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三农 > 2010生活567 >

二十五个孩子一个爹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23日 17:47 | 进入娱乐城堡 | 来源:CCTV.com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点击进入 生活567首页

 

      甘肃省有一个小村庄叫山坪村,薛永财是这个村的党支部书记,当年父亲给他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希望他将来能够挣大钱,永远不愁吃不愁穿。薛永财今年已经55岁了,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爷爷,他实现了当年父亲的愿望了吗?没有,他不仅没有挣到大钱,反而让家里欠了一屁股的债,这让他的妻子和女儿很不满意。现在薛永财每天几乎不着家,马上就要收小麦了,他的妻子很着急,但薛永财根本就没有时间,他忙活着一件在他看来很重要的事情,他在忙活什么呢?什么事能比抢收小麦更重要呢?我们还是到山坪村去看一看。
      他就是薛永财,今年55岁,山坪村的党支部书记,任职已经32年了。他为什么在教学生上课?难道是在顶替某个老师?
      薛永财说:“我是个党支部书记,不可能每天给孩子们上课,还有集体事情和公共事情。老师是我最头疼的问题,没有报酬,别人也不干。”

 


      薛永财告诉记者,自从2005年幼儿园办起来以后,由于村里没有足够的钱来聘请幼儿教师,老师就一直由他来代替。
      薛永财说:“目前的大问题就是孩子的监护和孩子的启蒙教育,就是摆在我面前的大问题。”幼儿园的孩子走了一茬又一茬,每天薛永财除了给孩子们上课外,更多地承担了一个父亲的角色,孩子的吃喝拉撒都要他来管。
      不过薛永财说自己非常喜欢这些孩子,和他们在一起,这让他心里感觉很踏实,但自己的一个毛病经常让他很尴尬,那这个毛病是什么呢?
      薛永财告诉记者:“ 半土半洋,有时候说话孩子们还听不懂。教学必然要普通话,我的普通话不标准,有时间一句普通话,一句土话 有时候让孩子一场笑。”

 


      不会说普通话,让孩子们笑他还是小事,薛永财告诉记者,在孩子们的眼里,根本就没有把他当成一个老师,更多地是像儿子对于父亲般的依赖。
      薛永财说:“大人家有时候还害怕我呢,孩子不怕我,因为经常熟了,经常和孩子们一块,不害怕我。”这里有25个孩子,年龄都在三至六岁,与其说这里是一个幼儿园,还不如说它只是一间普通的教室。现在薛永财正在给孩子们上数学课,但他发现薛亚文有些不正常。别的孩子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他却漫不经心,书本也没有拿出来。
      不管薛永财怎么问,薛亚文就是不开口,今天他这是怎么了?要是以前,每当薛永财拿出好吃的时候,薛亚文肯定已经是笑容满面了,但今天却有点出乎薛永财的意料,不管他怎么哄,薛亚文就是不说话,那这个孩子到底出什么事了呢?

 


      原来孩子的妈妈今天就要外出打工了,她答应走之前一定来幼儿园看看儿子,薛亚文之所以不好好上课,原来是以为妈妈走之前不来看自己了。
      那这个孩子为什么哭了呢? 原来她的爸爸妈妈今天也要外出打工了,这真是你方哭罢我登场,刚哄好了这个孩子,那个孩子又哭了,这让薛永财有点不知所措。
      山坪村外出打工人数已经达到168人,留下了67个孩子,其中25个孩子年龄在3到6岁,目前都在薛永财自办的幼儿园里。
      她叫王菲,非常喜欢唱歌的一个小姑娘,今年已经五岁了,父母外出打工已经三年没有回来了,现在她和姥爷生活在一起。对于爸爸的记忆,王菲会说什么呢?

 


      王菲想对爸爸说:"爸爸,我想你."记者问:你爸爸以前都给你买过什么东西?王菲答:玩具。记者问:什么玩具?王菲说:小车子。记者问:你爸爸平常给你打电话吗?王菲说:打。记者继续问:你都给你爸爸说什么?王菲说:我说爸爸,你在哪里?薛永财告诉记者,村里像王菲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关于爸爸妈妈,他们有着无尽的思念。
      薛永财抱着的这个孩子叫薛思思,取名思思,是因为她出生后,就一直没有见过在外打工的父亲,她至今还不知道父亲长得什么样。
      山坪村是一共有500多人,其中就有168人外出打工,家里剩下的只是老人和孩子。薛永财告诉记者,山坪村当初是一个无钱、无粮、无水、无电的四无村,尤其是缺水,这里的孩子只要一见到水就格外的兴奋。那么在这种艰苦的自然环境下,当初这里老百姓的生活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呢?

 


      为了让乡亲们的生活好起来,薛永财多次组织劳务输出,组织村里的年轻人外出打工。那么外出打工到底给山坪村带来什么变化呢?
      薛永财说:“人均纯收入240多元钱,其中170多块钱就是从劳务这一块拿来的。”外出打工给山坪村村民的经济收入带来了很大的变化,然而就在更多年轻父母离开山坪村的同时,新的问题出现了,那到底是什么问题呢?
      薛永财说:“一个孩子的爸爸和他妈妈到北京打工去了,他爷爷他奶奶打农药去了,就把孩子放在院子里。我把门一推,一个软东西在大门上,我一看是孩子睡着了。”

 


      如何才能更好地照看孩子,这个问题突然间就摆在了薛永财的面前,他将如何处理呢?
      薛永财说:“我作为山坪村的当家人,孩子是祖国的希望,也是祖国的未来,要想富,抓教育,孩子连自己的人身健康都保证不了,我这个当家人是怎么当的,当时在我的心理上就有一个沉重地打击,我就下决心办这个幼儿园。”
      薛永财下决心要办幼儿园,妻子第一个就站出来反对,女儿也不赞成,那么妻子为什么要反对丈夫修建幼儿园呢?薛永财又是如何实现了自己的想法呢?
      薛永财把心思都放在了村里孩子的身上,家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吃饭和休息的地方,妻子和女儿白天很少能见到他。他不仅不管家里的农活,还经常把家里的钱拿去花在幼儿园上,这说起来似乎不太近乎人情。薛永财的妻子和女儿是如何看待他的呢?

 


      薛永财的妻子王桂香说,丈夫每年只能给家里拿回700多元钱,在这个家里,他是挣钱最少的,但有时候花钱却让她无法理解?
      王桂香说:“建修幼儿园的时候,他拿走了我二女儿在北京打工寄回来的6000元钱。”王桂香告诉记者,当初在修建幼儿园的时候,丈夫还干了一件让她和女儿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王桂香说:“修厕所门的时候,他把床板拿走了,当我知道的时候,他已经抱出来了,我说你把床板抱哪里去,说是修厕所门用着一块。”
      女儿薛亚琴说:“我和我妈刚开始真正的不理解。”王桂香说:“公共用什么拿我什么,什么都拿走了,修房用椽的时候拿椽,我知道的时候就拿走了。”
      就这样,薛永财破天荒地在礼县建起了第一个村级幼儿园,然而当他站在幼儿园的教室里时,新的问题又来了。

 


      薛永财告诉记者:“桌子也没有,凳子也没有,空空如也。”没有桌椅,更没有小孩子的玩具,这根本就不像一个幼儿园,那这些桌椅和玩具是从哪儿来的呢?
      薛永财说:“省上给我奖了5000元钱,全省先进党务工作者的这5000元钱,拿出来给孩子弄点玩具和桌椅。”
      用奖金给幼儿园买桌椅和玩具,这让王桂兰很生气,原本以为可以拿到这笔钱贴补家用,没想到钱还没有到自己的手里,又被丈夫花完了。
      王桂香说:“有时候生气吵嘴,家里的啥事也不管,你还要吃还要喝。”薛永财为什么对村里的孩子这么重视呢?他是出于什么想法呢?
      薛永财说:“外面搞劳务的他爸他妈就安安心心地搞劳务,家里他爷他奶奶安安心心地去生产,去把自己的农活做好。”

 


      薛永财总是在忙,不是为家里的事情,而是忙着照顾这些留守的孩子。薛亚琴告诉记者:渐渐地我们大了,我们也做父母了,我们也能理解父母的苦心。对于薛永财无怨无悔的付出,村民们是如何看的呢?
村民甲说:“幼儿园办起来好,我家里干农活,把娃娃送到幼儿园。”
      村民乙说:“孩子的爸爸妈妈到外面打工,一年或多或少还可以挣一点钱。”薛亚琴现在也不想外出打工了,只要家里农活不忙,她就到学校里帮助父亲照看孩子。对于父亲,这么多年来其实她是有很多话想跟父亲说。
      薛亚琴说:“其实我挺崇拜我爸的,我想对我父亲说,一天多吃点饭,身体健康。薛永财的女儿薛亚琴说,父爱如山,她很羡慕幼儿园的孩子能在父亲怀里撒娇哭闹,也非常想得到父亲的爱和关怀。不过她也能理解父亲的所作所为,父亲当村里孩子的义务爸爸,让孩子们安全地在幼儿园里成长,让村里在外打工的乡亲们安心地在外打工,这是父亲的心愿,做女儿的应该支持他。父亲节就要到了,我们在这里祝愿薛永财节日愉快,也祝愿天下所有的父亲节日快乐。

点击进入 生活567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