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三农 > 2010生活567 > 旧版节目文稿 >

跳出毒渊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23日 18:45 | 进入娱乐城堡 | 来源:CCTV.com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点击进入 生活567首页

点击进入 节目精彩视频

      6月6日天刚亮,陇川县章凤边防派出所的边防民警就紧急集合,他们要执行什么重要任务呢?
今天要去的地方就是拉蒙村 我们的民警平时下来了解到有吸毒的.
      拉勐行政村距离中缅边境只有十几公里,几乎是境外毒品流经陇川县的第一站。今天要抓获的零星贩卖毒品的嫌疑人叫小喊,她经常出入缅甸,窝点不定。据掌握的线索,50岁的小喊最近在拉勐村的家中聚众吸毒,难道一个普通农妇,也会吸毒贩毒吗?
  不远处这栋白房子就是小喊的家,此时房门紧闭,里面有人吗?邻居透露,小喊就在家里,屋内会不会有其他人呢?
   透过打开的窗户,隐约看到漆黑的屋子里只有一个女人。 在小喊和边防民警僵持时,她的另一个邻居走了过来,小喊吸毒的事情邻居知道吗?


  就在边防民警准备破门而入时,反锁的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了。阴暗之中,床上坐起一位头发凌乱、面黄肌瘦的的女人,她就是小喊,看起来病怏怏的.
      在床边,民警发现了一个手机,一个装有白色粉末的小瓶子。里面是毒品吗?这个插了两根吸管的饮料瓶,就是小喊专门用来吸食海洛因的工具。现在她的毒瘾又犯了。
  小喊家其他地方会不会还藏有毒品呢?在一个墙上挂着的布袋子里,边防战士又发现了一个装有0.2毫克海洛因的小瓶子,这个烟盒上还有一片新型毒品麻黄素即冰毒。
  在搜查出来的吸毒工具和毒品面前,小喊对吸毒事实供认不讳,然而,她到底是不是在聚众吸毒,以贩养吸呢?


  章凤边防派出所的边防民警会不会找到证明小喊聚众吸毒、以贩养吸的证据呢? 在小喊的家里,共搜出来七个装有海洛因的小瓶,其中有两瓶里面有0.2毫克左右的海洛因,还有这些吸食毒品用的吸管和锡纸,这些东西都足以证明,在小喊家里,吸毒的不仅仅是她一个人。在小喊的抽屉里,还翻出了写有去缅甸的出租车的电话和路线的名片,小喊的毒品究竟是从哪里买来的呢?
  小喊主要吸食海洛因,犯毒瘾的她看起来精神萎靡,海洛因会损害大脑和中枢神经系统,吸食后导致注意力不集中,反应迟钝,失眠易怒,面黄肌瘦,神情呆滞漠然,在严重丧失劳动能力后最终衰竭而死。那么,小喊为什么会走上吸毒的道路呢?
   眼前这样一个普通村妇,居然是有着18年吸毒史的瘾君子。原本幸福的五口之家,如今只剩下她一个。六年前,丈夫因吸毒而死,后来,三个儿女也无法忍受母亲对毒品的依赖,分别与她断绝了关系。
  小喊现在几乎完全丧了劳动能力,她唯一的生活来源就是捡垃圾。她一个月吸食毒品要花掉1500元钱,仅靠捡垃圾,她能够挣到这么多钱吗?就在记者采访时,小喊的手机响了。。。


  究竟是什么人要来吸毒呢?就在边防民警蹲守30分钟后,一位脸色蜡黄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这位自称来自拉线农场的中年男子就是不承认刚才是自己打来的电话。那么他到底是不是来吸毒的呢?边防民警决定给他做尿检。
  就在边防民警审讯来自拉线农场的中年男子时,小喊的手机再次响起,难道又有人前来买毒品吸吗?
小喊说,这次打电话的人是一位父亲,他认定儿子此刻就在小喊家吸毒。半小时后, 一个个头不高的老头走了进来,他会是打电话的那位父亲吗?
  儿子不在,按说可以让他走了。可就在这个时候,经验丰富的民警把他拦住了。 难道父子二人都吸毒?边防民警推测的对吗?尿检结果会给出怎样的答案呢?
   身为父亲,何景一边担心儿子吸毒,另一边自己却不能以身作则,同样深陷毒渊无法自拔。一朝吸毒终生戒毒,小喊,林国荣,何景,三个人将被送往戒毒所强制戒毒。
   在陇川县第一小学,有两位特殊的学生,她们就是五年级147班的小晃和2年级161班的小焕。小晃和小焕到底特殊在哪里呢?


   按照正常入学年龄,17岁应该上高中,而12岁应该读小学6年级,为什么小晃和小焕都比同班同学的年龄偏大呢?
  原来,小晃和小焕是姐妹俩,8年前,他们的爸爸因吸毒染上艾滋病而死亡。妈妈被爸爸传染后,也于2年前去世,在家辍学了几年的姐妹俩如今和七十多岁的外婆生活在一起。小晃曾经写了一篇作文--《我想有个家》。
  小晃的妈妈生前没有留下一张照片,只有一身衣服至今还被外婆保留着,每当想起女儿,小晃的外婆都会拿出来看看,老人家至今还沉浸在失去女儿的痛苦之中。


  小晃说,她和妹妹最不愿意提及的人就是他们的爸爸,在姐妹俩的记忆里,爸爸的眼里只有毒品。 如今,在章凤边防派出所的帮助下,小晃姐妹俩已经重新走上课堂,她们两个每人每月享有60元的低保费用,县妇联每人给120元的生活费,学校每一学期给她们每人补贴500元钱,姐妹俩和外婆的生活能够基本保证,然而,毒品在姐妹两个心中造成的阴影却需要漫长的时间来消除。
  在章凤边防派出所管辖的区域内,因毒品而导致家庭支离破碎的还不止小晃一家,这位63岁的老人叫小翠,毒品夺走了她至亲的亲人。
  丈夫因吸毒而死,几年之间,五个儿子也全部因吸毒相继去世。如今,这个家庭只有白发苍苍的老人,带着这个年幼无知的小孙子宝喜。今天正好是宝喜爸爸的祭日,这样肝肠寸断的日子,老人家每年都要肝肠寸断地度过6次。


  截至2009年底,全国登记上网的吸毒人员为133万人,全国共有涉毒县(市、区)2730个,总体上看,当前,我国农村涉毒品问题仍较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