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农家乐 > 乡约 >

《野人回村记》节目文稿及同期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19日 10:48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CNTV.CN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提要:

播音:25年前,一次意外,5岁的他掉入山洞,独自一人一呆八年。

同期:在山洞里吃过什么?老鼠、蝙蝠。

播音:八年后“野人”重返人,学说话练五笔找爱情,他有了很多山洞里没有的新烦恼。

同期关了多长时间你习惯吃米饭的?三四天,我差点饿死。知道什么叫媳妇吗?我想找我条件不允许。

播音:《野人回村记》----张四一《乡约》拜访。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这里是由昌河汽车冠名的《乡约》栏目我现在呢是在湖南省衡东县武家山山庄,参与互动的嘉宾呢我们将得到,由先科太阳能提供的礼品一份。今天节目一开始呢我有话要问位先生我问你假如有一天你掉进了一个山洞十几丈高

根本上不去 ,四周全是光溜圆的岩石没有什么可攀爬的东西自己一个人掉进去你会怎么样

观众一:我首先会想到打110求救。

主持人:关键这个时候手机没信号呀你怎么办呢?

观众一:大声叫啊!

主持人:咱们给他鼓鼓掌来让他叫一嗓子。

观众一:救命啊

主持人:再叫

观众一:救命啊

主持人:你怎么叫都没人听见怎么办

观众一:不知道怎么办了

主持人:还有一招咬舌自尽假如这样的情况发生在你身上会怎么样

观众二:那我就唱山歌呗。

主持人:人生最后几首山歌了是不是?那个时候应该是这么唱唱山歌~”。来,这位大哥。

观众三:我可能掉下去后就是,猛爬一下子啦。

主持人:扎进去?来这位大姐,哎哟我天呐,吓我一跳啊!这家伙,可掉山洞里了。

观众四:是的,叫老公。

主持人:你老公是那个超人是不是飞下来救你

观众四:那肯定会来救的。

主持人:你怎么知道他肯定会来救呢?保不准他一看,哎呀,这一天终于来了

观众五:有一线希望就爬出来咯。

主持人:关键是一线希望都没有

观众五:那我就也变成野人的咯!

主持人:对,她所说的野人当年就遇到过同样的问题。来,掌声有请今天《乡约》的嘉宾 张四一。 

张四一:大家好!

主持人:你怎么还光着脚啊?你不冷啊?

张四一:习惯了,穿着衣服穿着鞋不得劲是不是?

主持人:你坐,哎你叫什么?

张四一:张四一。

主持人:哪个四?

张四一:四方的四。

主持人:哪个一?

张四一:扁担一。

主持人:张四一,怎么叫这个名字?

张四一:时候我父亲满四十一岁才生我

主持人:四十一岁生你所以你叫张四一要这么说的话我爸二十六生的我我叫肖二六呀你掉进山洞那一年是几岁

张四一:那时候是

主持人:五四加一等于五你命中有此一劫呀在山洞里了多长时间

张四一:八年。

主持人:很深很深的山洞待了八年?自己一个人

张四一:嗯。

主持人:天天有人给你送饭对不对

张四一:没有没有没有。、

主持人:自己一个人在山洞里呆了八年

张四一:嗯。

小片25岁的孩子,掉进十几丈深的山洞,这不要了亲命吗?山洞四周岩壁溜光、洞外方圆十里没有人烟,喊破喉咙没人理,没吃没喝死路一条啊?可一个五岁的孩子还真就活了下来,而且一呆八年! 

主持人:你当年是怎么掉进山洞

张四一:因为那时候我父亲是宣传队队长把我带到那个山上,一个人就坐在那个梧桐树下面,就那个蝗虫它飞到我这个,腿上了。我就那个好奇吧,我就用手抓,用手抓抓不着,一抓它一跳又一飞,我就那个追。

主持人:听见了没有电视机前的小朋友千万不要随便抓蝗虫。接着讲,你接着讲

张四一:它那个洞我们那边就是一个石头山(里面)是空的就是一个崖缝,那个崖缝旁边的话就是长满了那个湿茅草那个蝗虫就飞进去了它不是飞进去的,它是趴到茅草上面,也不知道那个天高地厚就是那个……

主持人:扑过去了? 骨碌骨碌骨碌?

张四一:等我睁开眼睛里面全是黑的

主持人:全是黑的

张四一:不知道那个昏迷了多少天。

主持人:我很想知道那个洞是个什么样的结构?你给我画一下算了。来来来,这。

张四一:这是个斜坡,洞口在这。它就是斜的,在这的话就是有一个(横)档,在下面的话这里,就是全部是空的。

主持人:这空间还挺大?

张四一:这都是空的,这也是空的,全部是,这里的空间的话,有一亩田地那么宽。

主持人:啊?那么大。

张四一:能分得出白天黑夜,这旁边的话就有一个水塘。

主持人:我就问你,你怎么能够分出白天黑夜来呢?

张四一:白天的话就有一点光线。

主持人:有多高吧这些?

张四一:这的话有两三层楼那么高。

主持人;两三层楼那么高?你就掉到这了?

张四一:哎,对对对。

主持人:那四周都是这个角度的,你根本上不去?

张四一:上不去。

主持人:我知道了。你进去之后怎么办

张四一:

主持人:哭? ?跟他俩差不多

张四一:喊累了我喊不起了,声音都喊哑了。

主持人:喊了多长时间

张四一:一直喊到上面看不见了

主持人:一直喊到上面没光了?天黑了?

张四一:对,也就是天黑了。

小片3:光秃秃的山洞里,去哪找水?咱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那天四一掉进山洞,洞外的他老爹急红了眼打着火把找了一晚上。第二天,全村300百多人上山找,第三天,第四天……后来乡亲们认定四一是被狼叼走吃了,老两口在村头给四一立了一座墓碑。地上的人死了心,地下的“活死人”张四一却在为吃啥喝啥动开了脑子。

主持人:人要想活下来得有水对不对你上哪找水喝呢

张四一:就我掉进去这个地方旁边有一个水塘

主持人:洞里面有水塘

张四一:它那个水的话是从那个岩壁面滴下来的

主持人:好喝吗那

张四一:那个水甘甜的比现在那个矿泉水好喝多了。

主持人:你上去一喝还出去干啥呀这水多好喝呀有水了不要紧,还得吃东西呀

张四一:没东西吃肚子饿了之后的话,那时候年龄小也不知道啥东西,我就抓那个泥巴吃

主持人:人能吃泥巴吗?

张四一:肚子痛就不能吃。

主持人:那再饿了怎么办

张四一:有那种虫子我父亲叫它这个虫子的话说叫萤火虫经常性的给我抓着玩

主持人:萤火虫那里面有萤火虫

张四一:在那个洞里面抓了几只。我就放在那嘴里嚼,有一种平时那个在家里吃饭那种感觉这个能得住饥饿,肚子不痛。

主持人:那得吃多少萤火虫啊?

张四一:啥东西反正那些甲壳虫啊,硬壳的那种虫子,我就用里面那种松石头把那个砸死。砸死把那个壳一掰,里面有那个肉

主持人:这你都吃啊?

张四一:哎呀,啥东西都多,还有那是叫有种沾泥巴的那个,叫那个(一种甲壳虫)。

主持人:听着像个英语名字,你吃完这些东西肚子没反应啊?

张四一:没反应,它就是感觉挺好的。

主持人:除了吃虫子之外还吃过什么?稍微好吃一点的。

张四一:老鼠和那个蝙蝠。

主持人:蝙蝠?

张四一:之间的话,你看它在那里不动的话用石头砸下去有的时候一个都没砸着有的时候砸掉下来的话,它那个皮的话,比老鼠那个皮要,那个皮也能吃。

主持人:老鼠你也吃?老鼠你怎么吃呀?

张四一:把头咬下来了然后再把皮一扒肠子那些的话都没有扔的在里面的话就是一点点的话都是一餐美食

主持人:连肠子肚子?

张四一:一挤,挤干了之后,这些就可以搁嘴里吃,比那个比泥巴要好吃。

主持人:这个一只老鼠能撑多长时间

张四一:要想吃饱的话那就一餐就没了。

主持人:还得省吃俭用?

张四一:有些虫子之类的话都舍不得抓到之后都舍不得一餐吃完

主持人:还得搭配着吃点老鼠肉再吃一个虫子

张四一:吃不饱,在里面第一个愿望就是只想那个饱饱的吃一顿。

主持人:那你碰到过它没有?蛇。

张四一:你说这蛇每天都是滑过去,从我身上滑过去。

主持人:你不害怕吗?

张四一:一开始我也不敢动,怕。

主持人:后来呢?饿急眼了?

张四一:嗯。

主持人:兄弟,对不起了。不是,你真吃了?

张四一:嗯。

主持人:怎么吃呀这个东西抓着之后?

张四一:一把抓住它脖子了然后一口就把它这个头咬下来了之后我就吃它下半截把头扔了

主持人:这个比老鼠肉怎么样?

张四一:哎呀这个的话那肉吃的地方多。

主持人:这个你能顶的时间更长是不是

张四一:嗯。

主持人:你在里面怎么上厕所呀

张四一:拉到一边时间一长拉多了感觉有一点臭到那边用土把掩上了

主持人:那我很想知道冬天会有多冷?

张四一:冬天不冷那个水一冒烟跟现在那个空调差不多

主持人:冬天的时候那个水都冒热气

张四一:挺暖和的。

主持人:那你能够分辨出春夏秋冬是不是

张四一:能分得出,它就是水里在冒烟我就知道。

主持人:又一个冬天来了水一冒烟哎呀又一个冬天来了你会在那里边做一些什么记号吗

张四一:有的时候洞里面暖和有的时候洞里面凉。我就每次的话我画一个记号

主持人:那头发会越来越长对不对

张四一:我是用石头,把这个一抓下来,用石头一砸断。

主持人:把头发砸断这个可找着个好活这一时半会还砸不完身上会有什么变化吗

张四一:身上那个毛的话原来是那个灰白色的

主持人:长毛了?

张四一:就跟那个老鼠毛差不多

主持人:你身上怎么能长毛呢?

张四一:它那个毛的话,因为我长时间没吃盐,也没有见过阳光,长时间在里面,我就感觉到我这身上痒痒的。我就感觉这汗毛越来越长。

主持人:有多长?

张四一:有那么多长。

主持人:啊?

张四一:它不是那个很密的不是跟头发差不多它就很稀的

主持人:什么颜色啊?

张四一:灰白色的那种。

主持人:全身都是毛啊?你在里面长个吗

张四一:长来长去的话也就比现在的话就要小一点

主持人:你在里面有点什么文化娱乐活动没有

张四一:娱乐就是听老鼠叫。

主持人:也不说话

张四一:跟谁说话老鼠说话

主持人:就光听老鼠叫?这就相当于你的音乐会了?

摄像王凡:肖老师新浪微博的粉丝有话要问“微博笨熊说一个岁的孩子怎么能在山洞里活八年这是不是假新闻”。

主持人:假新闻?

张四一:我们那个整个村里人都可以为我作证

主持人:那你再给我讲一讲,慢慢的在里面你想过要找出路没有

小片4:张四一掉进的这个山洞位于张家界东部的大偏坡山,亚热带季风性气候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洞内遍布温泉和地下河流冬暖夏凉。洞外杂草青藤,不易被发现;洞内沟槽纵横,岩壁溜光,出路?会在哪呢?

主持人:慢慢的在里面你想过要找出路没有

张四一:咋没想过啊,想过。因为的话,有阳光天气的时候,有的光线就正是晒到洞里面的一个点,有的时候有,有的时候没有,我就感觉到就比较好奇,我就顺着这个光线,我就想找,也很难找。里面有土坑,有水挡,全部是漆黑的看不见。

主持人:你自己在这摸索着?

张四一:摸索,我就是摸索我如果能早摸索的话我不可能在里面呆那么长时间

主持人:那你在那摸摸摸了多长时间开始感觉到这里有可能是出路呀

张四一:我是到了这个(目的地)爬不上去,全部是那个斜坡。

主持人:你最后怎么出来的?

张四一:在那边的话我就想了些办法,我就自己搬一些石头搭。

主持人:那里有石头吗

张四一:有松石头,不多。

主持人:堆石头,最后堆了多久啊?

张四一:八年。堆了差不多一多半的时候。

主持人:你出来了?

张四一:出来不了眼睛的话不适应

主持人:不适应外面的这个环境了然后呢你就晚上出来?

张四一:天一亮之后的话,我就蹲在这个黑洞口里面。

主持人:隔了多长时间能适应这个光线呀?

张四一:两个多月。

主持人:适应光线之后你想到要回家没有?

张四一:不知道那个自己家在哪里。反正我出去之后我就是吃点那个,外面的就是草也能吃 

外面的虫子啊就多了。比洞里面的(多)

主持人:简直就是天堂!

张四一:对,感觉到自己就是,重生了一次,哎呀,我觉得我再也不想回到这里面了。这里面的话东西太少了。

主持人:觉得还是外面好?但是没想着要找回家去吗?

张四一:咋没?想。

主持人:在讲述你这个回家之前呢,你先把脸洗洗,让大伙看看你这个庐山真面目是什么样子。

小片5:要回家的信念,叫年幼的张四一在山洞里度过了两千九百二十个日日夜夜,如今再往前走几步就可以回家了,他突然停在洞口,选择继续做野人,这是怎么个情况?后来他如何被村民发现?回到村里后,又怎么成了危害一方的野人?野人回村记,广告后,《乡约》继续讲述。 

主持人:出来之后先没回家?

张四一:没有。

主持人:为什么?

张四一:对面的那个一片绿色比这边的话要平一点活动空间大一点

主持人:你又找了另外一个山洞待上了?

张四一:嗯。

主持人:这个期间见到过人没有

张四一:我见到过

主持人:都见到什么样的人

张四一:他们都是放牛的在山上打柴的

主持人:能听到他们说什么吗

张四一:他们整天的说啥呢,就是没有说啥

主持人:有放牛的,你没想吃牛啊?

张四一:牛没吃,说到这我羊吃过。羊羔。

主持人:那羊羔哪儿来的?

张四一:村子里面那个就是那个,朝山上成群结队的一放之后就没管了

主持人:这个时候你就出洞了?

张四一:把这个小羊的话,我一抓住之后的话,把它拖到洞里面然后再把它那个脖子一咬把血一喝就完事了这个一只羊的话那个肉的话特别多好吃

主持人:那你这个人家丢了羊人家不找?

张四一:找,如果说他们在山上找的时候,我就待在洞里,也不敢出来。

主持人:也不出来?那个时候你没衣服穿?

张四一:没,就光着屁股。

主持人:四条腿走路还是两条腿走路?

张四一:我多半都喜欢那个爬着走。

主持人:你已经有野兽的习惯了那个时候?为什么爬着走站着走不好吗?

张四一:在野外的话就是 多半都是爬着走不能立着走立着走的话它那个草丛里面刺特别多就是爬着走走的快一点

主持人:还有这种说法。

小片6:野人下山啦!有老乡有福气,见着张四一的,全都吓了半瘫蹲在路边愣神,硬是三天没缓过来劲儿。有人说是神灵现身、有人说外星人光顾地球。野人回村,搅得村里是人心惶惶、鸡犬不宁,已经习惯山洞生活的他害怕见人,为啥偏偏要下山呢?这还要从1986年,他窝在山洞里听到的一声熟悉的声音说起? 

主持人:在第二个山洞里待了多久?

张四一:两年。

主持人:你没事开始下山对不对?

张四一:没,我是听到那个鸡叫的声音。从那边那个村里面传过来,下午的时候没人了,放牛的放羊的都回去了,我看着没啥人了,我就跟在后面。大晚上的我就进村了。

主持人:到晚上就进村了?

张四一:他们那个鸡的话都在那个屋檐下面,摸鸡的话用手托着那个鸡下面那个脯子它也不叫。一口把那个头给咬了,把头给咬了之后然后把血一喝喝这个血特别好喝这个血的话一喝的话它有咸滋味我就喝上瘾了

主持人:上瘾,没事就进村?除了偷鸡还偷什么?

张四一:还有鸭呀。

主持人:吃的时候褪毛不褪毛?

张四一:褪,褪毛。

主持人:你还知道拔毛?

张四一:它那个毛的话没有肉好吃

主持人:你也开始挑挑拣拣了

张四一:在外面的话我就那个,嘴巴的话也吃刁了。

主持人:每天都下去偷吗?

张四一:不是每天,我要是每天去的话,那就一下子就被他们抓着了。主要是我抓那个狗的时候,那个小狗有的时候它坏我的事。它一看到我它就……

主持人:叫?

张四一:它不是叫它吓得哭那小狗,它一看我个比它大,它从来没看见过,毛瑟瑟的。

主持人:它说这是什么动物?

张四一:哎,它就吓得哭。那个小狗一哭一叫我就上树了!

小片7自打1986年,村里的第一只鸡神秘消失开始,村里不断有鸡。鸭、狗失踪,意外重回人间的张四一,让这个湖南西部的小山村弥漫着一股恐怖的气氛。这天早上天还没亮,四一吃完草,准备回山洞,突然听见后面有东西掉下来的声音,回头一看,哎呀呀,张四一顿感大事不好,四一这是看见啥了?

张四一:第一次被人发现我是出来,我是找虫子吃,找吃的。它那个地方就是有一个黑(蚂蚱)一样的,就是黑的、大的,用个棍在那里钓。它出来一个我就抓着一个,又吃一个,我正吃的正香的时候,我就听到当的一声,那个村里那个姓李的书记,他早上起来不知道他是打柴还是割草当我扭过头我看到他跑了那个爬着跑的

主持人:他爬着跑了你站起来了

张四一:我也那个朝洞里面跑了

主持人:你也跑了?

张四一:我不知道那时候是谁怕谁,他跑了之后呢,将近两个小时的时候,他就回到村里

叫了好多人过来

主持人:拿着什么东西

张四一:拿着刀有些搬着那个洋枪有的牵着狗搬着铁锹那些的。

主持人:你那时候在什么地方?

张四一:我躲在那个洞里,我气都不敢喘

主持人:他知道你在洞里吗

张四一:知道

主持人:就围住你怎么办他们?

张四一:在他们心里还是有一种恐惧,这家伙究竟是啥东西?卖多少钱?

主持人:这保不准比熊猫还贵呢!你都能听懂?

张四一:我能听懂。

主持人:然后你在外面听着,你们把价钱商量好了我再出去。

张四一:围了一个星期六七天时间天天给我送吃的苹果呀,蔬菜呀有些米饭呀,有些熟肉生肉这些但是我熟的没动

主持人:你愿意吃生的?

张四一:嗯。

主持人:你吃熟的是什么感觉?

张四一:倒胃口

主持人:吃熟的倒胃口还是生的过瘾

张四一:主要是我那个在里面的话,已经形成那种习惯了。

主持人:最后呢?

张四一:他那个一个多星期都一直观察我,最后他们就喊,你是哪个村的你出来,我们带你回去。你不用躲别怕。你看我们给你这些东西你都没吃

主持人:你看你多浪费呀你。

张四一:最后我就出来了

主持人:然后你就爬着走?

张四一:我出来时候我是爬出来的。

主持人:光着腚进村了?

小片8全村疯狂了!抓到野人的消息传遍了白家村方圆十里的大小村庄,不断有老乡来看这浅黄白色体毛,仅仅在肚子缠着块布条,蓬头垢面的“怪物”。有胆大的村民壮着胆子给他洗了个脸,一看,像人!其中一个,越看这“怪物”心跳的越快,嘿,这人怎么这么脸熟呢?

张四一:因为我父母那时候我父母知道之后,过来以后一看那时候我身上的话还系了一个布条。(已经)成了一个绳子了就从这个绳子认出了我父母当年给我穿的衣当时我的母亲的话我父亲特别是母亲,眼睛眼泪就掉下了

主持人:他们哭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张四一:不知道咋回事知道他那个,把我认作他的儿子就是这种感觉我就说你没有搞错

主持人:你有没有搞错哭什么哭给我只活鸡

张四一:他就把我领回去了回去了之后立马就给我洗澡

主持人:重新进家门什么感觉

张四一:我就感觉到有一种那个温暖的那种感觉感觉到啥东西都有人给我送到手里给吃的

主持人:以前都得自己爬出去找

张四一:就这种概念

主持人:他们会给你洗澡

张四一:我妈妈给我洗澡。

小片9:原谅四一吧!这小子能幸存下来已经是奇迹了,就不要再奢望他还能记得人世间的人情世故了。可他毕竟是个人,老爹老娘每天从说话认字开始教四一如何做人,但这小子完全不领情,每天光着身子在全村狂奔,每天不吃生肉、不喝鸡血浑身难受,如何让四一重新做人,成了老张家的头等大事?之后,张四一怎么知道了钱的作用,怎样结婚、离婚再结婚,要追求幸福的爱情,广告之后,精彩继续。

主持人:你洗澡你身上不都是这么长的毛

张四一:她就是看着就是很心痛

主持人:这毛怎么办

张四一:一开始她是用那个刀片给我刮了一下最后我爸爸他说先别刮这还是想想办法

就熬了一大锅水

主持人:要煮你?给鸡褪皮的时候不就这样嘛熬一大锅水

张四一:他熬了一大锅水,他是里面放了好几种药,我看那个水的话,都熬成红色的了那一种。泡了两个多小时之后的话,皮都泡白了之后然后就用那个麻绳搓毛。

主持人:就把那个毛给你,全身的毛都整下来了?

张四一:,在那之后的话然后就给我身上就穿衣要把那个衣服穿上还要一点那个……

主持人:油油?

张四一:盐水那些的,就是盐呀浑身经常性的擦一点

主持人:穿衣服什么感觉

张四一:穿衣服不舒服的感觉。

主持人:穿衣服不舒服光着身子舒服

张四一:穿衣服痒

主持人:这个毛一点点弄下去了衣服也硬套上了这语言能恢复吗你很长时间没说话了

张四一:说不好话

主持人:说话你能听懂对不对

张四一:,能听懂.

主持人:然后呢你张嘴说的第一句话你还记得不

张四一:第一句话的话那时候我就是我妈妈叫我吃饭

主持人:说个不?

张四一:我说不好话的时候父亲把那个洗碗拿的那个个水每天叫我那个吃一(餐),每天都要吃大概我吃了半年学会了

主持人:学会了说话那你很多习惯可能都不适应吧知道什么叫上厕所吗

张四一:不知道那时候上厕所我就在家里拉

主持人:家里父母怎么教育你

张四一:不要拉在这 ,现在你看你这么大了这是你这是屋子看你拉了之后多臭有厕所上厕所

主持人:你就一点一点知道什么叫厕所了?

张四一:那时候我又不知道擦屁股,我又不知道用啥,用纸擦。

主持人:你都用什么擦呀

张四一:我父亲那个做工的那个锄头

主持人:你用锄头擦屁股

张四一:有的时候我父亲……

主持人:一拿?

张四一:一捏,哎呀,捏到屎了。

主持人:你慢慢学会用纸了

张四一:有纸,有草纸,给你放到这用这个擦

主持人:那你还是不是很习惯于到处见着鸡就吃呀

张四一:开始到家的时候我母亲抱着一窝小鸡娃,大概有十七八个被我那个一餐给吃了,家里鸡吃完了被我咬死完了之后,我母亲不敢喂鸡了,我就咬别人家里那个鸡。

主持人:父母什么反应

张四一:他就把我那个锁到那个屋子里面

主持人:不让你出来?

张四一:他说你必须每天天天要吃熟的吃米饭吃习惯了之后就放你出来

主持人:关了多长时间你习惯吃米饭的

张四一:还没关多长时间就关了三四天我差点饿死在里面啥东西水也不喝啥都没吃最后把我又放出来了。在家里一年多时间

主持人:慢慢的开始能吃熟食了

张四一:吃一点就慢慢的就养成那个习惯

小片101990年,张家老父处于无奈,找到了给当地一个旅游景点的负责人,张四一自此来到了某景区,曾经的“野人”生活在这里给了他一份一般人无法从事的表演工作。在这样的过程中,张四一娶了他第一个媳妇儿。 

主持人:后来到景区工作了是不是?

张四一:“野人谷”那个黄总,给我父亲打过电话找过我我父亲没同意,他说这个的话,那我把他送到那不是当猴子了。

主持人:然后呢

张四一:后来就是搞得我的母亲,我的父亲头都大了,经常给别人那个赔鸡赔鸭,最后的话就是,我父亲还是把我送去了。送去了之后的话每个月还能挣点钱。

主持人:都做什么表演你都会什么

张四一:在那里就吃鸡吃牛蛙吃蛤蟆有的时候吃蛇就是遇到有些客人的话

主持人:正好跟你的习惯相吻合了是不是

张四一:正好为他效劳

主持人:表演的时候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张四一:演出的时候搬着一个大蟒蛇照相,有一点毛毛雨的话它的蛇头的话绑着那个胶布

怕它咬人就用胶布缠住缠住一进水那个胶布一进水一滑

主持人:松了?

张四一:一松,把我这边肩膀咬了三四口,我没事。那个蟒蛇,第二天蟒蛇给死了。

主持人:你身上有毒呀

张四一:我没毒,我有啥毒?身上没毒。

主持人:后来你结婚了对不对

张四一:娶媳妇那是我到(野人谷)的时候

主持人:你自己知道什么叫媳妇吗

张四一:我是看别人有的时候

主持人:那时候你看到漂亮的女孩子会有什么感觉

张四一:我会赶着赶过去。一直看她走到那个没影

主持人:你也喜欢是不是

张四一:有这个可能有这个意思但是我想找我条件不允许是吧?最后是我的妈妈看着我

给他相一次亲吧。

主持人:要找老婆有没有标准?

张四一:有。

主持人:你还有标准?第一,必须跟我一样,吃活鸡活鸭?

张四一:不不。

主持人:有啥标准?

张四一:脚不能太大腿不能太粗屁股也不能太大

主持人:你还要求挺高的你还?脚大了怎么着

张四一:那跟我一样不好看

主持人:咋相的亲吧

张四一:拿的相片,照片。

主持人:你一看有没有脚的特写的照片

张四一:我都看不着她的啥的我不要。

主持人:看不着真人不行。那你跟人家见面了没有后来?

张四一:后来见面了

主持人:那个时候你已经不光腚了对吧?

张四一:那时候我父亲我母亲给我,就是为了我相亲的时候卖了一大箩箱那个桐籽卖了钱之后,就给我缝了一套那个中山装。

主持人:你还穿中山装

张四一:那时候中山装还是那个挺流行的

主持人:穿着中山装去相亲咋样

张四一:那我就是点点头,她也点点头。

主持人:女孩知道你以前的经历吗

张四一:知道。

主持人:她不介意吗?

张四一:她不介意但是她的父母的话还是反对

主持人:最后你们结婚了

张四一:最后她是违背了她父母的诺言,然后的话就是愿意到这边

主持人:她喜欢你啥吧?

张四一:有可能是一见钟情吧反正。

主持人:这婚后夫妻和谐吗

张四一:不和谐。在家里待不了几天她又跑了。

主持人:你都有什么习惯她受不了啊?

张四一:就两个人嘛,两个人过那个夫妻生活,她受不了。

主持人:野人呐!后来离婚了?

张四一:离婚的时候我也不想离婚那时候是因为有了两个孩子,我说离婚的话孩子

不是遭罪吗?但是的话两个人不能在一块在一块一同房她就头昏眼花弄点钱的话都要上医院立马上医院一在一块就上医院

主持人:行了咱不说了讲讲后来离婚之后又结婚了是不是

张四一:又结婚了哎对是结婚了。

主持人:这回是自己找的

张四一:也不是自己找的,是她那个侄女的老公,他原来在野人谷做保安,(说)我给你介绍一个吧?原来下班的时候呢没事,我就跟他去玩,去玩了之后就(认识)了这个,当时呢两个人一看。哎呀(还不错)。

主持人:后来她嫁给你了

张四一:不是,她占主动了,当时我没答应她。

主持人:你还挺厉害的你还占主动了你还。

张四一:她看我说话的话比较诚实做事的话还行

主持人:反正总之后来结婚了。

主持人:以前知道什么叫钱吗?

张四一:不知道,不认识。

主持人:怎么开始知道钱这个概念的

张四一:那里表演的时候我是看到那个老板拿这个纸给他了,他就给他那个吃的东西。

主持人:这个纸好厉害呀!

张四一:我这个奇怪我那时候客人我那演出的时候客人打小费的话一扔扔了多少都被那个保安捡去了给老板上交了。我不知道那个它是那个能管用。

主持人:然后你开始知道什么叫钱了?

张四一:,我就从那次起的话我就把那个最后客人扔的话我把钱给捡了钱给捡了

最后老板晚上找我他说你这个必须得上交的。

主持人:有工资没有啊工作?

张四一:有工资。

主持人:多吗?

张四一:还不错一个月的话是给我几千块钱

主持人:那这钱都怎么分配呀?

张四一:他每个月的话把我工资的话给我一半,每次又压了一半。(他)怕我不做了把这个卡住这一块的这钱的话给你父母

主持人:你自己留多少?

张四一:我自己没要。

主持人:后来结婚之后你们全家的这个经济收入怎么样

张四一:都是我在那里每个月能拿点钱

主持人:都靠你?

张四一:都是我。

小片12张四一自述:作为一个男人,一生就是为了奉献给自己的家,老婆是自己的生活,孩子是自己的血脉,父母是自己的根源。希望所有的兄弟姐妹,都要忠孝父母,才会幸福永长。

主持人:在山洞的日子里你哭过没有

张四一:哭过哭。

主持人:笑过没有

张四一:没笑过

主持人:很长时间很长时间都不笑会不会养成不笑的习惯呢

张四一:我就一直就是跟说话的都没有

主持人:现在爱笑不爱笑啊?

张四一:现在多了现在。

主持人:什么事让你最

张四一:结婚的时候笑一下

主持人:一看结婚了笑一下然后呢

张四一:然后吃东西的时候别人给东西的时候

主持人:就这么两件事吃的时候和结婚的时候。那结婚也不能天天结呀对你来说快乐很重要吗

张四一:现在知道快乐很重要但是以前的话就知道吃东西很重要没东西吃,那个饿肚子特别难受

主持人:在山洞里你有烦恼吗

张四一:没烦恼

主持人:出来之后好像烦恼多了是不是

张四一:出来之后想的事多了

主持人:现在想的问题多了?你都会觉得都有什么烦恼是烦恼?

张四一:现在就是家庭。

主持人:又要养家糊口?

张四一:对、

主持人:又要孝敬父母?

张四一:孝敬父母是最大的那个(事)。

主持人:又要干好工作烦恼的来源很多是不是

张四一:烦恼总之一言难尽多的很

主持人:在这这么多烦恼你会选择再回到山洞里去吗

张四一:不,不一样。在山洞如果有烦恼。那么你就生存不下去,如果在外面的话,没有烦恼的话,那你就这个人的话就跟白痴一样的,那你不想啥问题,你也就不是一个真正的人了。

主持人:那你有这么多烦恼,为什么还想要做人呢?

张四一:做人好啊,做正常人好啊。因为的话我现在已经回到真正的那个人群社会了

主持人:你觉得成为一个人最需要什么

张四一:最需要那个忠诚。

主持人:怎么讲?

张四一:那古人说得好“忠善节义 感动天和地”。

主持人:谁说的?

张四一:古人,古人云。

主持人:我不知道。

张四一:我父亲说的。

主持人:什么话那叫?

张四一:“忠孝节义,感动天和地”。

主持人:哦,你觉得这是做人最重要的?

张四一:对。

结束语:做人不容易,我们都有不快乐甚至想放弃的时候。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啊,放弃了,八九件烦恼是没了,一两件快乐也没了。快乐烦恼如影随形,我们选择此生不离不弃的理由,总会因为暮然回首时那一两件快乐,足以抵得上八九件烦恼。好了,这里是由昌河汽车冠名的《乡约》栏目。节目最后,我代表栏目组送你一个上网的笔记本电脑,感谢你接收我们的采访,看《乡约》请查询栏目的联动媒体,下周六晚21:17分,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