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农家乐 > 乡土 >

冰天雪地里的温暖—《我在雪乡过大年》编导手记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9日 17:48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CCTV-乡土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302 Found

302 Found


CCTV_WebServer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进入农家乐  

      >>>>>>进入《乡土》官方网站    


     我们中国人过大年,最讲究要一家人团圆。但是如果让你一个人,去一个你完全陌生的地方,和一群完全陌生的人一起过年,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春节前,一位家在黑龙江雪乡的刘大妈,给我们《乡土》栏目办公室打来电话,邀请我去他们家过年。不过,这位刘大妈和我之前并不认识,而我对于雪乡也几乎没什么了解。只知道,雪乡是隐藏在东北深山老林里的一个小村庄。冬天的时候,白天的最高温度也在零下三十多度。要知道,我可是在南方长大的,来北京前,几乎就没见过雪,这雪乡零下三十多度的温度,还真让我有点害怕。但是,刘大妈一再邀请,盛情难却之下,我终于鼓足勇气,应邀去刘大妈家过年。我这样一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走进东北的冰天雪地里,会发生什么故事呢?刘大妈家又是一户怎样的人家呢?年关临近,这户寻常百姓家又将上演怎样的故事?带着这么多的疑问,我走进了零下三十多度的雪乡。

      腊月二十九的早上,我到了雪乡。一下车,零下三十四度的温度,真是让我难受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来。我在等待刘大妈来接我的时候,内心非常的忐忑不安。毕竟,中国人过年,最讲究要和家人团圆。但现在,我却和我的家人隔着千山万水。我要在这个我完全陌生的地方,和一群完全陌生的人一起过年,这对我来说是头一次。但当我看见热情的大妈坐着狗拉爬犁来接我,当我坐上狗拉爬犁,看着雪乡奇特的美景,我内心的忐忑渐渐被兴奋所代替。雪乡,这个隐藏在深山老林里的小村庄,在我的眼里,就是最美妙的童话世界。童话都是美好温暖的,所以我想,我将要在刘大妈家过的这个年,也会是美好温暖的。

      说来也巧,刘大妈的老伴也姓刘。而且他们有三个儿子,就是没有闺女,大妈大爷就 “自作主张”的说我是大妈捡回来的老姑娘。要说,这也是一种缘分。我在雪乡刘大妈家的第一天过得很开心也很充实,也完全适应零下三十多度的寒冷。我坐着狗拉爬犁进了大妈家,又坐着马拉爬犁跟着大爷大妈去办年货,还去了趟深山老林,感受伐木工人的辛苦。同时也了解了雪乡的历史。

      除夕这天,大妈的三个儿子,也就是我的三个哥哥,都陆续的回家了。东北人过年一定要吃饺子。大妈要去地窖里取白菜,好准备晚上的饺子馅。我没有见过地窖,所以跟着大妈去看看。

      在北方,爬犁是再寻常不过的,但我生长在南方,连像样的雪都没见过几次,更别说爬犁了。我和大妈拉着爬犁在雪地里又唱又跳,路边的游客都对我们投来疑惑的目光。像我和大妈这样拉着爬犁嬉闹,在雪乡,或许是孩子们才会玩的游戏。但此刻,在这零下三十多度的冰天雪地里,我拉着爬犁,也像孩子般快乐无比。这种快乐是发自内心,最简单最纯粹的快乐。只是,我光顾着嬉闹,却忘了把脸蒙好。结果脸被冻伤了,红彤彤的,就像两个大红苹果。大妈让我别怕,她说有办法治好我的红苹果。她从地上抓起一把雪,用力的在我脸上搓起来。天呐,这雪那叫个冷啊,搓在脸上蜇得那叫个疼啊!好在也就是短短的一分多钟,要是再搓久点,我真怕自己忍不住哭起来。不过,虽然脸被冻坏了,但心里暖洋洋的。

      或许是大妈家人多,所以年夜饭显得格外的热闹。看着这温馨和睦的一大家子,我忽然明白,为什么说家和万事兴,也更深刻的体会到团圆的意义。而刘大妈家的这顿年夜饭,也最好的诠释了什么是幸福。

      兔年的钟声敲响后,我们一起去院子里放烟花。看着夜空中绚丽的焰火,我想念千里之外的家人,但也享受和刘大妈一家人在一起的欢乐。都说现代社会,人情淡漠,但我在大妈家短短的两天,却找到家的温暖,感受到家人给予的亲情。天亮后,我就要离去,回到自己的家,拥抱我的家人。但此刻,我的心里却那么的依依不舍。因为我已经把这里当成家了。

      大年初一一大早,是我离开雪乡的时间。我要回家了,但心里却充满了离家的伤感,因为我已经把这里当成我的家了。原本有很多话要和大爷大妈说,但不争气的眼泪,让我只说出了一句话:我还回来呢。因为我害怕离别,害怕我的眼泪让大家伤感,所以匆忙逃走,连头也不敢回。挥手告别的那一刻起,我的心里就多了一份对亲人的牵挂。

      短短的两天,我和刘大妈一家人,从陌生人,变成了家人。刘大妈一家人的热情和温情,让我从刚到雪乡的忐忑不安,变成了离开雪乡时的依依不舍。虽然脸被冻伤了,但是我的心里却无比的温暖。这样一个年,这样一段经历,我想不仅仅是对于我,对于任何人,都是一笔温暖珍贵的财富,因为这是人与人之间最可贵的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