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三农 > 2010生活567 > 编导手记 >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栏目记者周文深入甘肃农村采访手记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23日 19:18 | 进入娱乐城堡 | 来源:CCTV.com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2007年3月5日,我接到了甘肃省定西市社会救助协会杨生盛会长打来的电话,希望栏目能帮助定西市一个九岁的女孩子小婷婷寻找她九年没有见过的父母。

    这件事的起因是这样的:2007年1月12日,定西市救助协会收到了一封让人震撼的救助信,一个女孩用泪水倾诉了她的不幸:“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儿,爷爷和叔叔已经去世,奶奶有病,9年过去了,我多么希望能看看你们,你们能满足女儿的一个心愿吗?我实在撑不了这个家了,希望你们可以回来帮我照顾奶奶,好吗?”婷婷是一个从小就没有父母的孩子,奶奶常年卧病在床,从七岁起她就开始照顾奶奶的吃喝拉撒了。祖孙俩一年的生活费用只有300元钱,而这300元钱是家里10亩地换来的租金。艰难伴随着婷婷长大,今年她九岁了,是花沟村建立学校的二年级学生,学习成绩很好。但是,从来没有见过父母长什么样的她一直有一个愿望,希望能找到妈妈,能亲口叫一声“妈妈”,那么,一个孩子为什么连一声妈妈都没有叫过呢?

    到村里采访后,我才得知:原来,九年前的一个下午,在外打工的康家二儿子领回了一个姑娘,之后就有了现在的婷婷。然而不到半年的时间,婷婷的妈妈却要离开这个家庭了。婷婷妈妈离开后的三个月,她的爸爸外出找妈妈去了。八年多来,不幸接二连三地降临到这个家庭上,婷婷的大伯在一次车祸中失去了生命,爷爷积劳成疾,不久也去世了。

    婷婷每天都要和同村的小伙伴走在通往学校的这条山沟里,六里的山路,要走整整半个小时,只要不是学校放假,她天天都要在这条路上往返两次。

    


而自从婷婷上学以来,每天下午放学,奶奶也都会在这里准时出现。婷婷也不记得奶奶多少次来这里接她放学了,只要奶奶的腿病不会犯,总能接她回家。

    过两天婷婷就九岁了,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赶紧给奶奶做饭。由于学校离家比较远,她和奶奶的中午饭只能和晚饭一起吃了。

    婷婷从六岁多就开始学着做饭了,奶奶常年卧病在床,这个家庭的重担就落在了这个稚嫩的肩膀上。虽然婷婷只有九岁,但平常家里的所有家务活都是她一手操办,祖孙俩就这样相依为命的度过了九年。

    一有时间,奶奶就会带着婷婷来到公路边上,望着远方。奶奶告诉我,当年儿媳妇和儿子走的时候,就是从这条公路上走的。一个西部大山里的小女孩,梦想着有一天爸爸妈妈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每天都是这样盼望着,然而这一天婷婷迟迟没有等来。她每天面临的却是生活的重负和心力的煎熬。

    奶奶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婷婷难过的说:“晚上回来还要做饭、提水、洗衣服,我一个人照顾不了奶奶。”她每天除了给奶奶洗衣做饭外,还要到山涧的空地里捡拾柴草,给奶奶把炕烧热,这样奶奶的病就不会加重了。就是在这样的生活重压下,婷婷始终没有放弃寻找父母的念头。

    采访中,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在奶奶的包袱里发现了婷婷妈妈走时留下的身份证,原来她叫李春琴,是兰州市榆中县青城乡人。她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身份证留下来呢?是不是希望有一天婷婷长大后去找她呢?在找到婷婷妈妈的身份证后,我们决定带着婷婷去兰州市榆中县青城乡,帮助她圆一个叫声“妈妈”的梦。

    


在出发前,婷婷给家里的水缸打满了水,给奶奶把炕烧热。在我们出发前一天晚上,婷婷迎来她的第九个生日。婷婷的小朋友们在这天晚上来她家给她庆祝生日。婷婷是幸福的,她没想到村里的小伙伴会给她做生日面,明天自己就九岁了。吹蜡烛许愿的时候婷婷望着烛光,坚定的说,我希望明天能见到我妈妈。

    九年来那个亲切而又模糊的名词一直在困扰着她,第一声“妈妈”该如何叫呢?在心里默念了无数次的“妈妈”,现在又是个什么样子呢?妈妈是不是每天也都在想念她的女儿婷婷呢?

    第二天早上下起了雪,出发前我们衷心希望这次出行可以帮小婷婷找到她的母亲,于是,我们踏着雪上路了。

    经过长途跋涉,我们终于来到兰州市榆中县公安局,但失望的是,没有查到任何关于婷婷妈妈的信息。这使我们有点灰心。她是不是八年前丢下婷婷后就再也没有回过榆中县呢?那这八年的时间里她到底在哪,会不会她已经几年前就死亡了呢?想到这些疑惑不免让我们有点担心婷婷,如果她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对这个一心要找妈妈的小孩来说,又有着怎样的打击呢?她还没有拉过母亲的手,她还没有叫过一次“妈妈”呢。

    我们想到,婷婷妈妈身份证上写的是榆中县青城乡人,既然县里资料不全,那么,乡里呢?于是我们又抱着希望出发了。

    第一次坐车长途跋涉,婷婷在路上一直出现晕车反应,这不得不使我们放慢了前行的速度,一路走走停停,不到400公里的路程,我们却花了近9个小时,在晚上10点多终于赶到了青城乡派出所。查到的信息是:婷婷的妈妈还活着,几年前已经嫁到了白银市强湾乡的川口村。

    


在得知妈妈还活着的时候,我们发现婷婷一直阴云密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也许她已经看到了明天和母亲相见的场面,那时妈妈会把她紧紧地锁进怀里,让她沐浴母爱的温暖,那时她就会和别的孩子一样,能亲口叫一声“妈妈”了。

    在白银市强湾乡川口村,我们终于找到了婷婷的妈妈李春琴,看着这个朴实的农村妇女,我们也终于透了一口气,不虚此行,我们终于帮婷婷完成了她的心愿,找到了她的生身妈妈。但是接下来和李春琴的对话却出乎我们意料:

    “您以前在定西有过孩子吗?”“没有。”

    “您以前丢过身份证和学生证之类的吗?”“身份证好象没在。”

    “这是您的东西吗?这几张照片你认识吗?”这时我们拿出了她的身份证和照片。

    “认识。”

    


“现在您能告诉我们你在定西那边有孩子吗?”

    “如果有孩子,想见这个孩子吗?”……

    可是李春琴却始终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

    面对九年没有亲近的女儿,李春琴始终不愿抬起头来看女儿一眼;面对九年没有见面的妈妈,婷婷有些不知所措,面前这个始终不肯看自己的女人,是不是自己曾经在心里呼喊了无数次的妈妈;近在咫尺的母子,此时成了两块难以融合的冰。我们发现婷婷几次试图想亲近母亲,但都失败了。近三个小时的母子相见,母女俩却没有说过一句话。婷婷梦想着能在母亲面前能叫一声“妈妈”,却始终没有叫出来。就在我们带她离开时,这个从来在我们面前没有流泪的女孩却哭了,她又一次来到了不肯抬头的母亲面前。小婷婷终于叫了一声“妈妈”,但是这一声“妈妈”叫完之后,她们又要天各一方了。

    母亲的不相认,让婷婷伤透了心。我们的同事回来告诉我,婷婷在妈妈住的那个村口,呆了很久很久,始终不愿离去。孩子没有想到,九年没有回家的母亲,在九年后自己找到她时会是这样的结局。

    小婷婷又一次一个人回到了定西花沟村,回到了奶奶的身边,她依然挑起了生活的重担。临行前,她告诉记者,每天虽然要打水、做饭、照顾奶奶的生活起居,但她很高兴,因为奶奶给了她亲人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