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农家乐 > 乡约 >

为自己找一股勇气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03日 16:07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CNTV.CN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洁白的帐房炊烟升起

我生在牧人家里

辽阔无边的草原

是哺育我成长的摇篮

这就是蒙古人

热爱故乡的人……

每次开始写札记,我总会先从我对嘉宾最直接的感受开始写起,对于本期《保镖》的嘉宾陈永青,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一次他在饭桌上情不自禁唱起的一首歌——腾格尔演唱的《蒙古人》。两杯酒下肚,吐出一口烟,眼睛微闭,手势伴随着歌声抬起,一口标准的蒙古腔把在座的各位拉回了辽阔的科尔沁草原。已经远离家乡近十年的陈永青,沙哑中带点悲凉的歌声充满了骏马、青稞酒、光膀子摔跤的蒙古情怀。

来自内蒙古草原的陈永青,从事着保镖——这个外人看来神秘又具有危险性的行业。在刚接触这个选题的时候我首先是被这份神秘所吸引,但随之而来的是着手操作这个选题的危险性。保镖,一个存在争议的边缘职业,也是一把“双刃剑”,既能保护人也能伤害人,长久以来缺少法律法规制约,也没有一个权威机构给予这个职业一个认可,当然,目前这些问题已被解决。但即便如此,身为央视喉舌,要花整整五十分钟去宣传报道保镖这个职业,如何避开敏感话题将节目做得精彩?又怎样才能巧妙的自圆其说?着实不好把握。选题会上面对诸位资深编导的质疑,我这位才入行两年的新手,看着电脑里那份辛苦采集的选题报表,一个问题也答不上来。这是我第一次产生放弃的念头。我干嘛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做些种花养草喂羊产猪的选题不好么?为啥非得把自己整成军事节目的编导?接下来一个很老套的脑海里的两个小人开始争执了:尝试一下,创新嘛;尝试啥啊?你驾驭的了吗;不试怎么知道?别人没说不行别自己就先放弃了;迟早把自己逼死;逼死也比留有遗憾好。“正义”的我胜利,年轻人没资历,要是再没个胆量的话就可以直接回家啃老了。

保镖,这是一个古老的职业,早在有驿站的年代就有这个工种出现了。保镖原指保护镖物,以前是个动词,如今演变成了一个名词,保护镖物的人应该称之为镖师,黑白两道走,富贵险中求。而镖物又能分为六大系,即信镖、票镖、银镖 、粮镖、物镖、人身镖。押送信镖、粮镖、物镖的工种如今称为物流,押送票镖、银镖的称为金融押运,押送人身镖的才是如今民间俗称的“保镖”,其正确的名称应该叫做私人贴身护卫。201011日,国务院通过草案,正式颁布《保安服务管理条例》,“保镖”这个长久以来饱受争议的边缘职业终于名正言顺了。每次接触新选题,我都得把相关的背景资料研究一番,例如除四害、例如龟鳖养殖、例如农民工就业讨薪等。但这一次的调查研究,还真不是一般的费劲,第一次触碰行业解密的选题,很容易遇到敏感话题,如何去规避,成了我最重要的工作。最初几版的策划稿中,我是撒欢儿了写的,怎么有意思怎么来,毫无顾忌。一次次被肖老师和王老师的点评,我这才开始关注相关政策法律法规,然后与嘉宾进行交涉。可这个时候又有了另一个问题出现,有许多事情是不适合敞开聊的,保镖市场到目前为止还是有很多聊不明白圆不回来的话题。请教专家?这是我惯用的解决办法,可保镖行业的专家?又会是谁呢?谁又敢在这个行业称领头羊?找政府部门的人出面说两句,谁是直属管辖的政府部门?公安局?谁又能站出来代表公安局正面回答有关保镖行业的“死角”问题?找律师?进行现场辩论?这不成了法制节目了吗?折腾一溜十三招儿,处处无答复。直到最后肖老师修改最终稿的时候说了一句让我茅塞顿开的话:你不会换个角度谈吗?这一招我悟了一分钟,作为媒体人应该具有引导观众思考和关注视角的能力。

做一期保镖的节目,最大的亮点自然是保镖各种犀利的表演,就这个问题我与嘉宾陈永青进行过详细探讨,得出的结果是以不伤筋断骨为前提,所有刺激眼球的东西我全部都要。稿子还在策划中的时候,陈永青刚好新招了一批保镖,正在进行初级培训,我认为这将是一段非常好的小片纪实,于是带着我的主摄像陈焯,一大早奔赴训练基地进行拍摄。训练场上,二十余人正在跑步,脚步带起的尘土和零星响亮的口号迎接了我们,接下来,陈永青正式开始了他的新保镖培训。恩,首先我承认我是个重口味的人,挥舞着“王八拳”的学员们,不痛不痒的击打手靶,让我看着有些鄙夷,我也只好安慰自己,这才刚开始嘛。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改变了我的看法。一个训练科目是这样的,一名学员扮演被保护的客户,四名学员充当保镖保护他,五名学员扮演歹徒从各个方向拿着拳套手脚靶等训练用具进行袭击,保镖们要护着客户全力冲出包围。来回一个五十米冲刺后,扮演客户那名学员的眼睛被戳伤了,大家都在气喘吁吁歇息的时候,他却躲到一旁默默流血泪却不吱声。摄像机的位置恰好摆在角落,这名学员毫不知情的进入了拍摄范围并在一边擦拭着。那一幕,当然看的连我都觉得眼睛疼,示意陈焯开机拍摄后,我便上前递纸巾询问伤情。只怪我的大嗓门儿,嘉宾陈永青跑了过来。一番追问得知,这位学员为了避免扮演保镖的四名同学受惩罚,希望能靠自己处理伤口。虽然这件事的处理结果是扮演保镖的学员依旧受到严厉惩罚,扮演客户的学员伤势严重送往医院,却给了我深切的撼动。保镖职业即便从最低级的训练起,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若没有这般流血流泪的背后,哪有穿着笔直西装抬头挺胸站在众人面前的勇气。

策划稿中着重放大了保镖训练这一块,这缘于刚接触嘉宾陈永青时他跟我提到的,他的保镖都要经受扇耳光的训练,这一下引起了我的兴趣。三下五除二列出了一大张保镖训练的条目,然后我才发现,我又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所有嘉宾独创的训练都必须有出处,为什么要这么训练?这么训练会不会受到质疑?但即使我再怎么“压榨”嘉宾的记忆,也得不出个所以然来。要是没有充分的理由,就不能展示这些训练,那就等于彻底拿掉最出彩儿的环节。人不逼自己,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强大,这句流行语用在此处甚为合适,我开始不停地给嘉宾假设,开动我这个被誉为最“无厘头”的小脑瓜为嘉宾设计情境。一分钟采访出来的精彩表演,我花了一天的时间去为这些表演找理由,哪怕在最终的节目中这“一天”的努力没完全表现出来,但起码我是胸有成竹的,我敢这么说,敢这么去展示,我不怕质疑。札记写到这里,我突然感觉出了自己的变化,拍摄《金屋藏金龟》的时候,我还处于胆怯的阶段,不敢做主,因为自己心里没底,也没有意识找这个“底”。如今,我竟然能自信的说出:“就这么办,出了事我负责,相信我。”通宵没有白熬,骂没有白挨,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指着苍蝇拉稀的玻璃板说话还磕巴的编导了。面对栏目即将改版,接下来我们得从报道个人到报道一个村镇县,我觉得我首先应该掌握的本事并不是如何采访和策划,而是为自己寻找一股勇气,一股敢给全县的人开会布置工作,还能赢得一片掌声的勇气。

我习惯性把制作本期节目自己学到的点点滴滴与嘉宾的人生经历上靠齐,这一次也不例外。1983年出生与内蒙古大草原的农村小伙儿陈永青,为了能让自己出人头地,干过不少惊人的举动,因为烧了疼爱他的师父的房子,陈永青离开家乡踏入部队。分配到弹药库保管员的他还是不安分,经常与班里的战友玩儿摔跤,被参谋一次偶然的巡视看上,一口气摔倒二十人进入特种兵部队。父亲无钱医治去世的消息将沉迷于当兵王的陈永青拉回到现实中,于是他退伍来到北京挣钱。拿着不多的退伍费陈永青是一分钱也不舍得花,住在免费的马甸公园天天找工作。却被瞬间发大财的白日梦冲昏了头脑,花光退伍费开了家广告公司,丁点儿专业知识也不懂,不到两个月,资金断裂后“顺其自然”的关闭了。后来又因为偶然认识的富家女朋友一千万虚无的“承诺”,开起了保镖公司。那段岁月,要钱钱没有,要人人一个,谁能想到此时这个被逼上绝路的傻小子,三年后的今天能拥有如此的成就。看似一路被动的人生转折点,其实是有选择余地的。没有离开部队的勇气,没有住公园的勇气,没有一个人硬撑保镖公司的勇气,没有今天的陈永青。

在通往目标的路上,遇到磕磕绊绊、孤独无助的时候,给自己一股走下去的勇气吧。

《保镖》嘉宾联系方式:

嘉宾:陈永青

电话:010-57730001、13860118116

地址:北京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建外SOHO12号

邮编:10022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