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农家乐 > 乡约 >

《以毒攻毒》节目文稿及同期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23日 13:22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CNTV.CN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提要:

播音吸毒,让他一年之内抽掉了千万家财,妻离子散!

同期:有钱不知道咋花,三进劳教所, 

播音:毒蛇,让他戒掉十年毒瘾,如今成为义务戒毒宣传员

同期:毒友勾引,到公安局报道,四处宣传戒毒

播音:《以毒攻毒》——赵永义 国际戒毒日《乡约》特别奉献

小标题:干什么会上瘾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乡约》,我是肖东坡,我现在是在浙江省乐清市周宅村。节目一开始我有话要问:干什么会上瘾?

观众1偷菜

主持人:偷菜会上瘾,都什么时候偷,上瘾到什么程度?

观众1晚上不睡觉!

主持人:有女朋友了没有啊?

观众1还没有!

主持人:有女朋友之后还敢这样吗?

观众1:可能会吧

主持人:还得这样 偷菜上瘾!这位先生,干什么事会上瘾?

观众2:玩最喜欢。

主持人:什么?

观众2:玩。

主持人:玩啥玩?

观众2:打牌。

主持人:你怎么不干工作上瘾呢?

观众2:现在不是改革开放嘛。

主持人:改革开放,都不需要工作了是不是?

观众2:工作是工作。

主持人:玩是玩!多谢,多谢,说到上瘾呢,我们请出今天《乡约》的嘉宾赵永义。

赵永义:好 大家好我是赵永义。

主持人:据我观察,这个人让蛇咬比较上瘾。

赵永义:不会吧肖老师。

主持人:你是咬我上瘾吧不会?

赵永义:不会,不会,它很乖的。

主持人:脖子上挂一条蛇,挂着蛇上瘾对不对?

赵永义:不会,不会, 

主持人:先坐,坐下说话,我怕你万一,再走过来我就受不了。

赵永义:我脖子上挂着蛇,它证明我是一个养蛇人。

主持人:养蛇人?今天到了现场,我要问你第一句话是做什么事情上瘾?

赵永义:我曾经是一个吸毒者,我是吸毒上瘾!

主持人:吸毒?!

小片2:吸毒?忒可怕了!上世纪80年代,全国人大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将严重毒品犯罪提高到死刑毒瘾一来人似狼,卖儿卖女不认娘,说得正是人在毒瘾发作时的丧心病狂,而人一旦沾上毒品,要戒掉可就难啦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办公室统计,全球共有2.2亿人吸毒,吸毒复吸率高达90%,毒瘾如此难戒,这,这赵永义

小标题:以毒攻毒

主持人:你吸过毒?

赵永义:十几年的毒海沉浮今天我养蛇养的大部分都是剧毒蛇剧毒蛇咬上一口它他会让人送命我以高度的精神集中在养蛇事业上才把我的思想注意力转移掉

主持人:它是非常危险的所以你的注意力就会转移到它身上。

赵永义:不错就是那么回事!

主持人:这就是传说中的以毒攻毒对不对?

赵永义:唉,可以这么说。

主持人:都养什么蛇?

赵永义:五步蛇,眼镜蛇,金环蛇,银环蛇,蝮蛇,一系列的大约有12个品种的剧毒蛇。

主持人:今天能不能让我们大伙儿瞧一瞧,现场我带来了几种剧毒蛇向大家展示一下。一个大缸你准备把蛇拿上来对不对?

赵永义:对!

主持人:都是毒蛇对不对?

赵永义:这展示的是眼镜蛇,因为考虑到现场的安全问题。安全的问题所以放眼镜蛇。

主持人:要不安全的问题放什么呢?

赵永义:这也是一种比较凶猛的蛇。

主持人:我看他这已经都张起来了。你看,我听到他喘息声了哈哈的,他不会从这底下蹭一下子蹦过来啪一下落到我肩膀上吧?

赵永义:那不会你放心好了。

主持人:这是什么蛇?

赵永义:这是大王蛇,这是一种商品蛇。

主持人:他们在一起会不会咬啊?

赵永义:不会。

主持人:你说现在要是有一个人,站到这缸里会怎么样?

赵永义:那,没命!

主持人:像你说的注意力就高度集中了。

赵永义:高度集中也不行了,站在这缸里面。

主持人:太可怕了,你刚才说吸毒吸了多少年?

赵永义:12年,你挺有钱的你呀!

小片3:赵永义不差钱儿!要说他为啥吸毒,就是让钱闹的! 

字幕:1969年赵永义出生在浙江省温州市水坑村。

赵永义从懂事起,就像父辈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锄地耕田把牛牵,这样的日子,赵永义就这样,在农村过了17年,直到1985年,17岁初中毕业的赵永义想看看外边的世界是个啥样,没想到迈出这一步,竟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他在江苏靠批发服装起家,只8年的时间,就成了跨服装、餐饮、建筑三个行业的老板,那一年,他才25岁! 

小标题:如此有钱

主持人:能有钱到什么程度

赵永义:那是1990 1991 1992年至少三千万元。90年代初,得意忘形嘛。

主持人:给大伙儿讲讲,你当时有多么忘形。

为了一次去上海跟几个朋友聚会,买了机票去上海喜来登吃饭

赵永义:一顿饭下来在20年前一顿饭下来,8000多元钱也相当厉害了。打着飞的到那去吃饭。

主持人:吃完饭呢?

赵永义:吃完饭从上海打出租车直接去南京,住南京。那时候南京市最好的酒店金陵酒店,在酒店的大厅购物中心,用了850美金,买了一支金派克笔和一个钱包。

主持人:挥金如土呗就是。

赵永义:我记得那时候我买了,1992年买了第一部手机是四万两千元,没过三个月,又出了那个8800。我又换了一个 三万八千元,到了半年以后,又出了那个翻盖的168的,那是模拟机,那时候一下子便宜了很多。是一万八千元,一年就换了四个手机,平均每一个月的电话费,都是八千元到一万元左右

主持人:那个时候你吃一顿饭,最贵的能有多少钱?

赵永义:最贵的达到一万多元,20多年前吃一顿饭。那时候的万元户在中国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在那个年代吃一顿饭能达到一万元。

主持人:一顿饭你就吃掉个万元户是不是?你是不是从小家里就非常非常有钱呢?

赵永义:我从小家里很贫困,什么样的农活我都干过。那个时候家里确实很穷,到了早稻烧干的时候,好像家里口粮都不够向邻居借。

主持人:还过过苦日子是吧。

赵永义:什么样的苦日子都过过。

主持人:什么样的苦日子都过过,你怎么还能这么作蹋人呢。

赵永义:到了有一定的财富的时候,他才会得意忘形。

主持人:你一般出门会带多少钱吧?

赵永义:一般那个时候在万元户比较疯狂的时代,那个时候我出门,我身上都带一两万元的现金,还有带了大量的美元。

主持人:怎么还带美元呢?

赵永义:去了好多就是高档的场所,他不用人民币他们只收美元。

主持人:这就是烧到一定程度,就是这个样子。

小片4:赵永义让钱给烧懵了!但他能花也能挣,生意做的风生水起。1994年,赵永义到北京出差,一次生意场合的聚会,让他一下子掉进毒坑。

小标题:第一次吸毒

赵永义:这一生中那一天,我去北京开了一个大型的订货会以后,到了一个北京的一个朋友家里面,他就接待了我在一个酒店里边,他们几个人呢都在吸毒。当时在那个年代呢,吸毒他是代表着就是说——财富,表着身份。

主持人:那是在你看来,哪个年代也不会这样子。

赵永义:那时候在我们这边,乐清地面上大家都是这样子想的,有钱人吸毒就在那一种好奇心的驱使下,还有口袋里有钱,再加上朋友一起呢。在一起就抽吧,抽吧。就这样,那是一个中午,他们在那里抽的时候,叫我呢

来把兄弟抽吧!我想想大家都在抽吗,我就来吧。好像面子上也过不去,那就来吧。我抽了几口,当时就感觉人啊很难受,很难受。那种难受的程度。那是没有办法用语言和文字来表达的。整个人头晕了,就一直在那里吐,吐了人就迷迷糊糊了。躺在那里睡觉,什么都不知道了。在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五点钟了,他们要安排吃饭。有六个人 安排吃饭,饭吃了以后呢,就接着抽接着叫我吸。吸了呢人还是那个样子。是它一种味道,很苦,苦了那吸了以后呢。人还是晕,我扶着那个沙发。都站不起来,晕一会就去屋子那里吐。吐了很长时间,喉咙里边血都吐出来了。后来迷迷糊糊的又睡过去了。我在北京待了一个星期,那一个星期,就不停的在那里吸,从我北京是待了一个星期,回到江苏以后。就感觉人受不了了,就那一个星期,这一生都忘不了。怎么受不了了,反正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总感觉到身上很难受很难受。那种难受呢,没有吸过毒的人,是真的是体会不到的,心里嘛很慌,大脑里边呢 时时刻刻,就浮现着 吸毒的那种情景。感觉呢别的什么都不用。不需要了整个世界他都充斥着白粉。就在那样的情况下,我拿起来,我当时也犹豫了很长时间,拿起电话又放下,我在办公室里边,犹豫了很长时间,犹豫是不是叫北京朋友过来,给我送白粉过来,或者自己去北京。毒品的诱惑力 ,其实真的很厉害,我还是拨通了北京的电话,当天晚上他们就来了三个人,三个人带了大量的毒品。就在我办公室里边嘛,大家一起在那里抽。等抽完了以后,他就告诉我,兄弟归兄弟钱归钱。这里是一万五千元钱抽一次

抽了大约三天就没有了。就三天这一万五千元就花光了,那时候有钱不在乎啊,反正抽了嘛去银行拿。会计那边随时都可以提钱。自己大笔一挥,随时都可以提钱。那时候身边跟的人很多很多。吸毒的,后来自己吸起来以后,身边跟着吸毒的人就有七八个。每天他们吃我的花我的吸我的,钱有也不在乎。然后那个吸了毒之后呢,就是吸了,醒来就吸,吸了就睡,睡了醒来又吸,就是在不停的。在这个魔区里转,总找不到出路 转不出这个圈

现在回想起来呀。真的是眼泪都没地方流!

小片5:赵永义不在乎,有钱!那些日子,赵永义是白天睡觉,晚上吸毒,每月毒资就要花掉40万,公司没人管,客户也不再上门,仅一年光景,赵永义千万家财灰飞烟灭,老婆跟他离了婚,全家人也跟他断绝了关系。

字幕:1995年,在外风光了8年的赵永义,只身回到了乐清水坑村的家中。

家乡依然是山清水秀,归来的人儿却不是走时的模样。赵永义的身上开始出现溃烂…….

下节精彩同期+广告1—————————————————————————

小标题:吸毒把人变成鬼   

赵永义:一副牙齿全部烂完,痛的就是最无奈的时候。受不了的时候才去牙科看。为什么要痛到,最无奈的时候才去呢。身上没有钱呀,有一点点钱都去买白粉了。

主持人:还考虑到去治病吗?那痛到什么程度?牙会什么样子?

赵永义:痛到根本人就受不了,夜里边就彻夜不能眠,白粉他是最能止痛的,就是说吸了毒品以后,也止不了的在那种状况下。

主持人:你有钱吗?

赵永义:没钱,撇开了再说。那个时候就是说不管了,人受不了了。

主持人:去了之后人家,你没钱人家给你看吗?

赵永义:给我看,她是一个非常善良而伟大的女性,就是我现在的爱人徐银迪。

主持人:当时您就是那医生对不对?

赵永义的爱人:对!

主持人:给我讲讲当时的情况是什么样子?

赵永义的爱人:当时我开了一个小小的牙科店,他就来给我说,我牙齿疼我就给他看了,看完以后嘛,不是要钱呢,他说我没钱,我说没钱那就算了下次吧,我就给他来回治牙齿治的,牙齿治的不疼了。来回看了四五次了,他一直没钱。

主持人:那你为什么还给他治啊?

赵永义的爱人:没钱不好意思向他要!我说算了,免费给他看了我是这样想的。后来看多次呢嘛,都就是认识了

我就没向他要钱。

主持人:现在是你的爱人了是不是?

赵永义:对,不错。

主持人:那毒瘾犯起来什么样?能不能给我讲一讲,

赵永义:又没钱,在那个时候,我在不停的吸也不停的戒。我记得最深刻的几次,我们这边有个叫白龙山

很高的,平常人上去的话。大约要将近两个小时,我爱人陪我在白龙山住了三天。

主持人:为什么要到那去住啊?

赵永义:为什么,因为那个地方比较高。而且比较远山路那么崎岖。一般人呢,说上去呢不会下来去戒

我因为之前我去了,温州戒毒所。我自己去的,武汉戒毒所宁波戒毒所。到处都去戒过,那一次确实戒不了的时候,她陪我去白龙山戒,在白龙山住在一个庙里边。已经到了第三天了,三天没吸毒,没吸一直吃药。在那昏睡昏睡呢到了第三天呢,我确实受不了。我跟我老婆讲我说你在这里坐一会,我先到后山去转一圈。我说走动 走动,昏睡了几天了很难受。其实是蒙她的,电话打下去呢,下面出租车联系好了。叫他开到那,那山脚下等我我一口气从山下我看了一下时间,从山顶上下来。到了山脚下上出租车才25分钟。

主持人:25分钟就下来了?

赵永义:那个时候一口气冲到头,因为出租车在楼下在山脚下等我,因为毒贩已经在他家里等我。

主持人:你已经都受不了了?

赵永义:买了很多(毒品),出租车把我送到山脚下。我一直花了40分钟的时间,又一直到了山顶,我爱人已经在到处找我了,他说你到后山去走我到后山去找你,都没找到呢。其实我已经下山,上山,她根本就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我下了山去了街上买了毒品,又上了山。这是常人一般人做不到的,只有在那样一种情况下,才把人的体能发挥到极限。

主持人:有没有特别,特别想毒瘾上来的时候,可是找不到毒品的时候啊?

赵永义:在那时候凌晨2点多钟,将近3点钟了,我要出去再去寻找毒品,因为打电话那个时候凌晨2点多钟,打电话大家都睡着了,毒贩也关机了。

主持人:徐大夫在家吗?

赵永义:唉,那时候我想呢,是这个样子的。我想出门我爱人抱着我,抱着我的双脚,跪在地下叫我不要出门

来来回回,当时还是想冲出去一直冲到楼下,还是抱着我的双脚。直在那里痛哭,那种情况下,想想也是对的,这个时候再出去找。也不一定能找得到。我自己在那种情况下感觉自己真的,很难受,很难受。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到处去戒毒我也跪在那里,两个人就在那里抱头痛哭。就在那里抱头。两个人相互拥抱着,在那里痛哭,一直在痛哭,后来慢慢慢慢的人就昏睡过去了。到了第二天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购买毒品,我说吸毒 毒品的诱惑力,它就达到这种程度。

小片6:吸毒必禁!1995年,国务院颁《强制戒毒办法》,要求全国公安机关对全国在册吸毒人员进行强制性戒毒。1996年,赵永义被送到了戒毒所进行强制戒毒。这天,一个警察走进了赵永义的房间,说有人看他来了。因为吸毒,赵永义在村里早已名声扫地,连亲爹亲娘都不跟他来往,来看他的会是谁呢?

小标题:这个女人真伟大

主持人:吸毒以后亲朋好友还跟你来往吗?后来戒毒了吗?在哪戒的?有人去看过你吗?徐医生怎么知道?她来了说什么了?听进去了吗?后来又吸?进了劳教所?徐医生还来看你吗?强装笑脸,大队长都被感动了。有觉得对不起人家的时候吗?怎么会去长兴徐医生的姐姐家里戒毒?徐急性疝气、杜冷丁、安眠药、任她疼的打滚。

赵永义:

主持人:你疼的死去活来,他睡的跟死猪一样,恨他吗为啥不恨?有恨他的时候吗?(曾经有一次吸毒后昏睡在水泥地上睡觉,我没有力气拉他起来,给他朋友打电话没有一个人管他,我就自己坐在那里哭)本来想帮永义,没想到连自己都搭上了,后悔过自己当初的选择吗?

赵永义爱人徐银迪:

小片7朝吸毒,十年戒毒,终身想毒!

字幕:1998年,国务院批准公安部成立禁毒局,组织科研机构开展戒毒方法的研究。

吸毒为啥会上瘾?就是因为人脑中有种叫类吗啡肽的物质,它就是控制人体正常生理活动的大管家,人要是一吸毒,这大管家可就辞职走人啦,自身不再分泌,只能依赖毒品供应,想想,没了管家,人的生理活动还不乱了套!可要想把管家请回来,最少要三年时间,三年时间,能有几个挺得过去呢?都知道戒毒难,赵永义又是如何想到养殖毒蛇来帮助戒毒呢?

小标题:先治心瘾

赵永义:那时候警察问我的时候,你跟你家人怎么联系?我毫不犹豫的说出了我现在我爱人的电话号码

主持人:她就是你唯一的亲人了是吗

赵永义:对!也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在我劳动教养的期间她一直每个月的,月底的星期天,星期六。她总是来看我风雨无阻从我们这里坐车。因为我呢我们这边吸毒在那边劳教的人比较多,有一班专车夜里边是九点钟发车。到了那边是凌晨3 4点钟,到了那以后呢,她就在那里开个小旅馆,就是相对的休息一下。八点钟嘛去那边排队,登记再来看我。那个时候确实的,真的相当感动,连我的护卫的那个大队长和教导员啊!他们都很感动。每次来看我她都强装笑脸。我心里很清楚,到她转身离去的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

主持人:有觉得对不起人家的时候吗?

赵永义:有,有一次是太深刻了。劳教回来没多长时间,又复吸了。我爱人呢急性的疝气发作。动了手术以后呢,那时候我自己毒瘾发作了也很难受,把医生那边打的杜冷丁,止痛的杜冷丁骗过来。都是给自己打的,人已经坏到了这种程度。我爱人在那床上,一直叫痛很难受。她醒过来的时候,一直麻药醒过来的时候,她痛的死去活来。

主持人:你什么样啊?

赵永义:我啊什么都不知道!就躺在那个床旁边啊,就躺在那里睡,昏昏欲睡。

主持人:你还有良心没有啊你?

赵永义:良心、尊严,什么都不复存在了!

主持人:你恨他吗?

赵永义的爱人:也不恨他我恨那个毒品,有恨他的时候没有。

主持人:我听说有一次,他在那个水泥地上,躺着不起来是不是?

赵永义的爱人:因为吸毒吸的像死人一样的,放水泥地里,我怕他搓坏了身子,他们都不来,我说这个水泥地上躺着那么凉,因为我拉不起来嘛。我就打了一半天的电话,没有一个人来,我就和他一样坐在地上就哭了,我在哭的时候他不知道,等他醒来的时候他抱着我一起哭,就两个人就来来回回的,就是这个样。我也不知道恨还是不恨也弄不懂了。

主持人:那后悔你自己的选择吗?

赵永义的爱人:我不后悔,因为我是离过婚的。我都大他十几岁了,我说我现在跟他嘛不管了,我说是过一天还是过一年,要是他学好了 戒毒戒掉了。不要我了。我说,我们兄弟姐妹。有情分总在吧。

主持人:你觉得他跟别的男人,有什么不一样啊?

赵永义的爱人:有 !他挺讲义气的。我家我弟弟很有钱的。他从来没有向我弟弟,借过一分钱。这样我,我知道。他这个人本性是不差的,就是这个毒瘾害了他。他对你也很忠诚是不是,他对我是这样说的。从认识我以后啊!世界上没有比你这样好的女人没有了!我也相信他了,到现在十几年了,我还是相信他!谢谢、谢谢!

小片8:赵永义要靠养毒蛇以毒攻毒,可毒蛇偏不配合。刚买来的毒蛇开始不明原因的死亡,后来竟是一天上百条的死,郁闷叫赵永义又想到了毒品,哪怕一次,他只求暂时忘掉眼前的困境。可就是这天,蛇窝里的一幕让他打消了再抽一次的念头。

小标题:毒蛇死 毒瘾来

主持人:怎么会想到养毒蛇来戒毒?

赵永义:养毒蛇它是一种高危险的工作。现在我有的朋友跟我说你现在不是在养蛇,你是在与魔鬼共舞。不能有一丝丝的松懈。

主持人:还不隐瞒是不是跟人家?

赵永义:对!各个乡镇演讲,宣传禁毒。因为什么呢,我们乐清人很爱面子的,只有你把自己吸毒的身份,向全社会公开了。你不管走到哪里,哪里都有人知道。我们自己在心中也有一种,拉起一道警戒线好像我在任何一个角落人家都会盯牢我。

主持人:那个时候养毒蛇,对你戒毒来说有用吗,管用吗?

赵永义:管用!

主持人:危险吗?

赵永义:危险啊,相当危险!

主持人:曾经咬过你儿子是不是?

赵永义:对!儿子被咬的时候,当时是给腹蛇采毒液。我刚说了小心!他不小心就被腹蛇,这个手指被腹蛇的牙齿刮了。哎呀,我当时认为是没关系。做了紧急的清现场处理,把血吸了再放到水龙头,清水一直在那里冲

没过一会,整个手指发黑了。当时就是说看到这个样子,黑了嘛,就直接开车。我们血清就放在我们,温州市蛇毒研究所边开车,边通电话。陈所长我说马上给我配齐那个,腹蛇的抗蛇毒血清,上了高速公路大约到了柳市

那个位置的时候,整个手指已经肿到这个地方了,全部黑起来,当时这个地方轻轻的,就有一跟绳子把它扎住。我看这样子不行,肯定要肌肉坏死。我又跟陈所长打电话,我说陈所长这怎么办?他说速度解开 要不你到我这里,这个手指肯定要截肢。保不住的,我说那解开了,毒往上面走怎么办呢,没事,应该还有个将近20分钟就到这里了。当时解开了以后没到10分钟,整个手肿起这么高。到了研究所的时候,这边血清挂起来打。这边处理伤口,血清打好了肿也消褪下去了,真是够转移注意力的了!没想到回家以后,人躺在那里第二天就动不了。孩子动不了在那种情况下,我人真的很恐慌。最后找不出病因,到了第二天还是找不出病因。后来在那种情况下

我人感觉受不了了,压力太大!我就在网上发了一个求救信息。全国各地好多的热心人,打了很多的电话过来,提供了很多很多医院到最后温州医学院的专家,请教了别的专家。大家一起会诊。才确定了是打了血清以后,引发了血清病这种几率很少很少。就是说一千个人当中,也就那么一两个。第二天打了几瓶药,打下去马上好了。主持人:你这个养蛇这么危险,你爱人支持你吗?

赵永义:她还是默默无闻的支持我,一直支持着我!

主持人: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没有出现要复吸的情况?

赵永义:是这样子的,去年有很多很多蛇在平白无故的死掉,那时候经验也没有,技术上面也不成熟。

主持人:死了多少?

赵永义:死了有很多,大约有将近100来条。很郁闷,很烦燥!就坐在那里,不停的在那里抽烟,心里呢曾经的闪出过这种念头,如果蛇都死光了,我自己也不活了。反正这样也是死那样也是死,还不如吸毒嘛吸吸死了算了

后来想想,在很无奈很惶恐的时候,就看到那一堆死蛇。我又回过神来,如果说现在我在复吸了,那不相当于是众叛亲离。

主持人:当时那堆死蛇很难看是不是?

赵永义:很难看,堆在那里

主持人:什么样子?

赵永义:堆在那里竖的横的都有,就是不成样子的样子。

主持人:你觉得是如果你再跳到那坑里去,下场就是这个样子!

赵永义:就是这样子那也是一种警悟吧!

小片9:死蛇,叫赵永义领悟到生命的尊严!他仔细观察,发现了死蛇的原因:毒蛇习惯在粗糙的环境中生存便于蜕皮,而自己的蛇舍太光滑了,蛇蜕不了皮竟被活生生的憋死!从此,赵永义的养蛇数量迅速增加,到2008年,养殖规模达到了4万多条。也就是在赵永义把一门心思用到毒蛇,忘掉毒品的时候,一个以前一起吸毒的人找上门来了,这人离开不久,一辆警车停到了赵家的门口,把他带到公安局,经检查尿检呈阳性,说明赵永义在吸毒!

下节精彩同期+广告2—————————————————————————

小标题:拒绝毒品不含糊

主持人:后来警察曾经抓过你是么?

赵永义:一个曾经的毒友他来看我!

主持人:到你家里来?

赵永义:对,到我家里来。他是这样子的,他递给我一支烟。那时候我已经很警觉了,曾经在一起吸过毒的人嘛

不是说,他递给我的烟一定有问题。但是我自己心里最起码要设一道坎,我把烟拿在手上,他说走吧 出去到外面吃饭去,我说不去我说刚吃过,刚吃过,我不去。他不好意思就走掉了,走掉了那天下午一下子莫名其妙的

来了六个人门口两个站住,四个一下子就冲进来。一个把我腰带勒住,一个把我脖子抓住,说你是不是叫赵永义

我说是的,我当时真的莫名其妙。他说我们是黄花派出所的。他说有人举报你吸毒,我想想奇怪了,我说谁饭吃的那么无聊举报我吸毒。因为我没在吸,我问心无愧我心里很坦荡!原来我看到警察,老鼠看到猫一样早就溜了

我还那样坐在那里啊!可是一检查呈阳性怎么办,一下子脑海里闪过了很多问号。因为我一直在家里,一般情况下不出门。最远的地方我去菜市场买点菜。根本就没有说跟毒品接触,后来我想到可能是感冒药吃的,我就跟着他们走你需要去再检查。

主持人:你自己提出来的吗?

赵永义:对!

主持人:因为我们乐清市戒毒所,检验毒品那个机器很先进的。它那个尿液给你沉淀,你什么药物吃了。它都能给你分析出来,所以我很坦然,跟着他们去。走到半路呢,有三个年轻人在那吃面条。他说你在这里等着,这几个人看看也像吸毒的,给他们进行尿检,等他们忙过以后大约忙了二十多分钟以后回来。我还站在那里,他们奇怪了。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我说不是你们要带我走嘛,我站在这里等你啊!有两个好象是领导,自己在那里要打电话汇报。这个人肯定不会是要不早就跑了。你回去吧!你回去吧!我说就这样让我回去呀,都走那么远了 。他掏了三块钱,给你三块钱,你坐三轮车回家吧。第二天我才知道原来中午到过我家的人。他被黄花派出所抓去了,说我也在吸所以他们来抓我,就那么回事

主持人:下定决心再也不吸毒了是不是

赵永义:对!

小片10:赵永义戒毒铁了心,可有些事比戒毒还难!乡亲们不信他赵永义就能戒了毒,对他的不信任,找人养蛇难,找个技术人员更是难上加难!因为没有人愿意与吸毒的人为伍!

小标题:要成功 必须的

主持人:周围人相信你戒吗?

赵永义:他们眼光看法也不一样,有的人认为,这种人没用。不会有用的,他这一辈子就废了。有的人相信呢,这小子,聪明是绝对聪明。做什么事都走在别人前面一步,老天爷看嘛,也是希望他戒掉

主持人:听说跟你一块干的技师,都跑了是不是?养蛇的技师呢?

赵永义:我原来请了一个湖南的,他常年住在公司里边,他从别的人嘴里边好像也听到了,说我以前混社会的

又是吸毒的。他也考虑到很多原因。他就想我的工资,我的什么东西都没有保障了,就不声不响的就走了,他说我不想在跟你干了,不愿与你为伍。我用我实际行动来回答你们。

主持人:那你看周围的人众叛亲离了,连跟着你干的技师都走了,事业怎么干下去呢?

赵永义:我自己一直在摸索着前进!

主持人:那你会吗,这些技术毒液提取一块包括粗加工上。遇到过什么难题没有?

赵永义:那时候蛇产蛋以后,它蛋一产好了。就马上把蛋拿出来看到那些白花花的蛇蛋,心里那种兴奋啊!真的难以言表,泡沫箱里面放着沙,蛇蛋一个一个的摆起来。这个沙里面施水保持它的湿度上面盖着厚薄不同的布给它调控那个温度用最原始的方法去孵,一个多星期过去了这个蛋怎么都没什么变化蛇蛋都孵不出来,孵不出来。就不停在那抽烟,人那个时候真想,一头撞到墙上去算了!到底什么原因一直在找,到最后把沙子抓起来一捏

温度相对也够的,相对湿度也够的,后来把沙拿去嘴里一尝,沙是咸的。因为我们这边建筑方面,都是用的海沙蛇蛋放在海沙里面孵。那都全变成咸蛋了

主持人:咸鸡蛋就是这么出来的是吗?

赵永义:对,全部把它变成咸蛋了。

主持人:重新弄沙子?

赵永义:重新弄沙子!解决了孵蛋的问题。

小片11纪实:嘉宾在蛇场饲养毒蛇;

字幕2010年,赵永义在养殖眼镜蛇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很少有人发现的商机……

小标题:眼镜蛇孵化我在行

主持人:养蛇的人工孵化很难么

赵永义:特别是剧毒蛇,再就是眼镜蛇,因为什么呢?这些东西养蛇技术目前来说,在全球范围内都不是很成熟!

主持人:人工孵化没有先例?

赵永义:对,目前在我们国内因为眼镜蛇现在饲养眼镜蛇的蛇厂,在我们国内就没几家。他们也不孵化眼镜蛇

眼镜蛇的孵化,控制它的湿度、温度就相对要比较困难。

主持人:你找到了办法?

赵永义:找到了办法,别人都没有,目前来说从全国来说,人工孵化眼镜蛇还是没有的。

主持人:现在的孵化率怎么样?

赵永义:现在的孵化率都达到了将近有55%到60%,相对来说比较高的,就在村里养现在。

主持人:规模有多大?

赵永义:规模在我们整个温州地区,建国以来,首家也是规模最大的,规模最大的有多大。我整个占地面积将近有14亩。

主持人:干吗还这么拼命呢?

赵永义:40多岁了。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华年。都是在吸毒戒毒吸毒戒毒,在这个魔圈里面。

小片12在戒毒所做报告的视频。

播音:凭借毒蛇养殖,2010年赵永义被评为中国新农村建设温州市十大新闻人物。这年赵永义到北京出差,刚刚入住一家酒店,警察进来了……

小标题:宣传戒毒 义不容辞

主持人:戒掉了毒瘾就不再为毒犯愁了是不是?

赵永义:犯愁。

主持人:还有什么烦恼吗?

赵永义:吸毒人只要你吸过毒,那么这个烙印,打在你身上是一辈子。去年被我们温州市中国新农村评为了,温州市十大新闻人物去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会议,我先在东亭营住一晚上,我刚住进去不到半小时,大约四十分钟差不多,服务员来敲门。我知道了,警察来了,我知道是警察来了,因为我很清楚。我到全国各地,不管我去哪里。包括在我们温州只要用我的身份证,去开了房间,当地的辖区的警察他就会过来。走到全国任何一个地方

只要我们国家网络信息发达的,不管你去哪里。只要你一住下来,他就来!马上就会出现,不能消除,这是终身烙印,它不能消除。

主持人:自己成功戒毒,现在也在去宣传戒毒是吗?

赵永义:是的,我也经常出去演讲。也是告诫人们吸毒,这一路走过来自己的一些亲身经历。你都会说些什么

我一般都跟大家讲,用什么方式才能去解除毒瘾,去解决复吸的困扰。

主持人:事先要打草稿吗?

赵永义:写也写几笔但也不是写很多,因为这些东西也不是虚构的。自己经历全都在脑子里,这东西忘不了,随口就能说出来。对于那些曾经跟你一样。

主持人:吸毒的人你最想跟他们说什么?

赵永义:我最想跟他们说,毒品它是一个魔圈。你在里边转,如果没有很坚定的毅力,很难转的出来。希望他们要竖立起,很坚强的信念和意志,戒掉毒瘾,那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主持人:郑指导是不是?请您来说一说。

乐清市禁毒专项斗争指挥部副指挥长郑晓东:2008年我们国家实施了禁毒法以后我们全市31个乡镇都成立了禁毒办和社区戒毒办公室我们乐清有23个帮教安置点88名戒毒出所的人员在里面就业我们达到了这个目标。

字幕: 

19899月,中国加入《联合国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公约》,成为最早加入该公约的国家之一。

1998年,国务院批准成立中国禁毒基金会,广泛吸纳社会资金,支持禁毒工作。

2007年,全国人大正式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这一法规的颁布,标志着中国已初步形成了以刑事法律为主、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相配套的禁毒法律体系

结束语:吸毒、戒毒、以毒攻毒,一路走来,个中滋味非亲身经历不能体会。吸毒把人变成鬼!这是赵永义13年痛苦的经历得到的人生总结。国际戒毒日,我们听听赵永义的故事,让我们珍爱生命,远离毒品!节目最后我代表栏目组送给你一台上网笔记本电脑,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好了,今天的节目内容我们将刊登在栏目的联动媒体,欢迎观众朋友浏览查询。下周六晚同一时间我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