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农家乐 > 乡约 >

《非正常家庭》节目文稿及同期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08日 08:31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CNTV.CN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302 Found

302 Found


CCTV_WebServer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提要:

播音:他们是一个特殊的群体!

同期:那上厕所都不认识男女;这是我,我上报了;不服啊!我服。常回家看看;做梦就要当经理呢;经理都干啥呀?你还能看出人家娶几个媳妇?一个。想娶俩,你整一个干啥呀?干仗能干死一个!你就觉得他好是吧?哎呦!

播音:是她给了他们一个温馨的家!《非常家庭》——胡艳苹乡约拜访!

小标题:假如有人给你一百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乡约》,这里是由昌河汽车冠名的《乡约》栏目。我现在是在吉林省长春市太平村,今天节目一开始呢,我有话要问,来,那位戴眼镜的先生。

观众1:你好,你好!

主持人:假如说有一天你走在马路上,碰到一个人他觉得你挺可怜的,给你拿了一百元钱,你准备怎么样?

观众1:那我就拿着呗!你看他有钱,我就接受。

主持人:接完了之后你会咋样呢?

观众1:那我直接(把)一百元钱消费掉了呗!

主持人:你不管他再要一百元啊?

观众1:那不行那要不出,人得知足嘛!

主持人:知足,那你看人家那么实诚,你不掏出两百元给人家?

观众1:那我直接拦他直接给他二百元钱多好,我就不要他那一百元了!

主持人:那你现在给我二百元算了要不。

观众1:那我今天没揣!

主持人:来,这个话题我来问问你。人家给你一百元钱你会啥样?

观众2:我没说媳妇回家说媳妇啊!

主持人:就差这一百元了!

观众2:对。

主持人:你太可怜了,你说的我现在就想给你掏一百元了我跟你说。

观众2:谢谢啊!

主持人:真事,到现在还没说上媳妇呢?

观众2:对。

主持人:旁边这位,你要遇到这样的差一百元就结婚的这种人,你嫁不嫁给他?

观众3:我不嫁他,太穷了!

主持人:太穷了你!假如人家给你一百元钱,你会怎么样?你赶快去找个老公去?

观众3:那不能,那我先问问他呀,你给我一百元钱干啥呀?

主持人:啥也不干觉得你挺可怜的,大妹子拿着吧!
观众3:那我就拿着吧,你太好心了!

主持人:没有一个人不拿,好我看你。给你一百元会怎么样?

观众4:肯定拿着!

主持人:全拿着啊?

观众4:我看看有没有比我更可怜的人,再给他。

主持人:真的?

观众4:那肯定是这样。

主持人:还是你水平高啊!真的,你别说当年还真就有一个你这样的人,极富爱心,拿了这么几百元钱,然后呢就给了人家了捐献了,结果惹出一桩大事儿来!来掌声有请今天《乡约》的嘉宾,胡艳苹。艳苹,你好!

胡艳苹:你好!

主持人:来,请坐。听说当年呢有人就是像这位先生一样极富爱心,到咱这来呢捐献,这一百元钱就致使一个人翻墙逃走,从此失踪!

胡艳苹:是。

小片2:一百块,不算多,缘何发生翻墙逃走然后失踪的事儿呢?如若这般,那给两百、三百、一千……,这事儿当真难以想象。

小标题:一百块引发的“怪事”

主持人:怎么回事?

胡艳苹:因为我这个善满家园吧,到我这块就从来不接受任何人的捐赠,但是有些好朋友来了之后,他们就想表达一下他们的心情,就是偷偷摸摸地。

主持人:他看你不注意就掏钱?

胡艳苹:对,有一次他们就给我们二子一百元钱,拿出去他就觉得,这么大钱,我得找个东西好的地儿,多点的地去买去。然后这样他就坐车,门口就有小客(车),坐小客(车)他就上车了。

主持人:就要远走他乡了?

胡艳苹:实际是买好吃的去,买完了他想回来再吃给大家吃,就正常他应该是坐(到)那小客(车)的终点就是那个华盛,就当年我摆地摊那地儿,到那他就能找到我们。他当时就是正好走到那个兴隆山镇的时候他说那个售票了,二子说的我傻呀,我买票我下去,然后下去之后到兴隆山,他就找不回来了。

主持人:就突然发现这个人没了?

胡艳苹:就找了一天一宿,后来是我们就贴出把他的照片贴出来,贴到那个镇里,火车站,看见这个孩子请与我们联系。贴上之后,有一个卖糖葫芦的,就给我打电话,他说的你们

丢那孩子我就在兴隆山那个大厅门口呢,说你们赶紧过来人来取来吧,就这个我说确定是他吗?他说肯定是,人家点到那说,是我,这是我,我上报了!

主持人:投案自首了!

胡艳苹:他觉得我老牛了,你看我都上报了,告诉大家这是我。

主持人:(找到他)总共用了多长时间?

胡艳苹:一天一夜。

主持人:这一天一夜他是怎么过的呀?

胡艳苹:买了一个打火机。他冷的时候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他就把那火机打开暖和暖和。

主持人:他晚上自己一个人?

胡艳苹:对。

主持人:只要一冷打开哎呀你看好暖和。

胡艳苹:后来他是手冷(冻得)不好使,他就尿裤子了。然后我们找到(他)的时候说给你买点冻梨吃吧,他说我可不吃,你要冻死我呀!然后再也不乱跑了。

主持人:真的。

胡艳苹:后来就朋友们都知道就是来到我们这里边,不能再给他们钱了。

主持人:一给钱就要出事。

胡艳苹:是。

主持人:那位先生在这吗?

胡艳苹:那个二子,保镖,来出来!告诉他们是谁。

二子:我,谁。

胡艳苹:你上报(纸)了没有?

二子:上了。

主持人:上报(纸)了?

二子:对。

主持人:不上报(纸)还回不来呢是不是?

二子:对。

主持人:老牛了,请坐。

胡艳苹:戴墨镜来的。

主持人:我问问啊这当年谁给他的一百元钱惹的祸?

胡艳苹:给一百元钱那人站起来吧。

主持人:来,你说你呆着没事,你这不找事吗这不是?

王总:其实这事吧是我闯的祸,不知道 (我)偷摸给他一百元钱。

主持人:你说你给人二百元也行呀?当时怎么想的你是?

王总:感觉吧我来胡总她经常不让我们就是来这吧,她不收任何社会的捐助,我感觉二子对我挺好,老想给我当保镖,我就给他一百元钱,没想到他跑了就回不来了。

主持人:千万要注意。

王总:下不为例。

主持人:二子是一个怎样的人?

胡艳苹:二子是一个挺听话一个孩子。

主持人:他是一个。

胡艳苹:也是智力有一些问题。

主持人:在咱们这像这样的孩子多不多?

胡艳苹:现在是有28个。

主持人:他们之间能跟我们正常交流吗?

胡艳苹:可以,我们经理吧。

主持人:也是咱这20多个人当中的其中一个?

胡艳苹:是。

主持人:来经理。

胡艳苹:你告诉大家,你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名?

梦经理:叫梦经理。

主持人:走哪还拿着牌子?

梦经理:对,经理嘛,不知道行不行。

主持人:你告诉我这个为啥要当经理呀?

梦经理:做梦就要当经理呢。

主持人:做梦都想当经理所以叫梦经理。

梦经理:你说对了。

主持人:那当了经理都干啥呀?

梦经理:管那些傻子呗!

主持人:你都怎么管他们啊?

梦经理:教育教育。

主持人:教育教育?

梦经理:对。

主持人:梦经理呀真是一个极富责任心的人知道吧!下面还有谁?来。

胡艳苹:快乐,快乐你给这叔叔看看手相来吧,来。

主持人:来,站这。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快乐:我叫快乐。

主持人:你叫快乐啊?能看手相我听说你。

快乐:能。

主持人:能给我看看手相吗?

快乐:那当然了,那是必须地!

主持人:必须地啊,来。看看我手相咋样。

快乐:有才。

主持人:有才,还有啥呀?

快乐:还能升官。

主持人:还能升官。那再升官再大也当不了梦经理,是吧?

快乐:对了。

主持人:梦经理官最大。

快乐:对,你还能往上升。

胡艳苹:还能往上升。

主持人:我还能往上升?你还能看出人家娶几个媳妇来?

快乐:能。

胡艳苹:你看他能娶几个?

快乐:一、二,一个。

主持人:能够娶一个。

胡艳苹:人家想娶俩你整一个干啥呀?

快乐:干仗能干死一个。

主持人:娶俩干仗,如果娶俩的话就得干死一个,所以只能娶一个。你今天要给我介绍一个

能介绍谁呢?

快乐:那个。

主持人:哪个?

快乐:就这个姐姐。

主持人:为啥是这个姐姐呢?

快乐:这姐姐长得漂亮。

主持人:真的呀?你觉得就她跟我挺合适是吧?

快乐:对,那当然了。

主持人:那你觉得她会不会愿意呢?

快乐:会。

主持人:你咋这么肯定觉得人家会愿意呢?

快乐:我看她温柔善良还能干。

胡艳苹:温柔善良能干。

主持人:温柔善良还能干。谢谢啊!

快乐:不谢不客气啊!

主持人:缘份那。还有是不是?

胡艳苹:可心来吧,可心。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名?

张可心:你叫啥名啊?

主持人:不是,我问你叫啥名?

胡艳苹:你叫啥名。

张可心:张可心。

主持人:张可心那。

张可心:对。

主持人:来,站这来,来对着大家伙儿。跟我说说话行不行?

张可心:跟你说话行。你(说)谁(是)好人?

主持人:她说啥?

胡艳苹:你(说)谁(是)好人那?你说谁(是)好人你得说她是好人。

主持人:我觉得你是好人。

张可心:你(是)好人大叔,你(是)好人。

主持人:劲儿还不小。

胡艳苹:你回去吧,你把这个给大叔,你回去吧。

张可心:起来,我在这呆着唠会磕。

胡艳苹:咱俩给大家唱首歌吧!来唱《常回家看看》,上这来,来。预备,齐。

张可心和胡艳苹: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哪怕帮妈妈捶捶后背揉揉肩,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一辈子总操心就图个团团圆圆!

张可心:好,好了。

胡艳苹:好,行了回去吧,唱完了。唱完了回去了。

主持人:找你,找你,还有是不是。

胡艳苹:小邱抱孩子来,来,二亮来。

主持人:这个比较善于干什么事?

胡艳苹:她是打仗骂人强项。

主持人:告诉我叫什么名字?

小邱:叫小邱。

主持人:你叫小邱。

小邱:对。

主持人:你都会做什么事?

小邱:滑地。

主持人:会滑地,还会干啥?

小邱:刷碗。

主持人:还会刷碗?哎呦好厉害呀你。

小邱:大家鼓掌。

主持人:我怎么就没想起鼓掌来呢你说!还会干啥?

小邱:扫地呗!

主持人:鼓掌,来。厉害呀!

胡艳苹:但我们家小邱还没对象呢,是不是小邱?

小邱:在前边呢。

主持人:谁呀?谁是你对象啊?

胡艳苹:就给一百元钱那个。

主持人:来,过来。

小邱:过来,来。你起来靠边,起来。

胡艳苹:我走了我走了!

主持人:这时候已经不需要你了。来,给大家伙儿。你们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了。给大伙儿讲讲你们的故事?

王总:我刚开始来善满家园的时候,看着小邱,小邱说这人是谁呀,给我介绍对象呗,当时我就感觉一愣,胡总说你得同意,不同意她犯病,当时我说那同意吧。同意了以后呢,小秋跟胡总说,说胡总今晚别让他走了呗,我说的这是真事。

主持人:然后你就入洞房了?

王总:没有,当天我走了。

主持人:当天你走了。

王总:我想呢我要在这入洞房了,我疯了,她得好了。

主持人:你就觉得他好是吧,哎哟。

王总:其实真是这样,智障人员你对他好,他就对你好,你对他真诚,他就对你真诚

主持人:那就直接娶家去不就更真诚吗?

王总:我没敢说我有家。

主持人:来,先领下去吧。你看就听你话,你看没看着。天哪!你看,这还有鼓掌的呢你看。还有没有,来。

胡艳苹:这个(也)是(智障孩子)。

主持人:这也是(智障孩子)?

胡艳苹:二亮,告诉叔叔你叫啥名?

主持人:二亮会扭秧歌对不对?

胡艳苹:二亮给他扭个秧歌。我给他放个音乐吗,有音乐了。屁股扭扭。

主持人:很可爱,来你坐。这个他们都有多大的?

胡艳苹:这个最小的,最小的六岁。

主持人:大的有多大呀?

胡艳苹:大的有我爹,我爹快70岁了。

主持人:他们平时都喜欢吃什么?

胡艳苹:喜欢吃啥二亮你告诉叔叔吧!

主持人:你喜欢吃啥。

二亮:小白兔白又白。

主持人:小白兔白又白。我听说他们经常能够干出超出咱们一般人想象的事来。

胡艳苹:我们这块附近就是人家上坟的,上坟上烧纸啊放个炮放点水果,那贡品。

主持人:哭完人家走了。

胡艳苹:对,他就拿回吃来了就这样。

主持人:他拿之前不跟人家一块哭一哭?

胡艳苹:这哭吧这是另外一回事了。是人家哭完之后,坟上不放的那个花圈吗,我们家梦经理呀就上坟地上哭,哭完了之后,我就去了,上屁股就踢两脚我说跟我回家,在这哭什么哭。

第二天变地了把人家花圈拉到我们家后院去了,他还在那哭,我说我不告诉你别哭了吗,他说我不没上他家哭去吗!我这不拽咱家这哭来了吗!

主持人:在咱家哭还不行吗?一不小心喜欢上哭这行了。这些人都是你收养的是吗?

胡艳苹:是。

主持人:多的时候有多少人?

胡艳苹:一共现在累计得有40多人。

小片3:说起胡艳萍收养智障与精神病患者,那是一段曲折离奇的故事。胡艳萍生长在长春市太平村,16岁由于家境不好孤身一人来到长春打工,当过模特、卖过衣服,后来在火车站摆摊卖热玉米,1993年,19岁的胡艳萍在火车站前遇到这么一件事儿。

小标题:打工妹收养智障人

胡艳苹:我17岁进火车站摆地摊,然后第一个遇见的就是我这个爹赵大爷。

主持人:怎么遇到的他?

胡艳苹:当时我们在摆摊子,天就已经很晚了,然后赵大爷就在火车站,他就犯病了,他不是有癫痫病吗,然后就倒在我们摊子边,我们就把赵大爷给扶起来之后,当时我们也不懂,

路过的人就说按人中,说按人中就能过来么,好了之后就给(他)点水喝,也是天很晚了么,

说要不然就是留在我们租的房子里面说在这住一晚,然后明天早上再走,后来第二天早上之后送他回家,他说他就不想走了说。

主持人:还是这儿暖和。

胡艳苹:然后也是就是就这样赵大爷就留下了。

主持人:不光留下了我听说还给(他)过年带家去了?

胡艳苹:对。

主持人:领哪个家去了?

胡艳苹:领我妈家啊那时候我还没家呢。我还没结婚呢我才十七八岁么。

主持人:他那个时候多大啊?

胡艳苹:40多岁。

主持人:你突然(把他)领家去你妈啥样?

胡艳苹:我妈说你钱没等挣着,你给我整回个爹来。

主持人:当时啊你闺女把赵大爷领家去,你啥反应啊?

胡艳苹母亲:我不同意。

主持人:咋不同意呀?

胡艳苹母亲:一看(他)和我的岁数都差不多,再说(他)还有(癫痫病)。

主持人:那你那意思要没癫痫病就没事了呗?

胡艳苹母亲:那我有老头啊再带(他回)家,那能行吗?我就骂她,我虎我咋养活你这个虎玩意呢?

主持人:你比我还虎。

胡艳苹母亲:你说你给我领回个爹来啊!

主持人:那她咋说?

胡艳苹母亲:就劝我(说他)怪可怜的,我说这就是你的爹,现在真成一个爹了!

主持人:真成爹了。

胡艳苹母亲:真成爹了。(但是他)当爹,我俩可没关系。

主持人:我听说他竟巴结你。

胡艳苹母亲:咱别说是巴结,也挺会来事儿的吧,一点一点的吧给他整药吃吧,他也就好了, 好了吧也是帮我干干活了刷刷碗了,就不拿他当外人了,就当自己一个小老弟了。

主持人:她亲爹呢?

胡艳苹母亲:在后面坐着呢。

主持人:不行我得问问她亲爹。就住在你们家你啥感觉啊?

胡艳苹父亲:当时没啥大感觉那阵。

主持人:后来他俩关系越处越好,也没感觉?

胡艳苹父亲:那没有。我跟老赵处的挺好的。

胡艳苹:我爸挺自信。

主持人:这家伙东北纯爷们啊!你俩处去吧你俩!赵大爷,跑人家去就不想走了是不是?

赵大爷:那时候(我)也没有父母,还有个兄弟,兄弟也结婚了,我那时候有癫痫病。在她那吃啥喝啥,就是这老两口子不拿我当外人。

主持人:我咋这么幸运呢?你要走了二亮。

赵大爷:反正我这闺女那时候把我救了,十九年了到现在,到明年。我就是(二十年了)1993年来的。

主持人:来年就二十年大庆了!

赵大爷:大庆大庆,我这后半辈子就是好了病就是这意思。

主持人:后来又收养了第二个?

胡艳苹:是,我那时候卖冷面,她是天天到我那垃圾箱里边去掏垃圾找东西吃,后来我说你别掏,到点我就给你一碗(饭)吃。然后这样很长时间她就不说话。我们大家都认为她不会讲话呢,后来有一天服务员说她(她)在那掏垃圾,说你咋这么烦人呢,她就急了,她说你才烦人呢。

主持人:突然张口说话了?

胡艳苹:对,她会说话啊,能说话了一点点就交流,她每天一看着我的时候她就把手指头就按到嘴唇里,看我笑,然后我们的员工都说,你看着我家老板怎么跟看帅哥了似的呢?

主持人:那上厕所都不认识男女?

胡艳苹:不换地儿行,永远就像我们家,自己家厕所,这个就是男厕所,这个就是女厕所。

主持人:换个地儿呢?

胡艳苹:换地儿那肯定就不知道了。当时她就跑到男厕所去了,男厕所里边有人。

主持人:她直接进去了?

胡艳苹:直接就进去了

主持人:进去了说点啥没啊?

胡艳苹:你上你的呗,就觉得我也没碍你啥事。

主持人:你上你厕所呗,你紧张什么你?后来好了是不是?

胡艳苹:对,后来出嫁的时候在我们家呆了九年,出嫁的时候我给她攒了四万多元钱,现在过的很幸福。

小片4:一个火车站摆摊的农家姑娘,此举在很多人眼里这是值得敬佩的善举!人说好人有好报,胡艳萍在收养了两个精神病患者的日子里,结婚生子,小生命的到来为全家带来的快乐自不必说,可叫人没想到的是,儿子竟也是天生智障!胡艳萍,好似炸雷轰顶!

小标题:生了个儿子是智障

胡艳苹:结婚了之后,2001年的6月份生孩子了,当天医生就是,就看这孩子一生出来就是就感觉不对。第二天早晨医生给孩子验血,我说这生孩子都查吗?然后那个医生说都查。出院了回家,回家之后有个化验单,(我)就照那化验单打电话,我就说我说您好,你帮我看一下那个胡艳苹那个孩子是什么病,然后当时那个医生说你是胡艳苹的什么人?我说我是胡艳苹的姐姐,那这样你先别跟产妇讲,说这孩子是21三体综合症,我说什么叫21三体综合症啊?他说就是先天智障,当时(医生)说我劝你们家就放弃吧,然后这个孩子的心脏还没长全,就是按我们经验看一般这样的孩子也就是能活到五六个月,当时我就拿着电话我就傻了,然后我姐他们大家就是私底下跟医生沟通,基本上都已经确认了,我就不相信,凭什么这事。

主持人:能落到我头上?

胡艳苹:对,(我)抱着孩子,长春市所有的医院我就都走遍了,但是每一家给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大家都在劝我说把这孩子就放弃吧,我说绝不可以,我生了(他) 他能活一天我就要养他一天。一直过到六个多月的时候,孩子生病了然后医生都说你就放弃吧,这孩子一点抢救的价值都没有,就是肯定是不行了,我就一直就哭着求医生我说必须要帮我救,一直一直在打氧气,打氧气到医生就从我怀里边就是把那孩子就没有气了,就从我怀里边,就硬把那个孩子抱走。

主持人:孩子就是死在你的怀里。

胡艳苹:对,就死到我的怀里的时候,我就觉得真是就是什么都是假的,一点意义都没有。就是你有多少钱你也留不住他。后来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边,就是谁都不见天天就以泪洗面。那时候大家都认为我精神都有点问题了,然后我妈就每天就敲我的门,说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妈该咋活啊?过了半年,然后基本上调整的差不多了,从家再出来的时候在马路上一看着这些孩子的时候,我就能联想到自己那孩子,然后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疯狂的往家捡孩子。

小片5:

小标题:他们的快乐我来给

主持人:怎么捡?

胡艳苹:我那时候在火车站么,流浪的孩子比较多,开始到那个摊前(我)就给他们一些吃的东西,然后后来慢慢的就是阴天下雨的时候,就给他们找个地儿呆找个地儿住。后来我看就是(孩子)越来越多,也不是办法,然后就在这块买了这块地,就建了这个园子。让孩子们都到这里来生活。

主持人:收了多少啊?不停的在(捡)。

胡艳苹:不停的在捡,就是甚至就是有意识的就是去看去找。

主持人:会上哪去找?

胡艳苹:附近垃圾箱什么的。

主持人:捡回来之后呢?

胡艳苹:第一件事就是把头发都剪短,然后就是到浴池洗个澡,然后给他们起个就是比较好听的名字,比如说开心、快乐、幸福、如意什么的就这样。

主持人:收了这么多人你还做着饭店的生意是吗?

胡艳苹:对。

主持人:那客人敢来吗?

胡艳苹:最初这个院子我就想就是做点小生意,客人们就经常来。来了之后就是院子里面全是果树,门口放点袋,随便摘随便拿,完了他们就会急眼说,你咋这不嫌磕碜呢,你摘我们家果子干啥啊?你拿我家东西干啥啊然后就

主持人:就给拦住了。

胡艳苹:就拦住就不让。然后还有我们家梦经理。

主持人:梦经理最有责任心了。

胡艳苹:对(他)觉得我老牛了我是经理,人家一喊买单他就说我是经理,我给你免单了你走吧,就这样。

主持人:你还笑?你开始把我吓一跳你。

张可心:扣开了。

主持人:说我扣开了是吧?

张可心:大叔系上(扣子)。

胡艳苹:其实她表达爱的方式不一样,他让你系扣肯定是对你好。

主持人:你别说啊她要往那一坐,还真是陌生人不太敢来吃饭。

胡艳苹:所以说就是开始的时候,生意很受影响。然后后来就跟他们讲,两点钟以后他们才可以过来吃饭。

主持人:全措开了。

胡艳苹:对,不措开我就没钱养活他们了。

主持人:收了这么多这样的人,周围的人怎么说你?

胡艳苹:说自己生了一个这样的孩子之后,肯定是脑子有什么问题了。

主持人:你那个时候的精神状态怎么样?

胡艳苹:那时候我就觉得我很正常了。

主持人:就是自从得了精神病之后,精神很好。

胡艳苹:对,恢复了。

小片6:纪实+字幕:这个母亲来自河南信阳,2011年带着孩子来投奔胡艳苹;如今一家三口在善满家园生活;这些年,胡艳苹的生意从最初的大排档发展到如今的超市、茶楼、酒店, 2008年她在长春买了30亩地盖起了善满家园,专门收留孩子和精神病患者,按说日子本该红红火火,可这些孩子却给她惹祸了!

孩子母亲:我一开始想把他送到残疾儿童学院,家里也没啥钱,他爸知道后说你可别送了,有谁愿意教他啊!

你看看教他他能懂吗?我说这咋整啊?咱俩也有病,你说我和他爸要是死了,他给谁啊?他爸说要不咱俩去看看吧?后来就上这来了!

胡艳苹:看妈妈哭了,去给妈妈擦擦眼泪。

可欣:这小叔真胖啊,这不是小叔吗?

小邱:你骂人家干啥你。

可欣:来 给你拍一张!

小标题:一帮混事魔王

胡艳苹:我们邻居有个叫二哥的,因为肺癌肯定要不行了。我家梦经理看见人家的棺材后,拿着打火机学会了吹哀乐,特别特别逼真,后来我们村长听见哀乐来了,一瞅是梦经理说:“小梦你别他妈的吹了,再吹全村人全夹纸来了。”然后梦经理坐地下还拍腿说:“二嫂子,二哥要是死了,没人管你,你就跟我过吧。”

主持人:梦经理,梦经理生气了,梦经理你在这给大伙,展示展示你的乐器呗。

胡艳苹:来,吹一个,经理牌子给我,你吹,我帮你拿着。

主持人:梦经理啊,这是自己发明的吗

梦经理:对!

主持人:你吹一个我听听

梦经理:把眼镜给我用用

胡艳苹:对,眼镜拿来!谁还有眼镜,借他戴一会儿!

主持人:这家伙只有带上眼镜才能上台表演,好悲痛啊!我看看你这个,这个东西怎么会有音调的变化呢?

胡艳苹:他傻不傻?

梦经理:傻!

胡艳苹:他傻啊?

主持人:我傻是吧?我太傻了我!

胡艳苹:你给他吹个大秧歌调,给他吹个欢乐的!

主持人:马上就快乐起来了,梦经理打听个事,音调高啊低啊,怎么按的?这是你自己琢磨出来的吗?

梦经理:琢磨得自己,自己琢磨的

主持人:这个打火机也是你自己整的?

梦经理:自己琢磨的呗!

主持人:天才啊!

梦经理:憋气憋的啊!

主持人:谁跟你在一块谁都显的很傻,只有你是天才。

胡艳苹:把这眼镜该给人家还给人家。

主持人:怎么把眼镜揣兜里了,经理牌子拿好了,要丢了就是别人的啦。

梦经理:还有两句话没说完了!

主持人:还有两句话没说完呢!

梦经理:有大事!

主持人:很有经理的风范啊!

梦经理:我当经理高兴,大家能捧场来。感谢大家啊,再一个呢,一定把这帮傻子管好了

主持人:什么?

胡艳苹:把傻子管好。

主持人:他的最大的作用就是管好傻子。

梦经理:最后祝大家愉快啊。

主持人:他们还给你惹过什么祸?

胡艳苹:我家就盖这个房子的时候,有个叫大华的包工头,我俩就给这算窗户应该怎么整,犟得急了。我家开心听见声音后,拿着大绳子刷扔地上了,给人家包工头整的一愣,要是现在扔你身边一个绳子,你愣不愣?

主持人:我挺害怕,是何用意,莫非要我悬梁自尽?

胡艳苹:开心说绑上他!我说绑他干啥啊?开心说他给你吵,绑他!

主持人:他见不得别人对你,有一点不敬之处!

胡艳苹:对,你跟我阿姨吵吵,我绑你!一到春天的时候,玉米秸秆,农民就把它们在一起烧着了。其实人家烧的地方,离我家还有一段距离,他们拎撬拎棒去打人家说要烧着我家房子呢。烧着我家房子不就没家了吗?

就给人家吓得跑,人家说离你那么远呢,他们说风一刮不就烧到我家了吗?人家开春的时候,去看看苞米熟没有熟,就看看苞米能不能吃?人家好心就掰了两颗苞米试试,走到我家门口,给欢乐说给你吧,拿回家吃吧!他吃完之后觉得味道挺好,就从窗户后面跳出去了,就掰回来老多来了,出去掰人家苞米去了。人家就找来了,说你看你家这孩子我给他俩苞米,你看他咋还去偷去呢?完了我就问谁干的?快乐就说:“他要是不给我吃,我不知道苞米好吃。我能偷去吗?全怪人家为啥给我啊?

小片7纪实+字幕:采访快乐前,艳苹告诉我,快乐最擅长就是给人说媒和看手相;闹心是爱热闹,人多了就爱表现,她见不得人的穿着和她的审美观不同,他们的世界简单快乐。

下节精彩同期+广告2

小标题:善满疗法

主持人:到你这来据说有一套疗法?

胡艳苹:你看可欣她犯病的时候,我们唱歌都有不同的疗法,然后逐渐她的智力恢复以后,她越来越聪明。你就让他们养鸡养鸭,你看梦经理,我做梦都想当经理,你就让我当个经理呗。我说行。

主持人:封官?

胡艳苹:封官呗!

主持人:你说这一个经理不能大家都叫啊,咱们都封什么官啊?

胡艳苹:说谁管猪去,这官就是你的。猪官你的啦。谁有鸡,管鸡去!这也是官,有猪经理,鸡经理。他们特别有责任感。管凳子的是谁,我们家夏天都一排凳子,凳子上插着伞,他们在伞下面玩,不是凉快吗?他们每天早上都会问,园长凳子上的伞今天支不支?稍有一点风还不大,他们就会问需不需要支开,要是特别大的风或者下雨的时候,他就不再问你了。

主持人:那个养猪养的咋样啊?

胡艳苹:人家要花一千元钱养一头猪,我们家花两千元都不够。他们经常往猪圈里喂食,我养得猪一定要照顾好,摘的果子也给猪送去,然后没事趴猪圈还给猪聊天。

主持人:还给猪聊天?

胡艳苹:水果都要给猪送去,你看前面有个梨园,散养的鸡。别人喂肯定都不行,你要是喂我的鸡,我就跟你玩命,那是我的鸡你凭啥去喂去。

主持人:都到这种程度了。我听说他们之间还告黑状?

胡艳苹:我没事来了之后,他们总会给我说,谁活没有干好了,我一来之后,他们肯定要拽住我,你一拽他也拽,他说开心怎么怎么不听话了,快乐怎么怎么不听话了,你一般遇到这个时候应该怎么样。你必须耐心的听

其实有时候你听了,都听不太懂他要说啥,我说是那么回事,当这个人的面我批评另外的人,当另外的人面我批评这个人。

主持人:这样他们干活的机会多了,是不是犯病的机会也少了?

胡艳苹:对,他有事干了!然后早上起来,最初这些阿姨照顾他们,不能让他们叠被子,都是阿姨们做,我说不行,一定要早上起来教他们自己叠被子。然后吃完饭自己去刷碗,起码把这些事情当作一个事去做。然后每天能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洗洗脸。然后冬天的衣服不让他们洗,因为冬天很冷厚衣服没法洗,晾上去又不方便

冬天他们最盼就是下雪,一下雪他们就能扫地啊!扫把不是扫坏的,是他们抢坏的,都想干都想抢!

主持人:讲一讲给你印象最深的,艳苹跟他们之间的故事。

胡艳苹的朋友:一个叫幸福的人,他的胳膊里面血管里面,从外观上看,有五个针状的东西。医院检查一看医生说这绝对是人为的扎进去的。他们的家人可能都想,让他们离开这个世界。胡总给他们生活的机会,希望他们生活的更好。

小片8:纪实+字幕:201143日,《乡约》拜访善满家园;这是三年前被胡艳萍捡回家的闹心,这是三年后的闹心,闹心在问候摄像赵旭;这是三年前的小邱,这是三年后的她,她见人第一句话就是你好;如今老赵头平时就是照顾善满家园的孩子们;

小标题:我的爱 赤裸裸

主持人:艳苹,你看你对他们充满了爱心,他们是不是也会用。他们特别的方式来对待你。

胡艳苹:他们的爱最真诚,像我有一次拿着镰刀,上山扎草正好有一个铁丝,把我的脚扎了我就喊了一嗓子,把镰刀扔地下了,扎破了,扎破了,就出血了。开心就跑过来,他说咋的了我指指脚说脚扎了,完了他就瞅瞅这镰刀,狠狠的给扔了,扔了很远。开心说不让你干活,不让你干活,你偏干!都是镰刀惹的祸,他就把镰刀给扔了,他就连拖带拉给我拉起来了,给我背到屋里。

主持人:他能背动你啊?

胡艳苹:能背动!然后从那以后,我只要碰碰撬撬镐镐的,那些东西绝对不行。你再碰了又要扎脚,不让你干活你非得干活,你拿给我我干去,扎脚怎么办呢?还有一次感冒了,我在这边打吊瓶,然后该吃饭了。小邱就张罗我吃饭,我说我不吃了。你们吃吧,阿姨不舒服不吃饭。他们说你不吃我们也不吃。然后他们就盛饭给我送过去,然后屋里面能坐几个人,有的就趴在窗户上瞅

他们就说阿姨有病了。他们就挺担心我的。说阿姨不吃我们也不吃,他们说我们对谁好就是好谁要是碰我肯定都不行,你现在一会儿你试试,你要是敢打我一下,你就走不出这个院。

主持人:真的?

胡艳苹:不信你试试?

主持人:你不用威胁我,我也不会的,

胡艳苹:他要打阿姨咋办?二子!

二子:走不下去。

主持人:直接就走不下去了?

二子:对,是,揍你!

主持人:怎么说得这么直白呢。

胡艳苹:儿子揍不揍他,开心?他要打阿姨咋办

开心:削他。

主持人:你怎么知道我姓肖呢?我要是敢碰你,直接就走不出去了。

胡艳苹:对。

主持人:这家伙保镖往这一站,他平时会跟着你吗?

胡艳苹:我司机现在就被他们给干跑了,二子对司机说,你现在混大了是不是?你把我的活给抢去了,这保镖是我的活,你走了我不干死你的

主持人:平时为啥老戴着墨镜?

胡艳苹:保镖就得戴墨镜,保镖还得这样一甩头发,来甩个头发我看看,你想不想干了吧?

二子:甩,装啊!干死你!

主持人:就一个动作加一句话干死你!

二子:不服啊?

主持人:我服!

二子:不服摔一跤?

主持人:真酷啊这是?

胡艳苹:我有一次过生日,然后我同学去了很多人,然后我同学说胡艳苹,现在老牛了!谁敢碰她不信你们试试。我们同学真就有一个不信邪的,他说我就不信那事,我先惹她之后。他们谁来

我就拿吃给他们摆平,他没想到这帮孩子们根本不吃这套。小邱第一个发现他打了我一下子,小邱说你装是不是,我同学咋的了?我就打她。小邱当时手里拿着杯子,杯子里装着可乐。我说我同学你赶紧到我身后站着,他说咋的了?我说小邱能舍得那个杯子,但是舍不得杯子里那个可乐小邱把那个可乐喝完。那个杯子就要飞过去就要打你。

主持人:可乐一旦下去,噩运马上到来!

胡艳苹:然后可乐喝完以后,她举起杯子刚要扔,我说小邱你看他在哪呢?你打不着他,你能打着我,然后小邱就很生气,完了你欺负阿姨我还打不着你。如果他不站在你身后,后果不堪设想

小邱一转身走了,我同学一看也就这样,摆平了没事了!我说摆平了你去看,一看小邱找人去了

一会儿来了一帮人,围攻我同学。

主持人:他还敢再来吗?

胡艳苹:不来了。

小片9:纪实+字幕:几乎每次胡艳苹来善满家园,孩子们都会找她相互告状;2004年,胡艳苹有了一个健康的宝宝,取名雯雯,这再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早期胡艳苹的丧子之痛;人民日报追踪胡艳萍三年,于20111125日刊登专题报道;

小标题:瞧这一家人

摄像王凡:肖老师 有网友光阴虚度说,听别人说这些孩子吃得不好,穿得不好,你作为一个有钱人,是不是应该让他们吃的好一点,穿得好一点,穿得体面一点?

胡艳苹:你问他家吃啥?

主持人:有没有人会给你提这样的问题,假如说今天电视台来了,你应该给他们换一身新衣服,新裤子,新鞋,一尘不染的。干干净净的,我说那他妈的扯!真是,我就骂人说,那他妈的扯。我说我孩子白天上学。晚上回家还要换个衣服呢,他还是个正常孩子呢,这么大一群智障孩子在一起,他身上能不弄点点儿吗,我觉得像他刚才问得问题说,二十八个人你让他来试一试?我给他拿钱,钱都是我出。让他来照顾,我看他能照顾成什么样?

主持人:收养他们到现在总共有多少年了?

胡艳苹:赵大爷到现在一共十九整年了。我十九年来可以是面向大家,就是坦坦荡荡的说,我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人的分毛钱的捐赠。

主持人:为什么?

胡艳苹:你给我了一百万元钱,我还是让他们吃这样的,穿这样的,我不可能让他们天天吃鲍鱼去吧,天天穿阿迪耐克去,我觉得这才是真实的生活,我呢,也是能力有限。要是全国的智障还是都上我们家里,那我也疯了,就是我就觉得自己有多大能力,用多大能力。用我妈的话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我就觉得我有这么大能力。我就得做这么大的事。

吉林省九台市残联党组书记:呼吁我们社会各级组织支持帮助关爱残疾人!

平时的时候我总来这个园子

受胡艳苹资助的大学生大刚:每一年我都会过来,我喜欢和这群智障人在一起

字幕:全国约有智力残疾人1182万,有90%的智力残障儿童没有得到有效的救助;

      200871日,全国人大通过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对智力残疾人的权益第一次得到法律上的保护;

结束语:我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接触过这么多智障和精神病患者,他们不计较冷暖得失、快乐无比让人好不羡慕,跟他们呆一会儿能笑得你肚子疼。是胡艳萍让这里那份简单的快乐有了一份平安的保障,善有善报,我相信她注定也会一生快乐平安。节目最后,我代表栏目组送你一个上网的笔记本电脑,感谢你接收我们的采访,今天的节目内容我们将刊登在栏目的联动媒体,欢迎观众朋友浏览查询,这里是由昌河汽车冠名的《乡约》栏目,下周六晚21:17分,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