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三农 > 2010生活567 >

放“鸽子”的女人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23日 17:48 | 进入娱乐城堡 | 来源:CCTV.com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点击进入 生活567首页 

点击进入 节目视频

 

      这结婚啊,可是人生当中的一件大喜事,家住安徽省芜湖县百花村的洑思春,最近刚娶了个媳妇,全家人是甭提多高兴了。可没想到的是,这好日子过了不到一个月,新娘子就突然不见了,这下可急坏了洑思春一家人,到底这新娘子去哪儿了呢?有人说啊,失踪的新娘是个“鸽子女”!这鸽子大家都知道是一种鸟类动物,但是这“鸽子女”指的又是什么呢?
      这两个人就是我们主人公洑思春的姐姐洑木英和姐夫崔世俊,他们口中喊的小芬就是洑思春失踪的新娘木森芬。据洑思春的家人说,木森芬早上去镇上买东西后,就一去不复返了。
      洑思春的父亲说,儿媳妇早上六点多就出门了,到下午5点多还不见回来,这下可急坏了洑家所有人。到底新娘木森芬去哪儿了呢? 姐姐以为搭错了车,搭错了回不来。此时新郎洑思春正在上海打工,一听说新娘子失踪之后就十万火急地赶回了家。洑思春说:“就是我父亲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都不相信。”姐姐还以为出了事,出了车祸呢。
      洑思春觉得还有可能是钱丢了回不来。在返途的附近还有高山和池塘,木森芬又会不会在这些地方发生意外呢?到了第二天仍就不见木森芬回来,有人猜测,新娘子是不是和新郎感情不好跑回娘家了?
      姐姐说:“衣柜里把衣服一看,衣服没有带走。”

 


      这洑思春今年已经三十有二了,好不容易在4月中旬通过媒人的牵线搭桥,与云南的木森芬见面相亲,没想到这俩人是一见钟情,4月下旬就回安徽的家中办了酒席,据洑思春的姐姐说,小两口的感情是如胶似漆。
      姐姐说:“她有时候经常抱着,搂着,那么多人在那边,他就跟他亲嘴。”
      既然不是因为感情不好回了娘家,难道真是在去镇上买东西的途中发生了什么意外?
      洑思春告诉记者:“她走了这几天,我天天都在想她,我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什么时候能回来。”
正在大家着急犯愁的时候,一个电话让所有人都喜出望外,到底电话那头的人会不会是洑思春失踪的妻子?打电话的人又说了些什么呢?
      汤警官告诉记者:“电话是我打的,并且已经找到这个女的下落了。”
      既然有了新娘子木森芬的下落,大家应该高兴才是啊?为什么比之前更犯愁了呢?难道真是出了意外?
      汤警官说:“洑思春这个所谓的妻子,叫杨光苹,实际上她是个骗子,是个鸽子女。”
      这汤警官的一席话让所有人都一头雾水、不知所措。这新娘子明明叫木森芬,又怎么会叫杨光平呢?还有,这鸽子女又代表什么意思呢?
      汤警官说::这个鸽子女,她主要是利用这个婚姻,去骗取别人的钱财,一旦这个钱财骗到手以后呢,她就找机会,她就跑了,就飞走了,所以叫她鸽子女。”
      对于汤警官的话大家都是将信将疑,这好端端的媳妇,又怎么会是专门骗取彩礼钱的“鸽子女”呢?到底木森芬在洑家是个怎样的媳妇呢?
      姐姐告诉我们说:“她什么地方都好,什么事情都不用我父亲干,她自己干。”
      洑思春说:“她早上起来,刷牙水洗脸水都打好了,叫爹来洗脸,我父亲洗过了,她也给我打。”
      姐姐说:“对我们也好,对我们小孩子也好,对我父亲也好。”
      洑思春感觉她就是很懂事体贴家里,很会过日子,不光是自家人说好,就是乡里乡亲的左邻右舍也是无人不称无人不赞啊!

       邻居们告诉记者:“反正我觉得她这个人,看来也怪老实的,那她到我们村子来,可以算一个好媳妇儿。”
      长辈眼中的好闺女,丈夫口中的好媳妇,就连左邻右舍也都赞不绝口,这样的女人真的会是个骗子吗?
      据汤警官说,木森芬的原名叫杨光苹,是一个婚姻诈骗团伙中的一员。并且现在就在南京铁路公安处的看守所里,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洑思春这才如梦初醒。

 


      记者问洑思春:“我现在想问一下你,就是你对她现在还有没有情感,你想她吗现在?”
      洑思春说:“现在我想。毕竟我们在一起也生活了一段时间,我现在就想见见她,当面问问她,我对她那么好,她为什么还骗我。就是问她到底有没有喜欢我,到底是不是完全是在演戏。如果她要回来的话,我还是愿意等她的,就是说这个事如果没出的话,我们是会很幸福的我们。”
      第二天,洑思春接到了南京铁路警方的电话,说因为案件的需要,请洑思春与杨光苹见上一面,我们的记者决定陪同洑思春和他的姐姐去一趟南京。究竟杨光苹是如何骗取洑思春的信任?又是如何被关进了看守所的呢?这所有的答案即将浮出水面。
      众人眼中的好媳妇,警察口中的“鸽子女”,让洑家上下心烦意乱。究竟谎言的背后是个怎样的女人?骗与被骗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情感纠葛?车子已到达南京,正在赶往南京铁路看守所的路上~~~~
      记者问洑思春:“一会儿就要见到她了,现在这个心情是什么样子的?”
      洑思春说:“现在我心情很乱。”
      记者问:“怎么个乱法。”
      洑思春回答:“感到一点辛酸,她分的钱很少,她还没拿到钱,就被抓住了。”
      记者说:“你觉得她这些人的行为,虽然说比较可恨可气,但是你仔细想来,她也有她辛酸的地方,感觉你好像现在还是同情她似的,你这个袋子里面是什么。”
      洑思春说:“我给她带一点衣服,带点儿换洗的衣服。”
      记者问到:“还带了什么。”
      洑思春说:“早晚都凉了,带了一件毛衣,还给她带了一瓶大宝。”
      到达看守所之后,警方为这次见面办理了相关的手续,洑思春和姐姐洑木英则在一旁等候。经过警方的同意,我们在他们俩见面之前先采访到了犯罪嫌疑人杨光苹。也就是洑思春的新婚妻子木森芬 。

 


      记者问:“你有丈夫吗?”
      杨光苹说:“没有。”
      记者:“没有丈夫,那你丈夫呢?”
      杨光苹:“死了。”
      记者:“什么时候死的?”
      杨光苹:“死了四年。”
      记者:“家里还有什么人啊?”
      杨光苹:“还有两个哥哥跟爸妈。”
      记者:“你跟他们说你在外面干嘛呢?”
      杨光苹:“我在湖口背菠萝。”
      从表面上看,杨光苹是一个非常朴实的农村姑娘,到底她是怎样骗取洑思春的信任,并对她如此死心塌地的呢?
      汤警官说:“他们就是到一户人家,有冒充她父亲的,有冒充她弟弟的。”
      汤警官说,这个团伙由4到5人组成,通常在云南一带活动,由互不相识的陌生人组建一个临时的家庭,而杨光苹就是扮演这个家庭中远嫁外地的“女儿”,专门骗取对方的彩礼钱。只要钱一到手,这位被称为“鸽子女”的杨光苹就会趁机溜掉。
      记者问:“你生活这两个星期当中,你心里面是怎么想的,你喜欢他吗,有没有哪怕一点点喜欢他呢?”
      杨光苹:“我就是,我不喜欢。”
      记者:“没有喜欢过他?”
      杨光苹告诉我们说,在这次骗婚的过程中,她可以从洑思春的彩礼钱中抽取4千元钱。
      记者问:“他们家对你好吗?”
      杨光苹说:“对我好。”
      记者:“那好的话,你为什么要逃跑?”
      杨光苹:“我看他家也不好,生活也不好,不想在那儿。我有三个小娃,我想那四千块钱可以养我小娃。”
      记者:“你想不想你的孩子?”
      杨光苹:“想,我想回家做饭给他们吃,我想他们没有爸爸妈妈可怜。”

 


      虽然是为了自己的孩子着想,但也不能不择手段、触犯法律呀!这样一来,不仅自己的孩子没人看管,还使另一个家庭也受到了伤害。在看守所里我们还见到了杨光苹的一个同伙,当时杨光苹从洑思春家溜走后,就是他负责从云南来安徽的芜湖作接应。只是这俩人怎么又被逮进了看守所里呢?
      另一名犯罪嫌疑人告诉我们:“她说还是到南京上车,买到火车票以后,我们就上去候车室那里。”
      汤警官说:“我在候车室里面巡视的时候,看到有一男一女坐那个地方,仔细观察他们两个既不像旅客,因为她身上没有多的行李,但是看上去也不像一家人,因为他们两个距离还是有一点远,这样,我对他们产生了怀疑。然后对他们俩分别进行盘问。”
      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杨光苹2人在警方的一再询问下,交待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记者说:“就是如果说他想过来看你的话,他们一家人你想不想见他们?”
      杨光苹:“我骗他,对不起他家,不想见他家。”
      在警方的安排和监督下,杨光苹被带到另外一个审讯室与洑思春见面。到底他们两见面之后会是怎样的情景呢?
      按照规定,洑思春现在是不能随便跟犯罪嫌疑人杨光苹见面的,并且杨光苹也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交于云南警方处理,但因为案件的需要,南京铁路看守所决定在警察的安排和监督下,让他们短暂的见上一面。这洑思春对杨光苹一方面是心存怨恨,因为毕竟感情上受到了伤害,而且钱财上也遭受了损失,但另一方面又对杨光苹是念念不舍,认为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媳妇。可是,这杨光苹对洑思春的情感又会是怎样的呢?到底他们俩见面后又会是怎样的情景呢?
      记者对洑思春说:“一会儿你口中这个小芬,就要从这个门里头进来了,你现在这个心情什么样的?”
      洑思春说:“我很着急,我就是想当面问问她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她即使她不愿呆在我家和我在一起,我也要让她自己说出来。”
      看得出来,知道事实真相后的洑思春还是非常喜欢杨光苹,就在来程的途中,他还特意下车买了些杨光苹平常最爱吃的苹果。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这在洑思春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面对杨光苹的冷若冰霜,洑思春姐弟俩已是心灰意冷。从南京回来后,洑思春就一直沉默寡言、闷闷不乐。他说早知道还不如不去南京,至少这样心中还有一丝希望。
      洑思春说:“我老是觉得,她过一会儿她就要回来了。”
      洑思春的父亲告诉我们:“一天有事做事,没事他再不出去。吃饭少多了。”
      姐夫说:“他嘴巴不讲的,心里确实比较悲痛的样子。”
      新婚的喜悦劲儿还没过去,却被告知新娘是骗子的事实,还沉浸在幸福中的洑思春犹如当头一棒,难以接受这一切的事实。
      洑思春告诉记者:“恨肯定要恨她,她就是一开始就在骗我,而且不是她一个人,就是她有一伙人都在骗我。”
      姐姐:“你把我弟弟害得这么惨,钱花了这么多钱,你又跑了。”
      据洑思春的父亲洑本标说,为了娶这个儿媳妇,家里不仅花光所有的积蓄还欠下了不少外债。
父亲告诉记者:“一个给娘家26800,一个介绍给了个5500,一个回来的路费花了两千,买家具,办喜事花了七千。”
      光这些数得出来的花费就有4万多,还有很多零碎的开销,前后加起来都将近快5万了。
      父亲说:“我家里只有两万多一点,借了两万八千五。”
      在洑思春出去打工之前,父子俩的生活来源就是这2亩8分田,这对于一个年收入只有4千多元的农村家庭来说,意味着要将近6年才能把欠下的2万8千多元钱全部还请。
      姐夫说:“不是钱不钱,还有个名声还要。他想不到对她这么好,她跑掉你看,没有道德心啊。”

 


      据警方说,杨光苹谎称自己没有身份证,并偷用一个名叫木森芬的女人的户口本进行诈骗。就这样,杨光苹就以木森芬的身份来到了洑家。然而,朴实、善良的洑家人,丝毫没有察觉到事情的可疑之处。
      没想到的是,新媳妇居然是个专门骗取彩礼钱的“鸽子女”!能尽快还清家里的债务,洑思春不得不再次踏上去上海打工的征途。在安徽,类似于洑思春这样的大龄青年、娶外来媳妇的情况到底多不多呢?
      据我们的了解,娶外来媳妇的事情,在当地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那这些外来媳妇大多都是来自什么地方的呢?
      村民们说,在外来媳妇中,有嫁过来之后就安心过日子的,但也有不少就是婚姻诈骗中所谓的“鸽子女”,钱一到手就“飞”走。
      我们从村民们的口中得知,这些 “鸽子女”通常只顾自己的利益,全然不管自己不道德的这种行为,给对方家人带来多大的伤害,骗光钱财不说,还往往使男方在情感受到严重的打击。据我们了解,像这种骗婚的现象在全国各地的乡村也是时有发生。
      刘所长告诉我们:“04年一年我们就查了20多,24个, 07年一年,一共查了有67个婚姻诈骗的案子,从我们抓获的嫌疑人这个数字上来说,是一年比一年多。”
      既然是普遍存在的现象就不得不防了。那么通常在咱们乡村,哪些人比较容易上当受骗呢?

 


      原来骗子们专去偏僻的乡村,瞅准性情老实的大龄未婚青年下手。那我们乡村百姓在找媳妇的时候又应该注意些什么呢?
      最让人感动的是,洑思春明知道杨光苹是骗他的,还给她送去换洗的衣服和爱吃的苹果,可见用情之深了。从与杨光苹的谈话中,我们也能很清楚地感觉到她内心深处的不安和悔意,但不管怎么样,她毕竟已对洑思春一家造成了伤害。婚姻原本是幸福的开始,那些打着结婚的幌子专门骗取别人钱财的“鸽子”们,也终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良心的谴责。

 

 点击进入 生活567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