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农家乐 > 生活567 >

十一年后的相见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26日 16:3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在我右上角有一张照片,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位母亲和她的两个孩子,家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的王屋村,非常幸福的一家人。随着这声巨响,一家人的命运从此发生了改变,照片上看起来如此幸福的母亲和孩子,从此长年分离不能相见,究竟这声巨响是什么声音?为何导致一个幸福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呢?究竟这个家遭逢了怎样的变故呢?
    眼前这两姐弟,就是照片中的两个孩子。十一年过去了,姐姐小静已经16岁,弟弟小辉13岁。
    村里人怎么都说姐弟俩可怜呢?照片中,孩子的妈妈又在哪儿呢?(镜头转场,到女子监狱)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女子监狱,我们见到了照片上的女人——陆焕凤,也就是孩子的母亲。
    陆焕凤究竟是因为什么事儿入狱的呢?而孩子的父亲,也就是陆焕凤的丈夫又在哪里呢?一提到陆焕凤,为什么家里人都这么气愤?家里发生了什么变故呢?故事还得回到11年前,也就是1999年的12月12日那天。
    声音是从陆焕凤家传出来的,到底这“砰”的一声巨响是什么声音呢?村民们听到的巨响是枪声!陆焕凤居然杀死了自己的丈夫王国武!


    夫妻俩就算发生了口角也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怎么会动刀动枪呢?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让陆焕凤将枪口对准王国武呢?
    原来,王国武平日里最爱喝酒。而每次一喝多,妻子陆焕凤就要遭受不同程度的家庭暴力。出事的当天,正是因为喝完酒之后才和妻子陆焕凤发生了争执,而陆焕凤一时冲动,犯下了终生的错误,一场争执最后演变成了一场家庭悲剧。
    那么到底什么能被称为家庭暴力呢?在广西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我们了解到,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禁闭、残害或其它手段对家庭成员从身体、精神、性等方面进行伤害和摧残的行为,就是家庭暴力。
    假如陆焕凤在遭受家暴的时候,打电话到当地“110”反家庭暴力报警中心,或者到当地妇联组织的妇女法律援助机构寻求援助,事情也许可以避免。
    儿子被媳妇打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何等的悲痛!老年丧子的黄成英更是犹如锥心之痛。
    而最受伤害的还是小静和小辉姐弟俩。家里出事那年,小静才5岁,小辉还不到2岁。那一声枪响,夺去了他们成长中最重要的两位亲人!


    母亲这个词,在孩子们的心中,早已变得模糊不清。十一年过去,爷爷的身体越来越差,经常住院。小静过早地肩负起了家里的重担。
    韦代逊,广西公安边防总队海警第一支队一大队副政委。自从知道了小静家的特殊情况,他和战友就希望能从心理上开导姐弟俩、从情感上给老人一点安慰。六年来,韦代逊几乎就是小静姐弟的干爸爸了。
    自从实施“爱民固边”战略以来,广西公安边防总队海警第一支队的官兵们,就经常不遗余力地帮助辖区的困难群众。
    这一天,小静突然向韦代逊说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想法。想去见母亲!自从陆焕凤入狱之后,小静已经11年没有见过妈妈了,为什么突然会说出这个想法呢?
    在听说小静的想法后,韦代逊马上着手联系,表示尽一切努力,也要帮助小静完成这个心愿,让女儿与分开11年来的妈妈见上一面!
    陆焕凤所在的广西壮族自治区女子监狱,距离王屋村有近300公里。在韦代逊与同事们的多方联系后,小静终于可以去探监了!除了她,家里还有谁一起去呢?
    老人不去,是因为从心里上无法原谅陆焕凤。就在韦政委决定带小静和小辉姐弟俩去见母亲的时候,小辉的回答却出乎我们的意料。


    难道在他的心里,也还在记恨那个曾经杀死自己生父的母亲吗?原以为大家的劝说会让小辉改变主意,可没想到是,小辉的举动让我们所有人都惊讶不已。到底是什么原因,小辉突然跑开了?难道去见妈妈让他如此反感吗?
    看来家庭的巨变,已经给小辉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创伤。一问才知道,原来小辉又躲了起来,究竟小辉去了哪儿呢?
    提到小辉不见的消息,韦代逊显得非常焦急。小辉一直没回来,小静在细心的做着一锅汤圆。
    小静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第三天天还没亮,记者就和韦代逊一行赶往了小静的家中。到底今天能找到小辉吗?记者赶到家里的时候,小辉刚被叫醒,究竟他今天能否改变主意,和小静一起去看望妈妈呢?
    看到他如此坚决,我们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没想到小辉最终还是拒绝了和姐姐一起去南宁看望母亲。不知道这次十一年后的相见,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下了车,韦代逊就带着小静办理探视的相关手续。趁着这点功夫,记者与陆焕凤进行了一次沟通。
    马上要见面了,究竟这对母女11年后的相见,会是激动?还是淡漠?母女之间会有隔阂吗?
    陆焕凤很激动。小静却不那么热情,毕竟11年的隔阂,让她对眼前这个女人有些生疏。


    陆焕凤原本是个家暴的受害者,是让人同情的弱者,但是由于自己错误的做法,成为了杀人犯。
    这是小静11年以来,第一次叫“妈妈”。父亲去世了,母亲又在服刑期,为了解决小静读高中的费用和家里所面临的经济困难,记者和韦代逊四处奔波。
    虽然小静的内心还没有完全接纳妈妈的存在,但那一声“妈妈”,应该能让掩埋在他们心底11年的阴霾消散不少。虽然30分钟的探视时间很短,但最起码这次见面,让小静脑海中已经模糊的母亲重新清晰起来了。如果按陆焕凤还有5年的刑期来算,等她出狱后,小静就已经是21岁的大姑娘了,小辉也是18岁的大小伙子了,我想陆焕凤应该会用她以后的每一天来弥补之前11年的母爱。家庭暴力带来的不仅仅是当事人人身权利的伤害,也造成了婚姻和家庭的破碎,更重要的是给孩子们造成了难以愈合和弥补的伤痕。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的孩子,深受家庭暴力的影响,大多数会患有孤独、自卑、不相信他人等心理障碍,这难道不能引起我们的深思?!难道我们能无视于这种现象的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