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三农 > 2010生活567 > 生活锦囊妙计 >

青春期孩子咋教育?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23日 19:22 | 进入娱乐城堡 | 来源:CCTV.com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点击进入 生活567首页 

 

 

 

 


      他是离异家庭的孩子,外表开朗,内心孤独。他是农村留守少年,外表温顺,行为叛逆。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这样呢?我们能不能找到办法改变他们呢?

      在每一个家庭之中,孩子都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他们是父母的心头肉,饱含着父母的希望和关爱。然而,在如今的很多家庭中,孩子的问题却又是父母最为操心的。特别是当自己的孩子步入青春期之后,在孩子的身上会容易出现很多的问题。我们今天节目的两个主角就是这样,他们让自己的家人又爱又恨,甚至几度感到了绝望。到底是怎样的孩子呢?他们身上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2008年1月14日的广东深圳,在陈伟文家,我们看到,他正和他的母亲激烈的争吵着。陈伟文,今年13岁,他不仅厌学,而且和母亲水火不容。
      今年13岁的他,上初中一年级。让陈妈妈恼火的是,孩子一进初中,就开始厌恶起学习了。
      老师说:“全是乱填的,以科学为例,本来这是填长度单位的,他填面包、苹果之类。”
      妈妈说:“他经常功课不交,老师投诉。”
      翻开陈伟文的作业,我们看孩子填拼音,所有的字都是一个音。只要是复杂一点的问答题,孩子的答案总是:“不想说”“绝对保密”。而他作文本里最常见的字眼是“可恨的老师”“讨厌的妈妈”。他的妈妈更是十分心酸,想怎么会样这样的孩子。
      陈妈妈说,现在孩子厌恶学习,讨厌学校,骂老师,骂自己,跟自己的关系也越来越糟糕。
      “我要跟他说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先嫌我烦,他就拿纸巾把耳朵塞着,你讲你的我做我的。我坐他旁边,他说你走开,走开,你好烦,你不要这样骚扰我,你在这里我坐不下来,叫我走开,不愿意看到我。”

 

 

 

 


 
      陈妈妈努力改善母子间关系,可是收效甚微,现在,陈妈妈已经深感无能为力。她实在不明白,孩子是怎么呢?
      陈伟文每天生活在跟母亲的争吵中,似乎能从中得到乐趣。而在离陈伟文家一千多公里外的湖北通城县,有这样一个少年。
      他叫周孟,湖北通城县人,今年15岁。病情:网瘾,有暴力倾向。周孟爱泡网吧,喜欢在街头游荡,却唯独不愿意回家。那么周孟在外面都做些什么呢?
      周孟的姑父说:他逃学,在网吧过夜不回家,在外面饱一顿饥一顿的。
      去年初冬的一个晚上,周孟带着一帮人,竟然和别人动起了刀子:
      据他的姑父介绍说:打架也打,有一次被追到跳河,被一个老爷爷救起来了,送到我家,别人用砍刀砍他,跳到河里去了。

 

 

 

 

 

      庆幸的是,这天晚上,因为周孟跳到河里,又恰好被一个好心的老人救了起来,才侥幸没有受伤,跟周孟一块儿的两个人怎被砍伤住院了。在街头打架斗殴,这是发生在周孟身上跟吃饭一样平常的事情,因为周孟,家人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害怕周孟那天被别人砍伤,或是打伤别人。让人担忧的是,现在,他连学校的老师都敢打啦。
      从周围人的叙述中,我们知道,周孟他抽烟、喝酒、爱泡网吧、动辄就拿刀打架,难道这就是周孟吗?
      专家说,小孟是典型的留守儿童,她呈现的是完全失控的状态。

      陈伟文和周梦一个13岁,一个15岁,他们都是正处于青春期的孩子,他们一个是厌学,跟母亲水火不容,一个爱打架,把社会当作家,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厌学少年,对母亲如此淡漠呢?这个叛逆的少年,为什么成天不愿回家,在社会上打架滋事呢?
      我们到陈伟文家后,还没和陈伟文聊上几句,这对母子又斗上了:
      老师问:你觉得一个礼拜给你几天玩合适?
      陈伟文说:我要求不高,半天。
      老师又问:你现在没有吗? 
      陈伟文回答:没有。
      妈妈说:没有啊,你再说,你算一下,说话要凭良心讲,不要信口雌黄。我么有让你玩,我哪一次答应你的事情没做到。

 

 

 

 


      陈伟文说:我想回避一下。你都对,你什么都对,你对我太好了!
      看上去有点像在调侃,可是任谁都听得出来陈伟文的话语里明显的讽刺意味,其实,这样的争吵在这对母子之间几乎每天都会上演。可是令我们不解的是,只要提起爸爸,陈伟文就缄口不言,翻开陈家的相册,我们也找不到一张陈伟文父亲的照片。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陈伟文生长在单亲家庭,在陈伟文3岁的时候,爸爸就跟妈妈离婚了,离婚后也很少来看他,显然,爸爸留给陈伟文的记忆很少。对于陈妈妈来说,孩子几乎成了她的全部,孩子今天吃什么,穿什么,想了什么,在学校会不会好好学习,在家里有没有认真复习,在外面玩些什么,交了什么朋友,陈妈妈都希望知道。那么,这种关心,会不会对陈伟文造成伤害呢? 

      专家的意见是,单亲家庭里,一般家长如果对孩子比较看重的话,他会有一种很高的期待,小文他妈妈这种高期待,采取的是一种不恰当的爱,这种爱不恰当的话就回成为一种暴力,爱可以成为一种暴力。
      陈伟文告诉记者,妈妈对自己的一举一动,就没有不管不问的,而陈伟文,一直都默默的顺从着。专家说,陈妈妈这样恰恰就是一种对孩子的暴力,那么妈妈的举动,会不会给陈伟文带来适得其反的效果呢?答案是肯定的,专家说,那就是攀比,跟成绩好的比,是最忌讳的事情。孩子在青春期的时候,有个最重要的就是他得保卫自己的自尊,他的自尊是刚刚生成出来的自尊,他自己在精心的保护他,如果这个时候,家长一个小小的伤害就会对他造成严重的后果。于是他就产生一种逆反。

 

 

 

 

 


      在我们跟这对母子的接触中,我们可以感觉到母亲对陈伟文深深的爱,但是,陈伟文呢,既不领情,也不公然反抗,对母亲的态度从顺从变成不理不睬。他经常和陈妈妈冷战,不正眼看陈妈妈,不和她说话,陈妈妈在客厅,他就去卧室。任陈妈妈说得口干舌燥,唾沫横飞,陈伟文理都不理。也许孩子在用自己的方式对抗母亲。这种冷战是比打架更残酷的事情,因为冷战是一种心里之间的隔阂,母子间吵一架很快能解开这个疙瘩,可要是冷战的话,就失去了沟通的渠道。

      陈伟文有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这个广场就是陈伟文跟朋友们常常聚会的场所。今天放学,陈伟文没有直接回家,径直去了那里,而明天学校就要期末考试了,显然,陈伟文这次又挑战着陈妈妈怒火的底线。
      陈妈妈经常气得撕掉陈伟文的作业本,甚至抢掉他的饭碗叫他滚出家门,可这些威胁对于陈伟文不起任何作用,他依然我行我素。那么,陈妈妈的这些方式是否恰当呢?
      专家说,罚小文不吃饭,罚跪,夺取他的饭碗,他认为是爱他,可是本身就是暴力,这种暴力不只身体上的,还有精神上的,我觉得他的妈妈这种爱,剥夺了小文最珍贵的东西,那就是他的自尊心。
      如果说,是陈妈妈对孩子的爱太多太重,让陈伟文想要自由,那周孟是为什么呢?
      周孟说:“我母亲打电话,每次都说不了几句话,我跟她没有共同的语言,从4年前开始,我基本上就没有跟他走得太近过。” 周孟,已经5年没有和母亲亲近过。

 

 

 

 

 


      这张全家福的照片,是5年前,周孟读小学四年级的暑假拍的,左边这个是周孟,旁边站着的是他弟弟周伟,从这之后,一家四口就再也没有拍过这样的照片了。这是为什么呢?据他的姑父介绍说:她父母在外面打工。
      原来,周孟在照完这张全家福后,父母就出去打工了,将周孟兄弟交给爷爷奶奶看管,爷爷今年80多了,腿脚也不利索,自己都照顾不过来,又怎么管教孩子呢?于是,照看兄弟俩的责任就落在姑夫身上,但姑父却很难见到两个孩子。
      姑父说:他在同学家睡,在网吧睡,就是不回家,我很恼火。
 
      周孟还是会偶尔去去学校,当然得在他想享受众星捧月的虚荣感的时候,他也不不愿回去,他宁愿到街上,到网吧流浪,他将自己封闭,任谁也进不去他的内心。
      而周孟说:我觉得家里人文化不高,我不喜欢跟家里人沟通,觉得跟他们沟通不了,有代沟。
      小时候,周孟一直跟父母生活在一起,自从五年前离开父母身边后,他就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谁也拉不住。那么,为什么周孟会变成这样呢?专家告诉我们,人是需要控制的,特别是孩子需要教化,如果失控的话就很麻烦,孩子就会跟着他的感觉走,我们这个小梦就跟着感觉走,他的姑父没办法取代父母与他的血缘关系。
      在周孟的房间里面除了一张床,一个柜子,其他什么都没有,这根本就不像一个家,我们不知道家对于周孟究竟意味着什么?

 

 

 

 

 


      周孟在家里呆不住,他在网吧寻找寄托,在街头的青年身上寻找友情,上网打游戏、上街打架,成了他生活的最主要构成部分。
      周孟的姑父说:“现在的孩子都沉湎于游戏,里面打打杀杀。他特别崇拜电视里的老大,成天就想做一个老大,他认为很风光,混个老大当当。”
      周孟的家境并不好,爷爷奶奶也没有什么钱给他,但令人奇怪的是,周孟却从来不缺上网的钱,甚至还有钱请他的朋友吃饭,买烟抽,他的钱是怎么来的?他的生财之道又是什么?而这也是姑父最担心的。
      姑父说:“还不是在外面跟不良少年混,具体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也想套他的话,我想套到他一句真心话比登天还难。”
      留守少年周孟和周伟两兄弟迷恋网络,小小年纪就混迹社会,为此,周孟的父亲特意从外地回到了家,可是,周孟却不愿意面对他。
      现在留守儿童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亲情的关爱,而处于失控状态,于是我们的家长走入了这样一个极端,一个是花钱买时间,卖自己跟孩子面对面沟通的时间,另外一方面没有达到它的目的的时候,他就采取暴力的方式。
      从刚刚的片子中我们发现,陈伟文跟妈妈一直在争吵,但脸上始终挂着笑,周孟的情绪很激动,但眼中含着泪,看得出来,他们都是感情非常丰富,心里敏感的孩子,他们现在共同面临的问题,就是父母没有一个正确的引导方式,而如果长此以往下去的话,孩子的情况只能是越来越糟,那么,有没有办法把他们从迷途中拽回来呢?

 

 

 

 

 


 
      在周家采访的时候,我们没有见到周孟的弟弟周伟,周伟去哪里了呢?姑父告诉我们,最近几年,社会上兴起了一种专门针对问题少年的学校,周爸爸首先把周孟的弟弟周伟送到了这样的学校,湖南平江青少年素质培训基地。那么这是种什么样的地方呢?
      专家说,要改变他们我们不得不把它放到一个独立的环境中来,我们给他们做了一个小环境,这个小环境包括生活的方方面面让他去经历,既然这棵树长外了,我们就得给他们搭架子,一点点来,这种弥补式的教育我们也是因人而异的,我们不可能让他成为另一个人,但在大致的环境下,他有哪些缺陷我们就弥补哪些。
      今天,学校的老师也来到了周家,带来了周伟的信息,在周爸爸强烈要求下,决定把周孟也接到基地去,因为担心周孟性子太倔,不像弟弟那么听话,用什么方法把他送过去呢?
      看见摄像机里弟弟的身影,周孟开心了笑了,看得出来周孟是想念弟弟了。家人商议决定,借探望弟弟的机会把周孟送过去,沉浸在马上能见到弟弟的喜悦当中,周孟清理了两身随身衣物,跟随我们一同上了开回基地的车。

 

 

 

 

 


      在同一时间的深圳,陈妈妈也决定将陈伟文送到湖南平江这个特殊的基地。
这次是孩子第一次出远门,陈妈妈特意买来了羽绒服,保暖内衣,准备了孩子平时爱吃的零食。尽管陈妈妈如此费心,可儿子依然不领情。

      在深圳,陈伟文马上就要登上开往湖南的列车,可即使是要出门了,陈伟文还在跟陈妈妈不依不饶。在湖北,周孟也在不知内情的情况下,坐上了开往基地的汽车,不知道明天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他们又能否接受家人的安排甘愿改变自己吗?

      孩子们将要前往的这个素质教育基地,位于湖南省平江县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也许有孩子把它当作是一次旅游度假,有孩子当作去受难,但不管怎么样,他们开始了他们人生中的第一次远行。可是,那里到底是什么样的,等待着孩子们的将会是什么?

 

 

 

 

点击进入 生活567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