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农家乐 > 科技苑 >

阻击外来生物入侵(2)阻击紫茎泽兰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02日 11: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科技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主持人)我们刚刚看到的这种植物,有人叫它霸王草,因为有它存在,其他植物几乎无法生存;也有人称它为绿色杀手,因为它的肆无忌惮,牲畜无草可吃,甚至于生病死亡;人们惊恐它超强的繁殖力,因为它正以每年60公里的速度,自南向北吞噬我国的良田林地,它就是紫茎泽兰。

    (字幕)

    紫茎泽兰原产于中美洲的墨西哥地区

    这东西是毒草。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传入我国云南南部

    牛马吃了嘴起泡、中毒。

    二十世纪80年代开始向广西、贵州、四川等地蔓延

    满山都是。

    目前危害面积达两亿多亩,被列为外来入侵物种之首。

    有人预言,如果不能得到有效控制,在未来五十年里,紫茎泽兰可能侵入整个长江以南各省区,直接威胁我们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导致牧场退化、农田减产,而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采访)因为紫茎泽兰所到之处,基本上是造成一种生态灾难。只是长紫茎泽兰,对人们的生活生产都造成一些影响。

    让人始料不及的是这场生态灾难,就是源于半个世纪前,偶然造访的紫茎泽兰,因为当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它就用自己的方式回敬了人们对它的怠慢。它拼命地发挥自己超强的繁殖力,以此来扩充其家族势力。

    (采访)因为紫茎泽兰是一种早花植物,它一般三到四月份开始开花,四到五月份开始结果,开花时白花花一片。景象是很壮观的。

    每次开花都会结出成千上万的种子,多的时候,一株紫茎泽兰就能产生几万粒甚至十几万粒种子,而这些种子又会以同样的速度继续繁殖后代,这种几何速度的繁殖,积聚一定的程度后,就会势不可挡。

    (采访)它有个发生、爆发的潜伏期,潜伏期过了以后,它发生量太大了,就到爆发期。

    不仅如此,紫茎泽兰的种子还是个旅行高手,它们会搭载各种交通工具旅行,也可以依靠自己轻盈细小的个体,像蒲公英一样到处飞舞,它们随风飘移散落,无论是干旱贫瘠的荒地,还是墙头石缝,任何地方它都能牢牢把住执着生长。

    很多地方似乎是一夜之间,就长出了大片大片的紫茎泽兰。速度之快,让人难以理解。

    (采访)不知道,就是有一年那飞机老在上空转呀转的,后来人家就说他们是撒这种种子,撒得遍山都有,那些山上太多了。

    就在人们还没有弄清楚,为什么这个不速之客能如此快地繁殖时,这个貌似清新淡雅的植物,已经开始展露它霸道的一面。

    原本大自然是一个多种生物相生共荣的和谐环境,可紫茎泽兰的到来却改变了这原有的平静。以采集草药、食用菌为生的老百姓们发现,山上的紫茎泽兰越来越多,而草药、菌类却越来越少了。

    (采访)农民:李先生:不好采,不好采。

    (采访)就少得很。李先生:有是有,但是太少了。

    (采访)有这个紫茎泽兰就种不了地,这个根部到处乱蹿,把土地都占了,就不能种粮食了嘛。

    这是因为紫茎泽兰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它们它靠旺盛的生长能力把其他植物远远抛在脚下,在与农作物、牧草和林木争夺水肥、阳光和空间同时,它还会通过根系释放一种克生性物质,也叫化感物质,来阻止其他植物生长,从而使自己成为一方霸主。

    (采访)那个紫茎泽兰成灾了,这个草。

    紫茎泽兰的泛滥成灾最直接的受害者就是牲畜,各种天然牧草是牲畜赖以生存的基础。可口的牧草没了,而看上去鲜嫩多汁的紫茎泽兰,却有着一种刺鼻的味道,牛羊们根本不肯吃,也不敢吃它们。

    (采访)我也不知道就是牛马不吃这种东西的。

    牛马之所以不肯吃紫茎泽兰,就是因为这种植物体内含有一种叫泽兰酮的物质,动物吃了它会不同程度地中毒,严重时甚至会危及生命。一时间这个天外来客成了人见人烦、一无是处的毒草。

    (主持人)因为紫茎泽兰对农田、草场、牲畜的破坏,让人们对它深恶痛绝,于是人们开始想方设法地治理这些毒草,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紫茎泽兰这种植物不仅繁殖的快,再生的能力也超乎想象,因此清除起来非常困难。

    割除是最简单的办法,可紫茎泽兰却有着很强的再生能力,用不了多长时间,它们的根部就会发出新枝。

    (采访)像割韭菜一样的,它割了就长出来,割了就长出来。

    (采访)这个和韭菜一样,割了它又长出来了,没办法。

    更可怕的是被拔下来的紫茎泽兰丢在地上,它的茎枝基部特别是靠近地面的关节部位,很快就能生出新根,并形成新植株。

    (采访)放到这里,冲下就从这里长根,就像这样长根,冲下去就活了。

    就算是遇到了百年不遇的干旱,其他植被、牧草枯死了,紫茎泽兰仍然能顽强地活下来,并形成优势种群。

    (采访)现在这个位置是西山脚下靠近滇池边,滇池周边大部分,现在就是说我站的这个位置看见的,你看看密密麻麻的,几乎没有其它任何草可以生长,只有这个紫茎泽兰,全部生长,甚至有些地方比人还高。

    拔不光、割不净,老百姓就用火烧,可这也无法阻止它们生长。

    因为简单地清除方法收效都不太好,专家们开始商讨综合防治的手段。通过考察,专家们按照危害程度的不同,把紫茎泽兰划分出不同的防治区域。

    (采访)曹老师:哪些地方是重灾区、哪些地方是扩散区、哪些地方没有紫茎泽兰的,我们要保护起来。

    紫茎泽兰的蔓延除了随风飘扬的种子,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途径,那就是交通,因为紫茎泽兰长距离散播与交通工具是分不开。因此沿着公路两边经常会形成大片的群落。要控制紫茎泽兰不再扩散,就要在交通干道和河流等传播通道,通过人工割除、建立隔离带。

    (采访)在紫茎泽兰的生长区,有计划地栽种一些有价值的植物,然后有计划地把紫茎泽兰替代掉。

    在利用替代植物建立安全隔离区的同时,专家们也在寻找危害区里的治理办法,他们首先想到的办法就是生物防治:如果能依靠自然界相生相克的原理解决问题应该是最好的办法。可是经过了解人们发现,几乎没有哪种昆虫愿意以紫茎泽兰为食,即便在害虫频发的庄稼地里,其他作物已经被咬的千疮百孔了,紫茎泽兰的叶片也会是毫发无损,很多昆虫即便偶然落在上面,也不会动吃这种有毒的草的念头。

    (采访)欧阳:我们做过很多实验,把那个虫抓来放到叶子上,它都不吃。

    通过对原产地的考察,人们发现有一种叫泽兰实蝇的昆虫,是专一性寄生天敌,只有它对紫茎泽兰的枝叶感兴趣。泽兰实蝇总喜欢把自己的卵产在紫茎泽兰幼嫩茎杆里。

    (采访)有些地方的紫茎泽兰长了一个包,长包就说明泽兰实蝇已经寄生了。

    这些小包是因为泽兰实蝇的卵在发育过程中,吸食紫茎泽兰的汁液,并剌激植株被害部位形成膨大的球形,专业上把这叫虫瘦。当蝇卵逐渐发育,从卵、幼虫、蛹,发育到成虫后,它就会在球形虫瘦上打孔钻出来。

    发育成熟的新生命会继续交配产卵,蛀食新的植株,

    虫瘦会随着泽兰实蝇的寄生,会不断地变大,直到小实蝇从里面钻出来,虫瘦开始慢慢失去生命力,从而导致紫茎泽兰的生长势逐渐减弱,直到最后干枯死亡。

    (采访)它可以减少紫茎泽兰的开花结实,减弱紫茎泽兰的长势。

    (字幕)利用泽兰实蝇防治只适合于少量发生的地区

    依靠泽兰实蝇寄生来防治紫茎泽兰,确实是个防治紫茎泽兰,又对环境没有副作用的方法。然而,这却只适合在刚刚发现有少量紫荆泽兰的地方使用,对于我国云、贵、川这些危害面积已经相当大的地区,泽兰实蝇的破坏速度就很难和紫茎泽兰的繁殖速度抗衡了,一只泽兰实蝇每次产卵繁殖只能导致一株紫茎泽兰枯死,而一株紫茎泽兰一次开花就能繁殖出几万个后代。

    (采访)对于紫茎泽兰这么巨大的种群,我觉得光靠泽兰实蝇,难以控制紫茎泽兰。

    (采访)因为它的繁殖能力太强了,没办法,所以说就像前几天你们看到的,路边的这些紫茎泽兰,所有的农庄几乎会被它覆盖,会被紫茎泽兰所代替。如果说不治理好,以后农庄的土地会越来越少,紫茎泽兰的占有土地会越来越广。一年在云、贵、川三省要几十公里蔓延的话,若干年以后,是什么结果都可以想象,所以应该得到非常重视,怎么样去治理?

    显然在重灾区,完全依赖泽兰实蝇是行不通的,为了制定出一套行之有效的防控办法,农业部积极组织各地农业部门,开展紫茎泽兰综合防治技术研究,并组织科研单位进行技术攻关,专家们通过实验,筛选了专门针对紫茎泽兰的高效、低毒和选择性强的除草剂。

    (采访)超低水量喷雾,节省劳力。开始我们的喷药量很大,喷药量大以后,我们发现效率很低,而且费用很高,用水量很大,后来我们改用很低容量喷雾,后来我们又改用超低容量喷雾,把药剂和技术改进以后,把用水量降低95%,就是用很少的量,我们可以喷到很大面积的紫茎泽兰上,这样我们可以控制紫茎泽兰的危害,而且节省了很多水,节省很多劳力,我们的施药效率可以提高十倍,我们一天可以喷三十到四十亩。

    果然通过不断地筛选和改进,除草剂发挥了它的威力,用除草剂喷洒过的紫茎泽兰很快枯死了,原有的牧草开始一点点长大了出来,生物多样性也逐渐得到了恢复。

    (采访)我们打了紫茎泽兰后,当地的很多毛草都长起来了,这样有利于促进它的生态恢复。

    然而一个新的问题又摆在大家的面前:田间地头的紫茎泽兰,老百姓可以自行用农药防除,可山野荒坡实现起来还是有困难。据估算要用特定除草剂,一亩地要投入200多元。

    (字幕)化学防治适合田间地头和小面积的草场紫茎泽兰的清除。

    (采访)靠防治的话,每年防治,国家要投入很多的经费,我计算了一下,每年大约要投入6亿多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