持人:真的假的?

蒲刚:你尝嘛。

主持人:是水。后面写着呢,白开水。

主持人:这是什么?

蒲刚:高度酒。

主持人:高度酒你尝,低度酒我尝。

蒲刚:低度酒也不低。后面写着呢。

主持人:然后这边,这是酒精,这是醋?

蒲刚:对。

主持人:来,你拿着酒精我拿着醋咱俩干了。

蒲刚:但是不能喝得太多。

主持人:真是醋啊,厉害。这酒精你不喝?

蒲刚:肯定不能喝嘛,它只是用来鉴别。

主持人:后面写着呢,酒精。

蒲刚:对。

徐利:台湾有一个著名的音乐人,他为我们写了一首形象歌曲,里面有这样一句是形容我们这里人的酒量。我们这里喝酒像喝汤,姑娘小伙都豪爽。

主持人:你歌声如此甜美。您的这个汤量不小啊。

徐利:我们这里的酒还有非常重要的作用,选女婿。就是女方的家长在那个酒桌上看他喝酒的表现,然后还要看他喝酒以后的表现。

主持人:你老公肯定是喝酒如喝汤。

徐利:对。

徐利:我们纳溪现在正在起动建设,中国酒镇酒庄,那么我们的目标是把这个中国酒镇酒庄啊,建设成为中国白酒金三角的高端生态酿造基地。同时也是我们中国白酒酒庄群落的第一发源地。我们纳溪还有很多很多具有传奇色彩和秘密的人和事。

主持人:秘密?

徐利:对,下面我就想为您介绍一位,充满了神秘色彩的,有很多秘密故事的一位人物。传说他是他们那个行当里边的第九代掌门人。欧俊模。

欧:你好东坡。

主持人:老欧。

欧:你好。

主持人:看上去果真。

欧:怎么?

主持人:果真看上去有很多秘密的样子。

欧:这是必须的。

主持人:为什么徐区长说你是一个有很多秘密的人呢?

欧:这事要从一个毒誓说起。

主持人:就是这些秘密是不能跟别人说的对不对?

欧:对,当然不能说了。

主持人:说了会怎样?

欧:说了啊,这个就很麻烦了。就是死爹死娘死儿死女。就是毒誓。

主持人:你发过这个毒誓?

欧:发过。

主持人:发完了之后?

欧:绝对没有跟其他人讲。

主持人:第二个人都没有?

欧:绝对没有,不可能的。

主持人:老婆?

欧:不知道。

主持人:孩子?

欧:更不知道。

主持人:毒誓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的啊?

欧:200312月的31号。这一天,我在一个2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把整个窗帘都拉上了。

主持人:黑的。

欧:黑的。黢黑的。里面只见那个蜡烛,还有一个供台,还有一个神像,还有祖宗牌。

主持人:那屋子里有一帮人?

欧:不会的,只有两人,不会有第三人的。

主持人:要你发这个毒誓?

欧:对。

主持人:要跪下吗?

欧:肯定要跪下。

主持人:对着祖宗的牌位?

欧:对。

主持人:这个毒誓怎么发的?

欧:这个机密我要把它保存下去,绝不会外传,如果外传的话,我会死爹死娘死儿死女不得好死。

主持人:太毒了吧。

欧:这是祖训。

主持人:这是有人逼迫你的吧?

欧:这是传承所需要。

小片1:什么秘密,要不惜全家人性命诅咒发誓?( 死爹死妈死儿死女 )教他发誓的是谁?且说自打立此毒誓之后,欧俊模家中多了一副白色橡胶手套,他从不许家人碰触,每每戴过之后还要反复消毒。而且每年只用一天!毫无疑问,一定跟那个毒誓有关!

主持人:除了这个毒誓你家里还有什么东西是别人不能碰的吗?

欧:有一双手套就任何人也不能碰。

主持人: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手套?

欧:白的手套。

主持人:不能让人碰?

欧:手套上有毒啊,10就能致人于死地。

主持人:10

欧:对。

主持人:毒从哪来?

欧:从毒药上来。

主持人:我说的就是这个毒药从哪来?

欧:毒药啊,在市场去采购来。

主持人:谁去采购?

欧:那当然是我一人去。

主持人:你多长时间买一次?

欧:每年只有一次。

主持人:一次买多少毒药?

欧:40公斤。

主持人:40公斤。

欧:对,40公斤。

主持人:10就能要人命?

欧:对。

主持人:40公斤,10克、20304050,全场都完了。

主持人:买了之后?

欧:然后用手套去触摸。

主持人:去触摸这个毒。

欧:对对对。

主持人:您买的时候有人问你吗?

欧:当然,他们很惊讶啊。你买这么多毒药干吗呀?但是我也不能说。

主持人:我再问你,害怕警察吗?

欧:怕。

主持人:我明白了,贩毒的?

欧:不是,有一次,我把毒药买回家的时候,到高速路的路口,突然看见有一批警察。

主持人:查车?

欧:持枪查车,那时候我的心里非常紧张,不要查到我的车,我怎么办?

主持人:我车后面有40公斤毒药?

欧:对。

主持人:我差点说成毒品了。

欧:把车开到那里,正好那个警察没有管我,让我扬长而去了,我真的捏了把汗。

主持人:现场有很多警察,你看那边站着好几个,我觉得这个事今天一定能水落石出的。

小片2:欧俊模,今年50岁。曾在纳溪区做过供销社副主任、泸州市水利电力总公司的总经理、后来下海经商,开办建筑、装饰材料公司。发过毒誓之后,秘密不断增多,除了手套、毒药,办公室还有秘密隔断,门中有门,锁上加锁,层层保护的又是一件无人知晓的物件——一只上百年的清代木箱!里面,装的是什么?跟毒誓、手套之间又有怎样的联系呢?

主持人:办公室里有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东西没有?

欧:也有啊,有一个木箱子。

主持人:木箱子?

欧:是谁都不能知道的。

主持人:什么样的木箱子?

欧:清代的小的木箱子,大概这么大,120多年了吧。

主持人:木箱子里有什么?

欧:只有一张牛皮纸。

主持人:牛皮纸没有烂掉吧?

欧:有一点儿那破旧。也是清代的。

主持人:上面有字吗?

欧:有字。

主持人:能看清楚吗?

欧:都能看清楚。

主持人:你今天不会告诉我那上面写的啥对吧?

欧:绝对不会的,不可能的。

主持人:上面写的东西跟那个毒药有关系吧?

欧:肯定有关。

主持人:跟你那个毒誓有关系吧?

欧:也有关。

主持人:我知道了,这些东西是你们家祖传的。

欧:是一代一代地传下来的,不是我祖宗传的,第一代姓刘,我姓欧。

主持人:传了多少代?

欧:我是第九代。

主持人:前面那几代也都要发相同的毒誓对吗?

欧:每一代都要这样传。

主持人:都要发相同的毒誓?

欧:都要发,一字也不差。

主持人:上百年就这样传下来?

欧:对,传到今天。

主持人:那个木箱子放在?

欧:放在办公,但是不能讲。

主持人:那放在办公室,不怕遭遇什么不测呀?

欧:就是怕呀。

小片3:发的毒誓、买的毒药,全与这清代木箱中的牛皮纸有关!且说这个“九代掌门人”用毒誓守护的秘密,偏偏在2004年年初遭遇了一场意外大火,恰好欧俊模身在外地,木盒的藏匿之处无人知晓,也不能让任何人知晓,而熊熊火焰即刻会将一切吞灭,情急之下欧俊模在电话中做出一件让他后来深感后怕的决定!

下节提示:同期:如果不去配方没了,如果去很有可能我的儿子也没了。这么多毒药你要做什么,煮粥。毒死过多少人呢?这是传家宝。一年40公斤10克就能要一个人的命。一下子见了一个白的东西。纳溪奔腾,那山助力。我们纳溪儿女正在凝心聚力加快发展。

主持人:那放在办公室,不怕遭遇什么不测呀?

欧:就是怕呀。

主持人:遇到过什么不测没有?

欧:遇到过。2004年的一月份这一天,我到成都出差,突然家里给我打电话说老欧啊,你的办公室被烧了,发大火了,这个时候我想。

主持人:打电话的时候?

欧:对。

主持人:办公室正在着火?

欧:正在着火,然后这个情况非常紧急,我怎么办 这个事。

主持人:没有人冲进去?

欧:因为我放箱子的地点只有我儿子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的。当时我就想,如果让大火继续下去的话那个方子没了,所以说我叫我儿子赶快冲进火海,把这个方子救出来。

主持人:你让他冲进去。

欧:冲进去。

主持人:把木箱子拿出来?

欧:拿出来。

欧:这个时候当时非常纠结,究竟怎么办?如果不去救的话。

主持人:你儿子来了没有啊?

欧:来了。

主持人:哪儿呢?

欧:在那里。

主持人:还好,还在。

主持人:当时你爸在电话里怎么跟你说的。

欧的儿子:就说着火了,一定要把这个箱子拿出来。

主持人:别的保险柜都烧就烧吧?

欧:那些随便它了。

主持人:那箱子是一定要拿出来的?

欧的儿子:对。

主持人:他不怕你那个?那啥呀?

欧的儿子:这我不知道。

主持人:就是保险柜烧不烧无所谓,你烧不烧也无所谓。

欧的儿子:对。

欧:也不是啊,当时我也非常纠结这个事,如果不去配方没了,如果去很有可能我的儿子也没了。

主持人:关键有可能儿子和配方都没了。

欧:这是有可能的,真的后怕呀。

主持人:不是我就现在问你,让你选一样你选谁?

欧:都选,都要。

主持人:只能选一样。

欧:那都要,都选了,这个是没办法。

主持人:一样。

欧:如果说我选我儿子,那配方它怎么办啊?这一百多年的历史,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那就丢失了。

主持人:我明白了,你听见了没有?还是说如果选一样会选那个的。你也别太难过。

主持人:当时你在外地对不对?

欧:在外地。

主持人:回来之后那房子什么样儿?

欧:梁都垮下来了。

主持人:梁都垮下来了。

欧:对,还有瓦也垮了一部分。

主持人:整个那个房子就烧完了?

欧:烧了大概六60平方米左右。

主持人:那你让儿子冲进去把那个拿出来,他不也看着了。

欧:我是箱里有箱,有外箱还有里箱,然后锁里有锁,他只能把箱拿出来,不能打开锁,钥匙在我这里。

主持人:你到现在也不知道对不对?

欧:不知道啊。

主持人:难道你不好奇吗?

欧:不好奇啊,以后会看到的。

主持人:你不怕被别人偷吗?

欧:就是有一点儿担心,所以说我最近我也把这个箱子进行了改良。把一张方子分成三张。一张只有药的名称,108

主持人:第二张纸是什么?

欧:数字。每一个药所需要的量。

主持人:这个多少克那个多少克。

欧:对。谁也不知道数字和药是怎么配的。

主持人:第三张纸?

欧:口传的36种剂法,这种剂法其他人,你就是有方子也不能掌握这36种剂法。

主持人:这三种?

欧:放在三个不同的地点。

主持人:谁即便是拿到了也没有用?

欧:也没有用。

主持人:真聪明。首先是先防你儿子。关键是你到药店去买药,那人家卖你药的人不也就知道了?

欧:每次我去买药的时候,我不会在一个市场去买。我要到几个市场买,我不会到一个药店去买,要到几个药店去买,每一次买了以后啊,我就把它粉碎,谁也看不见那里边有些什么东西。装在口袋里,然后(去)第二处,(去)第三处,任何一处别人都不知道我买了多少,买的是什么。

主持人:当场就粉碎了?

欧:当场就粉碎。

主持人:回来之后别人也不知道是啥?

欧:拉到厂里,厂里的人也不知道。

主持人:那你(去)哪儿我就跟你到哪儿。

欧:怎么会,我第一天(去)这里,第二天(去)那里。

主持人:你还能防跟踪啊?

欧:这要注意这个事。

主持人:你真注意啊?

欧:要注意要考虑这个事。

主持人:你看你,这么神秘,整来整去你到底要干啥?

欧:我把那个药买回来以后啊。

小片4:四川泸州纳溪区护国镇上流传着一个传说,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得了一种怪病,食欲不振精神萎靡,十几年终遇神医不药而愈,后二人喜结连理。治好怪病的,靠的竟不是药,而是前面老欧提到的108种药材粉碎后,加上36句心诀组成的东西!

  

主持人:这么多方子也好,这也好那也好,还有毒药,你要做什么?

欧:煮粥。就是把米饭煮成粥,煮成粥以后呢,然后我就把这个药,放在粥里,这个粥一天比一天香,然后我再加上一些麸皮,然后把这个粥和在一块儿打成块儿,就是一种曲药。

主持人:干啥用?

欧:做醋。

主持人:什么?

欧:做陈醋。

主持人:整了半天做醋的。

欧:就是做醋啊。

主持人:做醋你就敢在醋里下40公斤毒药啊?你做那个醋,毒死过多少人?

欧:怎么会毒死人?

主持人:一年40公斤,10克就能要一个人的命。

欧:这个药,我去买的时候,它是生的,然后我用那个,那个手套戴上,然后我自己去秘制。

主持人:不是你的这种做醋的方法,是一百多年前人就开始这么做?

欧:对。我就把药秘制,秘制了以后,这个药就没有毒了,然后就把毒性转化了,因为是两种毒药,两种毒药综合以后,还有我把它炮制了以后就完全没有任何毒性了。

主持人:2003年的时候你发的毒誓,怎么跟醋沾上边了呢?

欧:因为啊。

主持人:我知道了,你老婆爱吃醋?

小片5:醋里下毒?还要用毒誓代代传承?此事暂且不表,且说2003年冬,有人深夜敲开欧俊模的家门,一男子进门便说“救命”!(同期:老欧 救命 救命啊老欧

主持人:怎么跟醋沾上边了呢?

欧:200311月有一天晚上。

主持人:晚上。

欧:晚上,我从单位下班回家里,把车开到家门口,我看到有一个人一晃一晃的,有一个人影。

主持人:晃悠?

欧:晃悠。

主持人:但是看不清人?

欧:我去他就走了。

欧:当时我也怀疑是什么人啊,然后我回家以后,正在看电视。有人敲门。

主持人:敲门。

欧:我开门,把门一打开,也没见人。

主持人:其实这个时候那个影子已经进去了。

欧:隔壁的人跟我讲,老欧,是不是有人找你?我才出门,出门一看看到一个人。

主持人:那是一个怎样的人?飘飘悠悠的?关键要看灯光下他有没有影子?

欧:后来我一看,我说你怎么到我这里来了?他说我是找了很久找到你这里来的。我说什么事啊?我们这么久没见了。

主持人:这是一个什么人?

欧:陈醋厂厂里的员工。

欧:他说你救救我们吧,救救我们厂。

主持人:救命。

欧:对,救救我们吧,我说是怎么的,那个厂不是搞得这么好吗?为什么一下变成这样了?第二天我就到了厂里。那才真的有一点寒酸,那个铁门全是锈,然后进去以后地下全是草,还有秋苔,我进去的时候,也要小心翼翼地进去,然后我再看一看那个厂有很多蜘蛛网,破烂不堪啊。很多醋罐七散八零的。

主持人:到处都有。

欧:到处都有,转到里边,有一间小的黑屋,里面有三四个工人在那里。我说你们干什么?他们说装醋,我说那个厂不是有包装车间吗,你们在那个地点装醋,他说欧总不瞒你说,他说现在没有办法,我们靠用一点儿醋酸,然后把老的醋胚再进行勾兑,那一下子我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说实话这种心情无法表达。这么好一个场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欧:我说你们现在拿多少钱一个月?他说就是290

主持人:一个月?

欧:290元是最高的,还有比290还要低的。

主持人:那就是250。你给你的员工一个月开多少钱工资啊?

欧:大概10倍吧。

主持人:10倍。

欧:两千元到三千元吧,因为它的欠债,所以说不能正常运转。

主持人:欠多少债啊?

欧:几百万元。

主持人:那个厂子不是有百年秘方吗?

欧:是啊。

主持人:看来秘方也不灵啊?

小片6:有毒誓守护传承的百年秘方,缘何厂子落至如此境地?他欧俊模又为何决定盘下数百万欠债的老厂?咱们稍后介绍。话说老欧盘下醋厂后,便出现了开头的一幕,由老厂长带他立下毒誓,他由此成为第九代传承人。上班第一天清理车间,意外发现楼梯下面有个杂物间,当扒开蜘蛛网拿手一摸,一个白色的东西露了出来!原来,这个醋厂除了秘方,另一半的秘密竟在这里!

主持人:盘下这个厂子之后,你第一天去上班,有什么事情给你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欧:当时我第一天进去以后,我看了我说这个厂这么破旧,然后我就到了一个楼梯间的那个黑屋旁边,我一看里边全堆了些杂物,很多蜘蛛网,黢黑的。然后我就进去,我就用手一摸,一下子见了一个白的东西。

主持人:在这个杂物间的里头?

欧:全是灰尘啊,都是很脏的。

主持人:把这灰一抹,

欧:就是一个白的东西。

主持人:白色的东西

欧:呈现在我眼前。

主持人:一张白纸?

欧:不是,后来我把它拿出来之后,用水把它一淋是一个都漏斗。这个漏斗当时我想,这个杂物间里有这么好一个漏斗是怎么一回事啊?我就去问厂里,最老的一个师傅,我说师傅啊,这个漏斗是厂里哪个时候买的?他说我问了我师傅他说也不知道。我就好奇了,后来我就找了一个鉴宝的一个专家,他拿着一看,它那个胎是糯米釉的。就是景德镇最好的,做官窑的,就是最好的瓷器。他说是清晚期的东西,我说清晚期。

主持人:我知道你为什么要盘下这个厂子了。醉翁之意不在醋,你在那些醋罐上。

欧:我心里非常振奋。

主持人:赶快把它卖了。

欧:怎么会呀,这是传家宝,怎么会卖呢?如果在清晚期的时候,有这么一个漏斗,说明这个厂它就不是一般的厂,当时用这种器皿的就不是一般的小厂能够使用的。

主持人:当时那规模怎么也是个国企。

欧:比国企还国企。

主持人:不就是个漏斗吗。其实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除了用陶瓷做的漏斗可以用之外,塑料漏斗也能用。

欧:有的厂就是用塑料的,但是塑料跟醋要产生化学反应,好一点儿的就用铜的,铜的和醋也要也要产生反应,只有这种陶瓷的。

主持人:而且这是原汁原味。

欧:只有陶瓷的漏斗才不会和醋产生化学反应。

主持人:这是生产陈醋的老物件?

欧:对。

主持人:那还有什么类似的这些工具没有?

欧:有啊,有一口大缸,是宜兴的大缸,这口缸大概750公斤的容量,它有多大呀,而且是订制的,这很不容易从宜兴运到我们本地,太难了。它这些东西,就意味着用这些工具酿制的醋和一百多年以前的味道一样,都是原汁原味的,正宗的传统工艺。我就想,非把这个厂保护起来不可。

纪实小片同期:收藏的器皿,这个是民国时期的,这个是明代的,那个罐就是我们当时装配方的,就是装中药材的东西。然后这些这个是文革时期的,这个是清代的,这个是明代的,全是装醋的东西。这些器皿都是桌上用的。这个东西就是我们陈醋厂收藏的最早的器皿,它是漏斗是清代的东西。

主持人:回答我一个重要问题,为什么要在醋里放毒?

欧:因为它的这种工艺。

主持人:不光现场观众关心,那边站的一排警察都关心这个问题。

欧:它这个毒啊和其它的药材配合一块儿它就没有毒性了,它就产生一种消毒的作用。

主持人:你说没毒就没毒了?明明10克可以毒死人。

欧:这个不可能,我今天请来了一位,我们泸州康桥医院的院长徐院长到了现场,他就是长期吃我们的醋。

主持人:徐院长,您身体还挺健康的是不是?

徐院长:可以。

主持人:你就吃他的东西,吃了多长时间了?

徐院长:算起来可能有四五十年了吧。

主持人:那下毒,怎么能还没事呢?

徐院长:任何事物都有两重性,中药材呢,也是这个原理。它既有毒副作用,它也有治疗的作用,和保健的作用。用毒药治疗重症,治疗难症,治疗癌症已经是我们当前中医药界广泛用于临床的一个重要课题。

主持人:以毒攻毒。

徐院长:以毒攻毒。

主持人:你说这个人得了癌症了,再喝点敌敌畏,好了。

徐院长:不是。

徐院长:一物能降一物。那么这个有毒的中药材,通过恰当地炮制,比如常说的川草乌,它里边含有乌头碱,它是有毒性的。

主持人:本身是有毒的?

徐院长:有毒的,但是它也有强烈的治疗作用。通过蜂蜜,通过醋制,通过酒煎这个毒性就没有了。

主持人:你确定没有了?

徐院长:确定。

主持人:有一点儿也不行啊。

徐院长:你可以查字典了,查字典啊,查药典啊,国家颁布的药典啊,

主持人:这醋是不是没事啊?

徐院长:没事,确实没事的。

主持人:一点儿事都没有是吧?

徐院长:一点儿都没有问题。

主持人:你确定你喝了好几十年是吧?

徐院长:几十年了,我今年63岁了,我现在还在吃啊。

主持人:明白了,行了,我可以放心吃了。

徐院长:放心吃。

主持人:现在有很多现代的酿醋的工艺,跟古法酿造有什么区别?

欧:古法酿造成本高。它的味道和其它的勾兑的醋肯定有很大的区别,它那个醋坛啊,在露天里,用三年时间,白天太阳晒,晚上露水落。

主持人:就是说你放到那个粥里,咕嘟咕嘟煮然后封上,用它来做醋?

欧:对,这种工艺,它的发酵的周期比较长。

主持人:这是一百年前的味道是不是?

欧:就是,现在我们做的醋的味道和当时的一模一样。所以说我们是非物质文化遗产。

主持人:以前那个厂子也这么做,为啥倒闭了呢?

欧:当时做的时候它是最早的一个老厂,由于它的产品大家都很喜欢,所以说很多人都来买。后来就在另外一个地点,重新投资办了一个大一点儿的厂,投资进去了,钱还不上了,资金链断了,所以说这个厂破产了。

主持人:你为了投这个厂花了不少钱吧?

欧:应该是三千多万元吧。

主持人:我听说到现在为止,你们家的房子还处于抵押的状态?

欧:这个事,确实是。

主持人:如果这个抵押完了,你还有东西可抵押吗家里?

欧:只有把人抵押去了。

主持人:就是抵押你老婆呗?

欧:这怎么行呢。

主持人:你现在其它的都不干了吧?就全力以赴来做这个事?

欧:现在主要就做这一行。

主持人:你祖上是做醋的吗?

欧:不是。

主持人:那人家那个厂倒闭了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为什么其它的都不干了,全力以赴要做这个事呢?

欧:因为我是纳溪人,这个产品是我们纳溪的地方名特产品。也是我们四川省的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华老字号,主要有四大特点,第一个价值是历史价值。当时护国战争的时候,朱德元帅、蔡锷将军都非常喜欢这个醋。第二个呢,陈醋的第三代传承人刘振美,他是渣滓洞的革命烈士,是铁窗诗社的发起人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郭沫若、恽代英都有着很深厚的感情,他就是用陈醋来支撑他们参加抗日战争,参加解放战争。第三科学价值,我们中草药的这种配方,还有我们发酵的工艺,还有醋它的作用,醋的作用它有抑制高血压、心血管还有其它疾病的作用,可以预防感冒、所以我们在厂里的工人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疾病的。

主持人:那我应该多喝

欧:就是,一会儿我送你一点儿,然后你尝一尝吧。

主持人:你为什么才送我一点儿呢?

欧:那就多送一点。第四是商品价值,现在远销日本、韩国、香港。主持人:现在销售范围已经很广了?

欧:很广,是供不应求的。

主持人:有没有那种情况,我拿钱在那等着,但是(产品)出不来?

欧:有啊。这几年每年春节以后,都是车在那里等着,拉我们的货。事实上我们整个厂的库房很小,只有30平方米,因为为什么?不需要等。

主持人:供不应求。

欧:车就在我们的包装车间门口,商品直接上车就行。

主持人:需要见效益还得一个周期。

主持人:我发现你啊,现在说起这个醋的时候,眼睛都放光,你好像全都钻到醋里来了,你现在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是吧?

欧:第九代。

主持人:那可以叫你欧掌门。

欧:也可以这样叫。

主持人:说了这么半天,醋这儿好,那儿好,又治高血压,你就不能让我尝尝啊。

欧:可以。

主持人:尝就尝呗,一下子让我喝一碗呢。

欧:甘甜劲爽,回味悠长。

主持人:你先干了。

欧:就是尝一尝就行了。这个酸不是……

主持人:你别说,真的是

欧:回味悠长。

主持人:它有回香

欧:对。我这个醋它的特点它是不挥发酸,不挥发酸就是说它是天然(制作而成)的,就是你放在这里,就露天这样放着,10天过去了,20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

主持人:还是这个味。

欧:还是这个味,如果勾兑的话,是用醋酸勾兑的话,可能过几天(味)就没了。这就是传统工艺,这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

主持人:不挥发酸,

欧:对。

主持人:也就是喝到我肚子里之后,很多年我都是酸的。我开玩笑,我知道总之这个醋真的很棒。我觉得过年吃饺子,要不蘸这个醋,那个年都白过了我觉得,老欧谢谢你。我代表栏目组,送你青岛康大食品,回去蘸着醋吃,非常好吃。

欧:好,谢谢。

主持人:谢谢。

主持人:有请我们的徐区长,给我们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描绘一下我们纳溪的明天。

徐利:纳溪奔腾,那山助立,我们纳溪儿女啊,正在凝心聚力加快发展,也是想把纳溪打造成为一个实力无限,特色具备的产业基地,一个魅力无限,生态飘香的秀美纳溪。还是一个活力无限,和谐平安的幸福之城。

热词:

  • 乡约
  • 肖东坡
  • 主持人
  • 制片人
  • 视频点播
  • 节目预告
  • CCTV-7
  • 中国网络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