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三农 > 2010生活567 >

悬着的生命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23日 18:30 | 进入娱乐城堡 | 来源:CCTV.com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点击进入 生活567首页

点击进入 节目视频

 

 

      浙江省象山县晓塘乡项雪莲的宝贝儿子,外出打工已经快一年了,不久前还打电话回来说自己涨工钱了,可是十月的一天,项雪梅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她儿子阮一出事了,好好的孩子怎么会出事呢?项雪莲知道,儿子阮一在象山县的一个工地上打工,平日里也就是在工地上检查一下,一般,危险的地方不会去,那到底这孩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呢?这事到底会有多严重呢?等对方说清楚事情以后,一家人怎么也不愿相信,这样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他们孩子的身上。

 

 

 

      2008年10月29日,象山县城区中心地带的一个,刚开工不久的商业楼建筑工地上,机器轰鸣。工地现场还是一个几千平方米的深坑,坑底竖着不少刚浇铸好的水泥墩。工地的工人们都在各自忙活着自己的事,突然一声惨叫从工地上传了出来。这个由工友们扶着,一脸痛苦表情,躺在一个水泥墩上的人就是项雪梅的儿子,年仅20岁的阮一,他这到底是怎么了呢?
      阮一原本在工地上,指挥挖土机挖土,不小心一脚踩在了工地边沿的一块石头上,脚下一滑摔了下坑底,正好摔在了坑里的一个水泥墩上。石建军刚一伸手就发现不对。摔在水泥墩上的阮一已经昏迷了,而且整个身体根本扶不起来,水泥墩距阮一摔下来的地面也就两米多高,这样一个高度摔下来,会产生多大的冲击力呢?对人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呢?为此我们请教了一下北京大学工学院的,荣起国教授。

 

 


      荣起国教授说:“两米多高的距离重力加速度,力量不算太大,不过如果摔下来着力点太小的话,局部的地方受到的冲击力会非常大,很可能造成骨折。” 看阮一这个样子,伤得还真是不轻,他到底伤在了那里呢?工友们发现,躺在水泥墩上的阮一扶不起来,原来是另有原因的,有一根钢筋露出来,他是往后掉下去的,正好插在背上。大坑里的水泥墩上,或多或少的都裸露着几根长短不一,拇指粗细的钢筋。阮一就是被这个水泥墩上的钢筋所伤。现在的他整个身体被插入他体内的钢筋挂在了水泥墩上,一动不动。从两米多高的地方摔在钢筋上,对于人的肌体又会是个什么程度的伤害呢?
      荣起国教授告诉我们说:“一个六七十公斤体重的人,从两米的高度落下来,所产生的速度和力量,如果作用在一平方厘米见方的钢筋上,身体任何一个部位都是无法承受的,在瞬间就会被戳穿”工人们一下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一个师傅大喊道:“先把他人救上来再说。”但这时工友们正心急如焚,救上来,怎么救?,可又不知道该如何施救。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工地现场乱作一团。与此同时,阮一的母亲也接到事发现场打来的电话。这可把阮一的父母给吓坏了,那可是他们唯一的儿子,是他们这一辈子的珍爱和寄托。

 

 


      项雪梅两口子说:“就说钢筋插背,多严重我们也不知道,听到的时候肯定很害怕,儿子在外面出了事,家里人肯定很急,”项雪梅两口子心急如焚,冲出家门,找了一辆车就往象山县城赶了过来。
      消防人员赶到现场的时候,工地周围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围观的群众,现场一片混乱。这时伤者阮一也醒了过来。苏醒过来的阮一,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恐惧,开始不断的挣扎,这可吓坏了现场所有的人。卢班长说:“我们到场的时候他旁边有很多工友,把这个人腿和腰是悬空托起的这么一个情况。”救援人员马上设立警戒线,并迅速对现场进行了勘察。阮一的伤情到底会有多严重呢?
这可不是件小事,这样的冲击力,会给阮一的脊椎带来什么样的伤害呢?荣起国教授说:“就摔下来的情况来看,钢筋插入身体那一瞬间的力量,几乎和子弹差不多,是足以可以将人体骨骼击破或是击穿的,这个瞬间所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的。”

 

 


      这时,阮一又一次昏了过去,他的脸色更加的苍白,手脚也开始有些抽搐了,他的伤情到底会有多严重呢?而此时心中最焦急的莫过于,正在赶往县城的阮一父母。一路上,阮一父母的心一直紧紧的揪着,生怕他们的宝贝儿子发生什么意外,而此时工地的电话又一直打不通,儿子现在到底会是个什么情况呢?
接受采访的浙江省象山县第一人民医院骨科医师泮家平说:“他刺得太深的话,担心伤了重要的脏器,这样的话会危及生命,因为哪个位置刺进去的话很容易伤到肾脏、肝脏还有其他肠子破裂这种可能性,”
情况危急,营救刻不容缓。必须马上将伤者解救下来。那怎样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将阮一从水泥墩的钢筋上救下来呢?
      救援人员说:“我们平时最常用的就是用扩张剪跟他剪开,”用液压剪,剪断一根拇指粗细的钢筋只需几秒钟,看来阮一有救了。可是救援人员拿来了液压剪,却无从下手。因为当时他插的部位非常深,跟身体粘合,缝隙很小,因为这个液压扩张剪是伸不进去的。对于悬挂在钢筋上的阮一,时间就是生命,而救援工作又无法顺利开展,这可如何是好?半个小时前还生龙活虎的一个大小伙子,现在已经是面色青白,虚弱得连呻吟声也若有若无了。他,会发生什么意外吗?类似阮一所遭受的这样的意外伤害,在我国也是时有发生。

 

 


      2007年8月,辽宁省沈阳市某工地,一名施工人员,右腿大腿根部被一根钢筋插入,深至右胸部,几乎穿出。
      2007年8月13日,四川遂宁西眉镇,年仅九岁的何雪梅,爬树摘枣时,不慎从树上坠落,被一根长约一米的竹竿从后背插入,左胸透出。
      2008年3月18日,江西九江市,一名进城务工者,晾衣服时不慎从八楼坠落,被三楼防盗窗上的钢筋穿腹而过,悬于空中。
      要说起来,这样的意外伤害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由于伤者所处之处,安全措施不到位;但更多的是因为伤者在工作生活中,自己疏忽大意所致。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再安全的地方也难免会有安全隐患。
      当然,现在不是讨论阮一小不小心的时候,目前首要的问题是怎么营救阮一。以上列举的那些个事例,插入伤者的异物上下都有足够的剪切作业空间,能够迅速的从事发现场解救下来。而阮一目前的情况是,水泥墩上裸露的钢筋已经全部插入了他的身体,而且为避免对伤者造成二次伤害,救援工作的动静还不能太大了。这让救援人员变得无从下手。

 

 


      救援人员告诉记者:“我首先考虑到把钢筋先露出来,然后在具体的实施救援方案,”那也就是说,要在阮一身体下的水泥墩上凿出一个作业空间来。那到底需要凿出一个多大的作业空间呢?  一般来说,液压扩张剪的话大概高度需要3、40公分吧,宽度也需要3、40公分的样子,……可是对于阮一来说,时间就是生命,现在的他,已经出现休克症状了。等是绝对等不了了,这可如何是好?当时的情况是不允许我们使用这种液压扩张剪那接下来,救援人员又该怎么办呢?挂在钢筋上的阮一还能坚持的下去吗?而此时还在路上的阮一父母,仍然在不停地给工地现场打电话,希望能询问到孩子的现状。可是这个时候,谁也不敢跟他们说得太多,而是一个劲的安慰他们。可越是这样,阮一的父母心里就越发的没底。那种揪心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不能拔也无法剪,阮一的生命危在旦夕。现场的人都知道,时间拖的越久,阮一的危险就越大,营救刻不容缓。只是这救援人员又该怎么办呢?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来救阮一吗?再这么下去,阮一的生命还能保得住吗?要救阮一,只能是剪断钢筋,可问题是,液压剪伸不进去,破拆吧,时间又不允许,这可怎么办?甘中队长说:“我们就是在想,用怎样一个方法,最小的一个动作,给他身体也是带来最小一个伤害的这样一个办法,所以我们就想到了用钢锯条”

 

 


      韩斌指导员回忆当时情况时说说:“我到现场的时候,我看到工地上这个民工也没有说很乱的气氛,都已经在帮忙了,伤者情况我看了下,比较危险,脸色已经开始发青。”
韩斌指导员带着增援队伍赶到的时候,新的营救方案被敲定了。使用钢锯,将钢筋锯断。那这种营救方式,又是否能顺利实施吗?
      阮一的身体与水泥墩之间,就连那小小钢锯的作业空间也没有。看来还是得进行一定的破拆。
韩指导员说:“我们没有配备一些小的破拆工具,我们带去的都是一些大型的,像解扩器、扩张器啊这些,液压剪这些用不上,破拆的动作不能太大,所以必须要小心翼翼的。所以我们在敲的时候是使用螺丝刀和铁锤,相对来说作业的空间比较小,对这个钢筋基本上没有造成振动。”

 

 


      阮一的情况越来越糟,他的身体已经慢慢开始瘫软,他到底还能支撑多久呢?在敲的过程中,很清晰地看到伤者的血顺着钢筋在往外流淌,在敲的过程中,血也是把周围的水泥都打湿了。救援人员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的将阮一身体下的水泥凿开。卢班长说:“大概5分钟的样子我们基本上形成了一个作业的空间刚好够我们刚锯条作业的空间。”钢锯是可以伸进去了,可是救援人员却使不上力,难道是凿开的作业空间还是太小了吗?韩指导员说:“那地方没地方入脚,全部是淤泥,我踩在淤泥上的时候也往下沉,人员落脚不好落。”“我就是让卢班长到我对面,我推过去他推回来,两个人一起合作。”
      原来大坑里全是淤泥,救援人员很容易失去平衡,而触碰到阮一的身体,给他造成二次伤害。而且在这种情况下,锯钢筋的进度也非常缓慢。甘中队长说:“两个人也是配合着节拍喊着1212这样拉的,所以相对来说对身体造成的振动就比较小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救援人员的手心在冒汗,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两个人一起合作,大约用了三分钟时间吧,从画面中看得到,钢筋是从他腰部的中间位置插进去的。阮一的这伤到底会有多重呢?抢救,现在还来得及吗?

 

 


      当时脉搏比较快,血压还在正常范围之内,但是伤口地方出血比较多,身体比较虚弱。
      阮一的性命应该是保住了,可是阮一的伤情到底会有多严重呢?插入的钢筋会有多长呢?钢筋是否伤到了阮一的中枢神经呢?又是否伤到了他的什么脏器没有呢?目测的话也不好说, 他主要是经过脊柱旁进去的,应该损伤不到脊柱哪个地方,主要是怕他损伤到脏器,像肾脏、肝脏这种重要器官。

 

 


      很快阮一的CT检查送到了主治医生手里,从CT检查的结果来看,钢筋是紧贴着阮一的脊椎插入他身体的。那根钢筋的长度大概是18共分左右吧。他是斜着向肾内方向刺入的,向上前方向刺入的。而这个位置,正是人体肝肾等重要器官的位置。钢筋的插入会不会损伤到阮一的这些重要脏器呢?备血备好,马上送上手术室进行急诊手术,进行抢救

 

 


      这个时候,阮一的父母已经赶到了医院,看着宝贝儿子腰上露出来的钢筋,母亲心疼得差点没昏过去。手术进行了一个半小时,这一个半小时对于阮一的父母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阮一的伤情到底如何呢?医生说:“手术当中发现钢筋插的位置不是很深,没有进入腹腔内,也没有碰到大的血管,应该后遗症影响不大,他有那个脊柱的横骨骨折,但是不会影响他日常生活。”事隔几日,我们来到了象山县第一人民医院,在病房中见到了阮一。记者:“现在感觉怎么样?你还记得当天是怎么摔下去的吗?”
阮一:“现在感觉很好,挺好的。就是脚不小心踩滑就掉下去了。当时就是全身都麻了,没感觉了,当时就是昏过去一下,”阮一的情况看上去很好,不过说起那天的经历,他还是心有余悸。

 


      阮一:“感觉是逃过一劫,医生他们都说我是逃过一劫,就是跟那个脊椎只差一点点。那肯定是瘫痪了。”
      再有两天阮一就可以出院了。我们真心的希望,他以后的生活能够健康、平安、快乐。不知道是该说阮一倒霉,还是该说他很幸运,还好他是躲过了这一劫,这要是万一钢筋再稍微偏一点的话,年纪轻轻的阮一,下半辈子就得面临瘫痪的可能。所以啊也是要提醒我们在外打工的人一定要注意,出来赚钱不容易,在安全的地方也还是会有些不安全的因素,咱们的在外打工的人,一定要学会如何保护好自己。

 

 

 

点击进入 生活567首页

点击进入 节目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