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三农 > 2010生活567 >

远离深井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23日 17:45 | 进入娱乐城堡 | 来源:CCTV.com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点击进入 生活567首页 

点击进入 节目视频

      俗话说一年之际在于春,这眼前正是春耕的时候,地里干活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河北省阜城县郭塔村的尚秀英,也带着孙子上麦地里干活来了,可没想到的是,就在这自家的麦地里,发生了一件让她终生后悔的事,这事到底是什么事,难道与她来麦地干活有关?
     春耕的时候到了,大家伙都纷纷下地干活了,3月15日的上午,河北省郭塔村的尚秀英也到麦地里来干活,因为家里没人看管孩子,所以就把2岁多的孙子王佳奇带在了身边。可不知为什么,尚秀英却突然丢下铁锹大叫了起来。
      村民说,当时刮着2、3级的东北风,几乎听不清她在喊什么,光看她拿手比划。
      尚秀英反常的举动引起了周围乡亲们的注意,为什么她会突然这么惊慌失措呢?到底出了什么事呢?
      奶奶说,:我一看没有孩子了。
      小孙子奇奇怎么突然不见了呢?难道他是在故意跟奶奶尚秀英捉迷藏?
      奶奶说,那块什么也没有,因为都是麦子地,他也没处跑。
      说的也是,这儿全是麦地,这眨巴眼的功夫,一个才2岁多的孩子能跑到哪儿去呢?
      奶奶说,难道是孩子掉井里了。
      可是奇奇刚才还在尚秀英的身边,怎么会突然掉进了井里呢?
      来到麦地之后,尚秀英把奇奇放在了身边,专心干着手里的活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奇奇起身慢慢朝北边走去。尚秀英因为忙着手里的活儿,根本没注意到奇奇此时已经越走越远了。
奶奶说,井靠北边点,忘那有井了。
      就在尚秀英忙着干活的时候,不到3岁的奇奇掉进了井里!
      奶奶说这是齐齐的鞋。就剩这只鞋了,孩子掉在井里,不知道是死是活。
      一听说有孩子掉进了井里,大家都纷纷赶了过来。


      村民大叔说,我随身当时带了手机,就马上拨打了阜城县的110。
      电话是打过了,可离救援人员赶到现场还要以段时间啊,偏偏这个时候井里的情况却越来越糟糕了。
      村民大叔说,孩子掉的时候大概在5、6米的地方,他又哭又闹,随之,孩子就逐渐地往井底沉。
      奇奇到底还会不会继续往下沉,幼小的他又能不能坚持到救援人员到来呢?
      好在郭塔村离县城不远,几分钟之后,救援人员陆续赶赴了现场。医务人员在最短的时候之内给井下的奇奇输送了氧气。
      本来井下空气比较稀薄,加上孩子恐惧、哭闹更加缺氧。如果不及时救上来,孩子有生命危险。   
      此时,围观的人是里三层外三层,把现场围得是水泄不通。这位趴在井边叫喊的女人是奇奇的妈妈,那天她正在县城里一家小商店里上班,事发之后一位村民把她连哄带骗地带回了麦地。
      妈妈说,当时特别害怕,害怕孩子万一救不上来。
      奇奇别害怕,听见吗?别哭!
      妈妈说,他哭我也在上面哭。
      奶奶说,哭也不知道怎么哭,觉得就不知道嘛样。
      突然发生的意外,让奇奇一家又惊又怕又担心。

 


      奶奶说,我在那也支持不住了,他们就说叫她上一边去,好多人把我架到一边去了。
      此时,此时,2岁的奇奇一定是又惊又慌,得尽快想办法把他救上才行,到底奇奇掉进了一个什么样的井里呢?
      专家说,这口井时农用的浅机井,深度一般是在30—40米,内径一般是在40厘米左右,一米一截,上下等径。
      原来这是一口用来灌溉农田的机井。南方水源多,通常都是用池塘或水库的水来灌溉农田,而在北方,水资源相对来说没有南方那么充足,大家都是靠打这一眼一眼的机井来浇地的。
      专家说,咱们整个衡水市机井大约是7万多口,浅机井占了5万口。
      由于这种机井非常小,营救起来也十分地困难,要想救孩子,首先得摸清孩子在井里的什么地方,到底奇奇在井里的什么位置呢?
      队长用摄像机拉近了镜头,仔细地察看了一下,这个孩子大约是被卡在距井口14、15米的位置。
      14、15米也就相当于5层楼房那么高,根据刘队长的观察,奇奇与刚掉下去时相比,又向下滑行了将近10米的距离,奇奇离井口越远,就越难被救上来。
      队长说,孩子像是蹲坐、蹲着这么个样子。
      战士说,他好像是腿盘着的,刚好卡在那儿。他的手里就是一直拿着鞋玩。
      奇奇怎么会被卡在井中间呢?到底是什么东西支撑着他没掉到井底呢?
      队长说,这应该是下面有一些杂物,包括树枝啊,其它的东西。
      虽然说有一些杂物将奇奇托住,暂时没有坠入井底,但那些杂物到底又能支持多久呢?此时此刻的奇奇简直就是如凌薄冰,随时都有往下的掉的可能性,得尽快采取营救措施。

 


      县消防队员们组织先用村民挖的,就是形成了两个梯队,十人一组,十人一组。
      奇奇被卡的位置是井下14、15米的位置,这对救援工作来说是十分不利的,得尽快把把土挖开,把井管一截一截给刨出来。此时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的村民是越来越多了,大家都想着能帮上孩子一把,所有人的心都系在井里的小奇奇身上。
      队长说,我自己也有一个2岁半的孩子,也叫奇奇,当孩子的父母趴在井边,喊着奇奇的名字的时候,我感觉到仿佛是我的孩子,好像是在喊我孩子。
      为了加快进度,救援队调用了两台挖掘机同时开工。
挖掘机到了以后,消防队员们分别把两部挖掘机布置在南侧一个,北侧一个。
     虽然现场除了两台挖掘机在挖井之外,还有很多人都在帮忙,但我们不能就这么一直等着啊,当务之急必须赶紧想出另外同步进行的方案。
      队长说,第一套方案我们考虑到用安全绳打上活结。然后送下去,放在孩子能够得着的地方。让他把这2只手放在活结里头,我们往上提。
      这个方法可以说是最简单也最快的方法,但不知为什么,一到奇奇这儿就是行不通。这可急坏了现场所有的人。到底怎么样才能让奇奇把2只手放进活结里呢?
战士说,就是拿着绳子上下掂一下,上下动,集中他的注意力。
战士又说,那绳子就晃啊,一直就在他眼前晃。那个绳根本靠不近他,靠近他就把绳子甩开了。
如果奇奇年龄再大一些事情就好办了,可偏偏他只有2岁多,根本就无法沟通,正当大家为此而着急的时候,一次意外的险情出现了,到底是什么事让大家都措手呢?
      挖掘时,泥水渐渐流向奇奇被困的井里,
      消防说,这样下去,孩子肯定被泥汤灌死。
      救援中,托住奇奇的柴禾开始摇摇欲坠;
      战士们想是不是支撑孩子的柴禾要断了。
      队长说,挖掘机在井边挖掘的时候,不小心把东侧深井的输水管道给挖断了,当时这个水哗地就流出来了。

 


      由于东侧的机井正在输水灌溉农田,所以被挖断后水如泉涌。可令人担忧的是,被挖断的输水管道距离奇奇被困的井边也不过20米,距离如此之近,这涌出来的水会不会直接流到奇奇被困的井中呢?或者会不会通过井壁渗入到井里呢?
      专家说,这个水往井里流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这个井的管是花管,是透水管,都是混泥土。
      一看现场的情况对奇奇是越来越糟糕了,奇奇的家人更是着急万分。
      奶奶说,就觉得孩子在里面,就跟掉了我的心一样。
      看来孩子是不能再多耽搁一分一秒了,眼下决不能再停留在第一套方案上了,必须赶紧想另外的办法。
      用最快的方法、又不伤害到孩子,能够顺利地营救上来,那就是必须放一个人下去。
      经过商量之后,指导员刘根生决定派班长王兴哲下去。
      战士说,是我和我战友拿了2根40、50米长的大绳子,给他绑了好几圈,每一个绳结我们都拉得很紧,生怕到里面有什么危险,班长受到伤害。
      当所有人用期待的眼光望着班长王兴哲的时候,却发生了让大家都意想不到的情况。到底是什么事又再一次阻碍了救援行动呢?
      战士说,班长在下井下到腰身的时候卡住了。因为那个井口太小了,只有40厘米。
      由于井口太小,王兴哲下到胯骨的位置就再也下不去了,但是王兴哲在救援队里算是比较瘦小的了,如果连他都下不去,那还有谁能下去呢?难道奇奇真的没救了吗?
      奶奶说,孩子要救不上来,我也活不下去了。
      村民大姐说,不光是他奶奶,就是现场的人都那么着急看着他,都替他着急。
      眼看着混浊的泥水慢慢地向奇奇被困的井里留去,到底怎样才能让奇奇脱离眼前的危险呢? 
      县消防叫挖掘机,在这个东侧,在这个坑的东侧继续挖沟,叫水向东流,一边做这个工作,一边组织人员,立马上大井那停井,不叫他供水了。

 


      虽然井上的水被引向了另外一方,大家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了下来,但井下的情况却越来越糟糕了,我们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战士说,当时我在上面就听见井下有劈哩叭啦的响声。我想是不是支撑孩子的柴禾要断了。
      根据现场的观察,奇奇是被卡在地下14、15米深的地方,如果托住奇奇的柴禾突然断裂,那么奇奇将有可能从现在的位置,一直摔倒30多米深的井底。
      如果有水的话,孩子就可能会被淹着,假如没水的话,那孩子有可能摔下去也是没救了。
这拉也拉不上来,下也下不去,挖也没那么快挖到底,能试的方法都试过了,到底怎么样才能救出小奇奇呢?
      队长说,我确定由我们的队员,在做好安全防护的前提下,倒立下井把孩子给拉上来。
      之前也试过下井救人,可是因为井口太小而下不去,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倒立下井救人呢?
      战士说,脚朝下就不可能下去的。
      既然顺着下井下不去,难道倒立下井就能成功吗?莫非队员中还有谁比班长王兴哲还要瘦小?
      战士们商量着来就剩战士陈飞飞了。
      陈飞飞在消防队一直是负责开车的司机,这倒立下井救援的事对于陈飞飞来说是头一回,没有一点经验的他能把奇奇救上来吗?
      陈飞飞说,当时现场群众特别多,大家都盯着我呢,我感觉责任特别重大,心里特别打鼓。
望着没有任何经验的陈飞飞,大家的担心不光光只停留在井里的奇奇身上,还为即将下井的陈飞飞捏着一把汗。
      战士说,:如果说营救成功了,我们战士出了意外,那怎么办。
      为了能安全地把奇奇救上来,救援人员决定找两条短绳,一头绑在陈飞飞的手腕上,一头用来套住奇奇的手腕,可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短绳,突然队伍中有人急中生智,想到用领带来解这个燃眉之急。
      “领带,领带,还有吗?”

 


      奇奇的位置是井下14、15米深的地方,相当于5层楼房那么高,这需要一定的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陈飞飞能坚持得住吗?
      医生说,正常人短时间内倒立,就会感到头晕脑胀,面部充血。如果长时间会造成脑部缺氧,脑出血,甚至昏迷。他自己的生命不能保障,况且还要救孩子。      
      用领带打好绳结之后,陈飞飞带着所有人的希望,义无反顾地下井了。他能顺利下去吗?
      刚才现场的医护人员也说了,陈飞飞这次下井救人最终能不能救上来还是个未知数,毕竟这倒立的滋味可不好受,况且还要坚持那么长的时间,最让人担心得事,陈飞飞原本是衡水市公安消防支队特勤中队的一名司机,开车的技术倒是好,但这倒立下井救人的事可是头一回呀,他到底能不能顺利地完成任务?到底能不能保证孩子的安全呢?
     “好,下!把他抬起来。”
      陈飞飞的头下去了,然后是整个上半身都下去了,到了腰身这个位置又能不能下去呢?下去了,陈飞飞顺利地下井了。
      陈飞飞说,大家着急把小孩救上来,放绳的速度有点快,中心没调稳吧,感觉腰这块特别疼,感觉肉蹭着井壁往下走。
      妈妈说她一边担心他的安全,一边担心孩子的安全。
      陈飞飞说,因为脸贴着氧气管,可能是绷得太紧了,氧气管突然掉下来了,当时因为井壁比较窄,手也够不着,塞不进去,感觉头特别胀。
      战士说,孩子和战友我们都不想失去。
      此时陈飞飞下井已经将近2分钟了,他在井下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呢?

 


      战士说,我用照明灯只能看见他的脚,那一头谁也看不到。
      陈飞飞说,当我快到孩子跟前的时候,感觉头特别肿,耳朵也挺胀的,身体感觉有点发软,吸不上气的感觉。
      陈飞飞说,后来到孩子跟前,我一把(抓)住孩子衣领这块的衣服,然后拿手赶紧给他套那个绳套,套好以后我赶紧抓紧,给上面发信号往上拉绳。
      妈妈说,当时看到(陈飞飞)把孩子抱上来的时候,心里特踏实。心里又想哭又想笑。
      村民大姐说,我也是止不住往下掉眼泪,其实现场好些人都掉眼泪。
      距离出事那天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不知奇奇是否还沉浸在当天的惊吓中,在他家的院子里,我们看到了小奇奇。他奶奶尚秀英说,除了头上被擦伤了一点外,奇奇身上没有再受到别的创伤了。
      记者问,“你当时掉哪里去了你知道吗?掉哪了?”
      “掉井里。”
      “你还记得,记得吗?井里黑不黑啊?井里黑吗?”
      “黑。”
      “你害不害怕吗?在井里害不害怕?”
      “害怕了。”
      看到奇奇安然无恙我们也就放心了,从奇奇家出来之后,我们的记者又来到了奇奇出事的现场。
      消防队员告诉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小孩救上来以后,为了恢复种地,把它填死了,这就是事发时井的地方。
      “现在已经看不见了?”

 


      “对,当天把孩子救上来以后,已经把它填上了。”
      虽然我们看不见事发的那口机井,但在采访中我们发现,就在离事发现场不到20米远的地方,又有一口机井,而且与奇奇掉下去的井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这个井多深啊?”
      “三十多米深。”
      “咱们扔一个石头?”
      从石头掉入水中的间隔时间来看,这种灌溉农田用的机井确实不浅。像这种机井周边既没有井沿,井面也没有遮挡物,并且不仔细看,藏在田地里根本就不容易发现,难怪孩子会掉下去,就算是大人,稍个不留神也有掉下去的可能性。
      支队长告诉记者,07年以外,我市抢险救援是73次,其中抢救落水儿童和落井儿童就是8次,从08年以来,我市就发生了4次儿童落井事故。
      不仅如此,全国各地儿童坠井的事件也时有发生,其中不少都是3岁左右的孩子。为什么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喜欢往井边凑呢?
      幼儿老师说,孩子年龄小,对什么东西都好奇,尤其是农村的井,它里面黑乎乎的,孩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他就会努力地找机会去看一看,这是孩子的年龄特点所决定的。
      像这种没盖无沿的机井,对于孩子们来说是十分危险的,村民们说,在这一片麦地上就有5、6口,这么多这种机井,为什么不砌个沿加个盖呢?
      村民大爷说,他们收地的时候,不便于机器的收割,怕碰上。
      专家说就是省事,省钱。
      其实,防止孩子们再次调进机井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在井的周围磊几块砖头就行了,我们来算算,加一个这样的井沿到底要费多少钱?
      村民说,大概也就200块钱左右吧。水泥、沙子、砖,还有包括工。
      如果觉得加井沿既不便于收割机收割,又觉得太贵,最简单又省钱的方法就是在井面上加一块水泥板。
      “像这样的水泥板一块大概多少钱啊?”
      村民说,有20来块钱吧。
      这个石板怎么也有三四十斤,反正我抬都抬不起来,更何况是小孩子了。
      只要花20元钱加上一个井盖,就能避免孩子坠井的意外了。话说回来,给机井砌个沿加个盖都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家长们自身要有防范意识。那么我们的家长到底有没有防范意识呢? 
      “大姐你好,我想问问,您平常干活的时候,带孩子出来吗?”
      “带孩子出来。”
      “他一般在哪啊?”
      “放旁边,叫他个人玩。”
      “在哪玩?一般。”
      “随便玩,在地里跑。孩子能跑哪去。孩子爱哪玩,哪玩吧,也没有什么不安全的。”
      在采访中我们发现,除了部分家长安全意识不够强之外,大部分家长还是十分小心谨慎的。
      村民大姐说,我平时反正都是教育孩子别往井边上去。发生这个事,是一个教训是吧。
      孩子小队危险没有认知力,也缺乏判断力,但他却具有一定的行动能力,尤其是3岁左右的幼儿,家长们更是要加强安全的意识。
      好在孩子是安全地救上来了,这不幸中的万幸就是小佳奇身上除了轻微的擦伤,并没有大碍。但是大家也别高兴得太早,所有的家长都应该从这件事上得到教训,孩子们小不懂事,做家长的应该加强看管,提高安全意识,尤其是眼前的春耕时节,忙归忙,可千万别疏忽了孩子啊!

 


点击进入 生活567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