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三农 > 2010生活567 > 旧版节目文稿 >

遥远的牧场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23日 18:44 | 进入娱乐城堡 | 来源:CCTV.com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点击进入 生活567首页

点击进入 节目精彩视频

 

      记者来到阿拉善盟,一场沙尘天气刚刚过去,我们的车子行驶在阿拉善盟阿左旗的一条公路上,我们看到沙子已经上了公路,最严重的地方,沙漠把公路拦腰截断,沙丘已经堆得有五六米高。
      我们继续开车前行,路越来越难走,阿左旗林业局的张主任告诉我们,车窗外几十年前还长着大量的植物现在已被沙漠覆盖。在阿拉善盟左旗巴彦洪格日嘎查我们看到了一所房屋,沙子已堆到房子后面有两米多高,那房子的主人生活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走进屋里,我们发现房子的主人正在清理堆在窗户边上的沙子。
      乌仁格根告诉我们,他们基本上不敢开窗户,一开窗户沙子就会流进来。沙子堆在窗户边,窗户已经无法关住,在窗户外,我们拍到了这样的场景。
      为了防止沙子再进来,无奈之下,乌仁格根只能把窗户钉死了,由于每次大风过后,房子后面都堆满了沙子,乌仁格根家的房子已经裂开了很大的缝。窗外刮起了六级大风,为了防止沙子把房屋压塌,乌仁格根家开始清理房后的沙子,这样的工作他们基本天天要重复。


      今年3月份的一场沙尘暴,乌仁格根家的羊圈被沙埋掉了,现在羊圈已经废弃。乌仁格根全家现在就在一个不用的老房子前,用铁丝和床单建了一个临时的羊圈,可是我们发现大量的沙子已经向这个新的羊圈靠拢。困扰乌仁格根家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草场里基本没有了羊吃的草,乌仁格根家不得不卖掉了部分羊。在喂羊时,我们发现了乌仁格根全家要给有的羊带上口罩,为何要在喂羊时给羊戴口罩呢?
      乌仁格根告诉我们,为了防止一些健壮一点的羊争食,就要给它们戴上小布袋。而小羊们只能靠人工去喂,我们拍到了这样的场景,两只饥饿的小羊,在不停的争食。乌仁格根家里养了230多只羊,一年收入有5万多元。,家里草场已基本经没有草了,乌仁格根家去年卖掉了70多只羊,草场没有草,现在不得不靠买草喂羊,现在他们的收入也就每年2万元左右
      但这样的生活还能维持多久?乌仁格根家也不知道,忙了一天,晚上7:00乌仁格根家才开始吃晚饭,做饭用的柴火是梭梭,家里没有菜,每顿基本是面片,要吃到新鲜的蔬菜要跑到上百公里外的地方去买。


      天渐渐暗了下来,但风声却越来越大,按照乌仁格根父亲的说法,一场沙尘天气就要到来。第二天一早,风已经停了,但乌仁格根家门前却堆满了沙子,他们开始了一天铲沙的工作。
      铲了二十多趟架子车的沙,乌仁格根家门前才清理出来一条小通道,要把所有的沙都清理完得一天时间。现在沙漠一步步向乌仁格根家的房子靠近,在旗上读过高中的乌仁格根已不想待在这个每天风沙弥漫的牧场。
      乌仁格根的父亲,今年71岁,放了一辈子牧,他并没有搬出去的念头。草场基本上没有了羊和骆驼吃的草,有的牧场主人只能把羊和骆驼卖掉离开了自己的家园。乌仁格根的父亲也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不搬羊和骆驼没有吃的草,要搬又能搬在哪里呢?
      那同一嘎查其他牧民的生活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在阿左旗巴彦洪格日嘎查,嘎查长汤培新把我们领到一处沙漠前。
      沙漠已经完全把水井淹没了,这口水井是他们全家生活用水的水井。汤培新费了半天才把井口给拔开了,他告诉我们,一场大风过后就变成了这样,现在全家吃水都成了问题。


      由于附近再找不到水源,汤培新告诉我们,过两天他只能雇台铲车来清理被埋掉的水井。巴彦洪格日嘎查有783平方公里的面积,但是可利用的草场面积只有453平方公里,现有牧民76户,有26户牧民草场全面已经禁牧,这些禁牧的牧民每年每人能领到5000多元的补助款。面对恶化的环境,草原荒漠化的加剧,许多牧民们放弃了祖祖辈辈生活的牧场。
      走进屋子,里面落满了灰尘,我们再次看到了那些曾经要给羊喂草时戴的小布袋,永远遗弃在这个屋子里,而墙上那张风景画,也许是主人当初美好愿望的写照,而风景画上的景象何时再能出现呢?
      对于生态的恶化,阿拉善人有着深深的忧患意识,阿拉善盟作家张继炼的作品长期关注着阿拉善的生态,这是张继炼的作品《遥远的牧场》里的一段文字,
      小时候,淖尔里还有一汪汪水,有水就有草,有水就有鱼、有鸟、有浓荫、有凉爽、有羊、有骆驼、有人,后来风一年比一年大,一年比一年勤,一年比一年狂,怪树林原是一片茂盛的胡杨林,现在成为一片绵延百余里的胡杨尸体……新的牧场在那里?


      有着骆驼之乡美称的阿拉善,曾经的沙漠之舟,可是现在却没有了驼峰,变得非常瘦弱,在阿拉善盟乌力吉苏木温都尔毛道嘎查,我们发现了一峰刚刚死掉的骆驼。
      骆驼是阿拉善牧民家中最值钱的财产,牧民楚龙高娃家曾经有34峰骆驼,这也是他们家最主要的经济来源。
      阿拉善左旗乌力吉苏木人大主席宝音吉来,把我们领到一片梭梭草场前,梭梭草是骆驼赖以生存的主要食物。造成这里草原荒漠化的原因是由于什么引起的呢?
      由于自然和人为的原因,拥有27万平方公里面积的阿拉善盟却形成了8万平方公里的沙漠和9万平方公里的戈壁。为了改变阿拉善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上世纪90年代初,阿拉善盟实施了围栏锁边、飞播育林、人工造林等生态工程,生态建设成了阿拉善的头等大事, 那实施后的效果到底如何呢?我们找到了长期拍摄阿拉善生态环境的摄影家色·哈斯巴根,色·哈斯巴根是1985年拍到阿拉善首次沙尘暴的摄影家,此后他每年都用镜头记录着阿拉善的生态变化。


      现在我们通过色·哈斯巴根的影像,发现阿拉善的生态前后有了一些悄然的变化。阿拉善左旗苏海图嘎查有97户牧民,现在有30户牧民因为生态恶化而搬迁了出去。如果生态得不到保护牧民就无法再生存下去,所以牧民的观念也逐渐有了些改变,现在当地牧民正在自发的组织种植梭梭草。
      现在通过治理,阿拉善生态环境局部得到了好转,但阿拉善生态环境整体情况却不容乐观。面对这一现状,政府部门又采取消了什么样的措施?
      根据这一“转移发展战略”,目标,"十一五"期间,阿拉善盟集中力量搬迁转移牧业人口6000户20000人左右,以人退带动沙退。"十一五"末阿拉善盟退牧面积达到2720万亩,牧区人口总量控制在3000户10000人左右,草原牲畜头数控制在90万头以内,让严重退化的草场得以休整。


      在乌仁格根家采访结束时,乌仁格根的父亲一定要敬我们酒,全家人挥手跟我们说着再见,久久不愿离去,如果再过几年我们再来时,乌仁格根一家还会在这里居住吗?
      牧民乌仁格根一家生活的地方基本上失去了生存的条件,他们一家生活每天都会被风沙所困扰,没有了草场,没了羊,最终他们将无法生活下去。生态环境的变化直接影响着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变对日益变化的生态环境,我们必须转变观念,加强生态保护意识。正如作家张继炼所说的那样,保护生态就是保护我们人类自己。让我们共同参与到保卫我们家园的行动中来,保护环境,从你我做起,让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