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三农 > 2010生活567 >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家园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23日 17:45 | 进入娱乐城堡 | 来源:CCTV.com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点击进入 生活567首页

      这几年当中,我一直想去民勤做一期关于生态环境的节目,因为在很多影像当中我知道了这个地方,那里遮天蔽日的沙尘暴,让人印象深刻。2008年3月26日,我和摄像登上了北京飞往兰州的飞机,到达兰州时已是晚上9点多了,来接我们的甘肃团省委青农部部长张小平,在车里又简单地给我介绍了民勤的生态情况,因为前些天他刚刚从民勤回来。他说没有去过民勤的人,根本无法理解沙漠的破坏力,听着他的讲述我们又对民勤加深了一层印象。吃饭的时候,甘肃团省委宣传部的郝江临副部长,把几个饭桌上没用过的一次性湿纸巾塞给了我们,她意味深长地对我们说,到了民勤也许你们能用得上,一是因为民勤非常缺水,二是民勤风沙特别大,你们要是住在当地老乡家里,洗脸也是件困难的事情。
      27日早晨从兰州出发,天气很晴朗,兰州市区黄河两岸的柳树已出现了绿色,让人感到了春天的气息。车子直奔民勤县城,在武威去往民勤的路上,我们看到了诸如“保卫民勤绿洲,合理利用水资源” 的好多宣传标语大牌子,矗立在公路两边特别醒目。
      地处河西走廊东北部的民勤县是中国北方地区沙尘暴四大策源地之一,年降水量仅110毫米,蒸发量却高达2646毫米,是全国乃至世界最干旱的地区之一。近6年来,民勤县尚未治理的风沙口流沙又向绿洲方向前移了15米至40米。目前,流沙正在以每年8到10米的速度吞噬着绿洲腹地。在民勤沙漠边缘的村庄,由于狂风的作用,大量的沙子飘落在了村民的房顶上,造成村民房顶被压塌,围墙被推倒。当地老百姓称之为“沙上墙,羊上房”。扫沙、拉沙已经成为了沙漠边缘村庄百姓生活中的每天都要做的事,可是既使是这样,他们还在坚守着自己的家园。

 


      当我们来到这个沙漠边缘只住着一户人家的民勤县东容村六社时,我们看到的是残垣断壁,到处能看到倒塌的房屋,看不到一丝村庄里该有的生机。坚守在这里的最后一户人家是魏光财家,魏光财今年56岁,和从小得了中耳炎听不见声音的老伴一起守着这个寂静的村庄。当我们到来时魏光财主动提出带我们参观一下他们的村子,因为在他的内心里认为,只要有人住,村里就有人气。 对老魏来说,他这56年的全部记忆,都寄托在了这个既将消失的村庄里。
      瘦小的老魏做过村里的老师,他很怀念那段教书的日子,那时候村里学生也多,有时候公社还要给村子里放场电影,春节期间,大家热热闹闹地扭秧歌,村庄里充满了欢乐。现在,那锣鼓声、笑声似乎还回荡在老魏的耳边。沙漠离老魏住的村庄只有两公里远,由于缺水,村里老百姓陆续离开了家乡,2005年底老魏最后的一户邻居也搬走了,老魏也曾经搬出去三次,但是他最后又搬回到了东容村,因为他总觉得不习惯外面的生活。再加上自己和老伴都有病,浓浓的思乡情结,使得他不想再折腾着搬来搬去。但是看到邻居们一户户都搬走了老魏很伤感,大部分人搬出去后再也没有回来过,有些偶尔还通个电话问候一下近况,老魏很想他们。
      老魏的儿子和儿媳到内蒙古打工去了,很少回来,女儿在县城上班,偶尔在节假日才回来一次。老魏和妻子没事就在家里看看电视,老魏很喜欢草原,因为那里有水有草,是他梦想中生活的环境,还有自己的儿子在草原上打工,他也非常想念儿子。老魏特别想有个孙子,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在老魏思想里已是根深蒂固的老传统,儿子都结婚几年了,还没有孩子,老魏很着急,村庄也荒芜了,自己也一天天老了,老魏认为村庄里延续生命的东西太少了。

 


      村庄里的生活孤单而寂寞,一个月前别人送了老魏一只小狗,老魏家的这个新“成员”很活泼,也很听话,老魏也非常疼爱小家伙,平时小家伙也和老魏两口子形影不离。也许是好久没有见到人了,小家伙一见人就很友好的往身上扑,拽着记者的鞋带不放,有时候还要抢抢镜头。在老魏家里,墙上那张瀑布风景画特别显眼,这是老魏三年前特意买的,他说他做梦都想,村子里要是能有这么多水就太好了。
由于缺水,老魏很节省用水,每次洗脸洗手都用一点刚刚能遮住盆底的水,盆里的水都很黑了老魏还要洗上两三次,实在太脏了再端去饮鸡。对老魏一家来说“水比油贵”一点也不夸张,因为他每隔半个月才能到五六公里外的地方去拉一趟水。
      按农历说,那时候快到清明节了,老魏要上坟祭祖,现在村庄里人都搬了出去,每年只有老魏一个人来上坟祭祖,他还要代村里搬出去的人上坟。老魏觉得这块土地曾经养育了自己,就不应该忘本。现在村庄里又剩下老魏一户了,看着破败的村落,和因干旱缺水死去的沙枣树,老魏很难过。
      老魏一家的生活很简单,半个月他要去趟镇里买一些生活必需品和拉一次水,来维持日常生活。3月30日是给老魏家供水的日子,如果没有水,他家的十亩田就没法种,一大早,老魏就来到渠道边,昨天通知帮忙干活的人还没有人影,老魏显得很着急。老魏对这次供水很重视,因为他不知道明年政府还让不让他种地,因为按照规定,为了保护生态,要压减耕地,这样做是为了减少地下水资源浪费和对植被的破坏,如果一旦不让种地,老魏将失去所有的收入。现在固执的老魏却一直没有搬出去的念头。一来是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在沙漠里的生活,另一方面,他也不舍得村子里几辈人种下的数十公里的红柳林带。他担心,一旦他离开了村庄,这些红柳林就会很快枯死、消亡,家乡就又少了一个屏障,所以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一名护林员,守护着自己的家园,让村庄披上绿色。

 


      其实离老魏村庄不远处就是青土湖,那里曾经是个水草丰盛的地方。据介绍,曾经水波浩淼的青土湖是从1957年开始干涸的,20世纪70年代前,湖底尚属沼泽和湿地,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青土湖地下水位急剧下降,植被群落退化、死亡。九十年代,湖底被黄沙掩埋,成为中国第三大沙漠巴丹吉林的一部分。
      近年来,腾格里和巴丹吉林两大沙漠已在这里交汇并继续向南侵袭。现在民勤县库区百姓生产用水都是来自当地红崖山水库,由于风沙太大,红崖山水库也受到很大的威胁。民勤县红崖山水库管理处书记仲龙善告诉我们,现在红崖山水库面临的危险就是淤积太严重。从1958年建库到2004年已经淤积了3689万立方米,其中70%是吹来的沙子淤积掉的,30%是上游输来的沙。巴丹吉林沙漠距水库边缘只有5公里,腾格里沙漠距水库边缘只有3公里,红崖山水库也是大的风沙口之一。仲龙善告诉我们,红崖山水库一旦干涸,民勤库区八万农民将无法种田。如果一旦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两大沙漠在民勤交汇,那么民勤绿洲将不复存在,由于沙进人退,一些村庄已经荒芜,不少农民被迫离开家园。面对来势汹汹的沙漠,民勤人民又该如何捍卫自己的家园呢?我们采访了全国治沙英雄——民勤县宋河村石述柱,73岁的石老看上去精神焕发,他说风沙并不可怕,只要发动群众,只要有决心、有信心、有韧劲、有魄力,沙就能治住。
      五十年前的民勤县薛百乡宋河村,从南到北的十几里路上,看不到几棵树。这个东、西、南三面环沙的村子,因为沙逼人退,当时全村200多户人家,就有30来户背井离乡,外出逃荒。

 


      1955年的春天,担任村团支部书记的石述柱,带领近百名青年,走进了村东的大沙河,按照老一辈人传下来的方法,栽植白茨红柳,构筑简易风墙。他们披星戴月,奋力会战,但因干旱少雨,管护不当,只能是“春栽夏死秋放羊,冬天架在火盆上”。他没有气馁,第二年又将治沙战场移至村南的张家大湾。一个春天又一个春天,他们与风沙搏斗了八载,可是,他们洒下的汗水和足迹,一次又一次被狂暴的风沙吞噬殆尽。
      八年艰苦征战,结果屡遭失败。在常人来说,该服输了,可石述柱却不。1963年冬天,他担任村支书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说服和动员全村群众,继续在来年春天治沙。
      第二年春种过后,石述柱又带领宋河人,推着独轮车,拉着木轱辘大车,提着芨芨筐子,抬着红柳抬芭,走向了村西的杨红庄滩,再一次与风沙展开了顽强搏斗。就这样半个世纪过去了,凭着50年的艰苦奋斗,宋河人拥有了一个7500多亩生态林和2500多亩经济林的万亩林场,并在林场的空滩闲地上,开垦出了2400亩耕地。这个林场不仅有效地护卫了原有的3100亩耕地,而且每年为群众带来了300多万元的收入,提供集体积累10多万元。在民勤,不管男女老少,在他们口中我们听到最多的一个词,那就是压沙植绿。

 


      在民勤县东湖镇正新村我们碰到了正在植树的张玲张鑫两姐弟,现在沙漠离他们居住的东容村只有400米远,如果村庄没有了,就没有了温馨的家,他们年幼的心里充满了担忧。这是我们从张玲的作文《我的家乡》中看到的一段话:我的家乡原来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但是由于这里的风沙太大,所以我的家乡绝大部分变成了沙漠,要不是因为这里的风沙太大,使这里变成一望无际的沙漠,不然这里还是一片绿洲,还是一片湖泊。现在沙漠正在一步一步地前进,村子也快被它吞没了,我们知道沙漠一步步逼近,但是我们并没有放弃它(村子),并没有选择离开这里,现在我们正在植树造林,正在抢救我们的家园,让沙漠变成绿洲。我们都发出了一个坚定的信念,一定让沙漠变成大绿洲,让它变成美丽的地方最富饶的地方!
      我问正在上初一的张玲你最想去什么地方?她给我的回答是青海,我问她为什么要去青海,张玲说她想去看青海湖,因为她还没见过那么多的水。当我问她愿不愿意离开这个地方,她的回答很坚决:不愿意。我们外人无法理解他们对家乡那份深深的情感,因为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童年的无限欢乐,以及他们对未来美好的憧憬。

 


      张玲的弟弟张鑫对外面的世界特别好奇,张鑫最远就去过武威市,最让他高兴的是还看见了火车。谈到火车张鑫特别兴奋,他说什么时候自己要能坐一次该多好,他又问我们飞机长什么样,是不是像一个大鸟。一个天真可爱的孩子,当我问他长大以后想干什么,张鑫的回答令我意外,他说他想当个画家,想把家乡给画下来。
      民勤荒漠化问题也引起党中央国务院领导高度重视,温家宝总理曾十多次批示:决不能让民勤成为第二个罗布泊。现在国家已在那里实施石羊河流域重点治理规划,与此同时,社会各界也在积极加入到“拯救民勤绿洲”行动中来。2008年3月9日共青团甘肃省委、甘肃省青联、甘肃省少工委、甘肃省学联启动了 “牢记总理嘱托,拯救民勤绿洲”生态援助行动,向全社会发出倡仪,5元钱可以在民勤捐植一棵树,300元可以在民勤捐植一亩林,500元可以在民勤捐压一亩沙。共青团甘肃省委书记王永前告诉我们,民勤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生态警示教育的地方,通过生态的援助行动,通过体验教育和捐植活,让更多的人自觉地树立起强烈的生态环保意识。保护生态不是一个地方的事情,而是全民的事情。
      采访的第四天,回到民勤宾馆,觉得头特别痒,特别想洗一下,可是洗手间里那几个字看了以后,真的让你不好意思用水:民勤是一个严重缺水的地方,请您一定节约用水!可是还是忍不住,用了少量的水冲了两遍头,两遍过后洗脸池底还是一层沙。洗完头看了池底的沙子又想起了孤独守望着荒芜的家园魏光财,有着胡杨精神的石述柱,沙漠中的张玲两姐弟,他们天天生活在风沙中,我们无法真正体会到他们的生活感受。

 


      尾记:写完这篇手记,想用四个字总结:民勤 民情
      民勤,一座风沙中的小城,这里的百姓勤劳质朴,在这个30万人口的县城演绎着一部真实的民情故事:这里的百姓用汗水泪水和风沙在做着搏斗,沙漠吞噬了他们家园,有的人背井离乡,有的人还在孤独地守望,或离别家园、或抗争风沙的故事会代代相传,子孙牢记,民勤的天何时晴?民勤的山何时青?我想有了国家的重视,全社会的帮助,还有亲爱的民勤人民共同努力,民勤决不会成为第二个罗布泊!

点击进入 生活567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