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农家乐 > 科技苑 >

禁渔:为了日益枯竭的鱼类资源(图)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31日 17:29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搜狐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9e782635-b01e-0097-5c56-9d5ba0000000 Time:2019-11-17T14:53:25.7025703Z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记者裴道彰 实习生马娜


  3月30日,江夏区金口镇金水河入江口,76岁的老渔民彭应寿正在晾晒渔网,在他身后的河湾内,停满了近两天来返回驻地的渔船。记者陈卓摄

  今日起至6月30日,长江汉江武汉段全面禁渔。

  此次禁渔范围为:长江由汉南区新河口以下至新洲举水河口段、汉江由蔡甸区谢八家以下至汉口集稼嘴段,两江共222.5公里。

  禁渔期间,严禁渔民下江捕捞作业,禁止餐饮、酒楼、集贸市场销售江鱼。

  按照农业部决定,长江禁渔以葛洲坝为界,上游禁渔时间为2月1日至4月30日,中下游为4月1日至6月30日,该时间段为鱼类春季繁殖、幼鱼生长季节。

  今年是长江全线禁渔的第3年。

  1 很多渔民提前收网

  虽然还有一天时间才禁渔,但56岁的彭运发老人已提前和老伴把船靠了岸,泊进了长江边的小河:金水河。

  前天中午,记者在江夏金口金水河入江口见到彭运发时,他正在拆卸渔网下端的铁物———那是使渔网下沉的工具,然后开始晾晒渔网。

  彭运发和老伴已经打了几十年的鱼了,现在一年的毛收入不到1万元。他所隶属的打鱼队———江夏八一捕捞队,在武汉很有名气。该队队长王明武告诉记者,一条船一年的毛收入约在8000元左右。

  彭被王明武形容为捕捞队最遵纪守法的人。对于禁渔,这位知识不多的老人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但他说,以前江里的很多鱼现在没有了,“是不能打捞得太厉害,该禁了,捞上来的鱼越来越小了”。

  王队长说,八一捕捞队共有110条渔船,是武汉市最大的捕捞队,“已经有30多条船逐步靠岸,剩下的渔船很快会归岸”,到时候,他把自己的渔船横在金水河狭窄的入江口:“万夫莫开。”

  14时记者离开时,仍不断有渔船从长江驶进金水河。

  王明武说,在3个月的休整期内,渔民主要是清理渔具,整修渔船,休养生息,为下个季度捕鱼做准备。

  有典籍可查的古训是:夏叁月,川泽不入网罟,以成鱼鳖之长。这是夏禹时代流传下来的说法。

  2 通江支流也属禁渔范围

  八一捕捞队隶属江夏区金口镇花园社区居委会,这个居委会的副书记彭运河说起禁渔时,认为只要形成了制度,工作就好开展,“但2002年试禁时,费了很大劲,居委会的工作几乎停摆,全部禁渔去了,江边河边挂满了横幅”。

  虽然长江正式禁渔是2003年,但中下游在2002年春季就开始了试禁,江夏渔政站站长张文形容其为“2002年的第一场雪”。前天,记者在江夏金口采访时,张站长正在八一捕捞队做禁渔宣传。

  武汉渔政船检港监管理处处长马庆佳说,开始试禁时,偶尔会发现一些违规下江捕捞的船只,但随着管理力度的加大,这种现象少了很多。

  王明武则从“实用”角度解释这种转变:现在捕鱼很难,要是冒险出去捕不到鱼,被捉住了还要罚款,划不来。

  中科院武汉水生生物研究所高级工程师陈炜介绍,早在长江等内陆水域禁渔之前,我国东海、南海等海区已经实行了休渔制度,并取得了良好的成效。

  马庆佳也对记者表示,按照整体部署,禁渔将形成制度,长期坚持。为了更好的保护鱼类,武汉市渔政部门规定,除了长江、汉江外,举水河、倒水河、府河等6条通江支流也在禁渔之列。

  据悉,在禁渔期,农业部将组织有关部门向长江投放大量鱼苗,让长江渔业资源增殖。

  3 禁渔期是鱼类产卵期

  为什么要禁渔?“一定要保护日渐枯竭的鱼类资源。”马庆佳说。

  资料显示,长江流域1954年自然资源捕捞量曾高达45万吨,到20世纪80年代初,下降到20余万吨,而近几年捕捞产量维持在10万吨左右。许多经济鱼类(如四大家鱼、银鱼、鲥鱼、鳗鲡等)已形不成渔汛,有的已濒临灭绝;长江四大家鱼(草鱼、鲢鱼、青鱼、鳙鱼)鱼苗年产量近10年缩小了30倍。

  去年下半年,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章琦教授,曾与全国政协委员一起,全线考察长江,并得出了若不及时拯救,长江水系生态10年内将濒临崩溃的结论。

  “这是个好事情,可以保护生态,再不能穷凶极恶地将鱼类的子子孙孙都灭绝了。”昨日,记者电话采访章琦教授时,他有些高兴地对记者说:“这是保护鱼类、保护生态的一个好措施。”

  江汉大学医学与生命科学学院院长余来宁教授对江鱼资源越来越少有切身体会,余教授正在进行濒危鱼类克隆研究,他发现,濒危鱼类越来越难找到,因此无法获得它们的组织细胞。

  陈炜也认为,在产卵期全面禁渔非常重要,繁殖季节鱼类有相对集中的特点,保护一条鱼产卵,同时保护幼体的生长,将大大增加资源的补充群体数量。

  江夏渔政站站长张文跟王明武开玩笑说:“我就很羡慕你,你吃过石鱼,我做渔政工作这么多年,都没有吃过。”

  王明武回话说:“那是很多年前了,已经很多年没捕到过石鱼,估计已经灭绝了。”

  根据长江渔业资源监测网10多年的监测,渔业资源的衰退速度在加快,渔业捕捞产量明显下降,一些经济鱼类资源已经趋向枯竭。

  4 渔民禁渔期可拿低保

  对渔民来说,捕鱼是他们惟一的收入来源,也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技能。

  说到禁渔,江夏八一捕捞队52岁的王银枝老人还是有些不情愿,“禁渔期,恰恰是捕鱼的最好季节,因为这时候回来产卵的鱼多”。

  上世纪90年代,王银枝所在的单位就倒闭了,于是和老伴捡起了祖传的活计。据介绍,像王银枝这样没有单位,为了生活重操旧业的不在少数。

  记者从市渔政处获悉,目前,在长江汉江长期固定作业的捕鱼船有300多艘,再加上临时性的捕鱼船只,共有捕鱼船只900艘,渔民3000多人。

  按照有关规定,武汉市各级财政、民政和劳动部门将出台补贴政策,妥善解决渔民生活,市财政将对每船每月补120元,区及乡镇参照再补一点,并将符合条件的渔民纳入低保范围;对外地捕鱼队,将动员他们在禁渔期回原籍。

  江夏渔政站站长张文说,渔民的生活很困难,基层对这一块的补贴一点不能打折扣。彭运河则认为,如果渔民的基本生活得不到解决,禁渔就会反弹。

  5 鲜鱼市场不受影响

  水产部门证实,长江禁渔不会影响市场供应。我市年产鲜鱼40万吨,主要来自湖泊和精养鱼池,江鱼所占比例极低。禁渔期间,武汉鲜鱼市场价格不会有大的波动,也不会出现市场买不到鱼的情况。

  记者在北湖等菜场了解到的信息是,菜场的鱼大多来自湖泊养鱼,禁渔对市民吃鱼不会产生什么影响。

  马庆佳解释,无论何种形式的人工养殖,其原种都来自长江,长江是“基因库”和“鱼种库”,如果长江这个“库”出了问题,一切鱼类养殖都失去了存在的基础。

  这也引出了一个新的话题,实际上,现在市面上绝大多数所谓的“江鱼”都不纯正。马庆佳甚至认为,在超市里很少能买到真正的江鱼,少量的江鱼一般都流向了酒店,价钱很贵。

  渔政部门也提醒读者,长江禁渔期间,农业部有关部门的要求是“江中无渔船、岸边无网具、市场无江鱼”,禁渔时间段内,一般的“江鱼”肯定是假的,尤其是在长江上游下游同时禁渔的4月。

  武汉水生所的专家陈炜说,因为江鱼的生长周期长,吃的东西也杂一些,且有一个营养转化的过程,相对于人工养殖,真正的江鱼味道更鲜美,营养价值也更高,而目前的人工养殖一般以加快生长速度为目标,在口感等方面肯定差一些。

  背景链接

  国外淡水捕捞有严格限制

  国外的江河不允许大范围捕捞。有一年,联合国粮农组织来中国考察,一位接待人员要求渔业国挪威的官员介绍一下该国的淡水渔业,那位渔业官员幽默地说,挪威也有淡水渔业,但只有两个渔民。

  日本鱼类产量最高的时候也达到千万吨,但淡水渔业产量也就是二三十万吨。有的国家虽然没有禁渔,但它们对江河流域生态保护的意识非常强,像美国等国家,都有相应的流域管理机构,而且是作为政府部门来行使权力的。

  我国长江流域拥有各类渔船2万余艘,专业捕捞渔民5万人,兼业渔民20余万人,捕捞强度大大超过了长江水生生物资源承受能力,直接造成水生生物资源日益衰退,而电毒炸鱼等非法作业方式的使用进一步加剧了资源衰退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