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三农 > 致富殿堂 >

农民石谊“从商”记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06日 15:52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京郊日报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一个连年亏损的村办养猪场,变成了拥有上千万资产的知名企业;一位普通农民,成长为养猪行业知名人物。究竟是什么力量,让顺义区赵全营镇北郎中村村民石谊和他掌管的北郎中种猪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新任场长说跑员工

  自己喂猪

  北郎中种猪场是业内翘楚,从众多领导的先后到场参观,就可看出一二。这个静谧的北京风格四合院里,一排排猪舍整齐划一。春节临近,种猪场员工正利用空闲时间,忙着排练迎接春节的文艺节目,他们的场长石谊,正在办公室埋头写着给全厂职工的新年贺词,一派喜庆气氛。

  “赚了钱才会盼过年,要搁在二十多年前,猪场连年亏损那阵儿,最怕过年。”谈起猪场往昔,石谊历历在目。

  1989年,穷得叮当响的北郎中村想改变命运。该村养猪历史悠久,村集体东拼西凑了三五万元,圈地建了一个养猪场,按每头500元价格,买了村民不想养的30头肥猪。选出村里四五个精明人负责管理,石谊是其中之一,在猪场当起了会计。都是土里刨食的农民,谁也没有从商经验,就觉得管理猪场和管理自家院里养的那几头老母猪差不多,市场营销、发展目标、员工培训、建设规划什么都没有,连最基本的防疫员都没有。

  建养猪场,村民并不看好。上世纪70年代,村里曾办过一个千头猪场,后来因亏损倒闭。正如大家预想的那样,养猪场的确没能赚钱。第3年头儿上,石谊被任命为新场长。

  “从农民变成场长,尾巴都翘上天了,整天事儿事儿的,觉得自己特了不起。”石谊摇摇头说,“因为不懂管理,我成天逮着谁说谁,大伙儿本来干活儿又脏又累,也不挣钱,还要挨训,许多人气得当天就辞职了。”最惨时,猪场就剩下两个人,石谊只好自己喂猪。

  不光没人,更没钱。生产开销、员工工资、猪场建设都需要钱。那些年,石谊常常都要去村委会借钱,连自己都觉得寒碜。

  猪场无奈股份改革

  被迫入股

  就这样苦挨了两年,村里发生了件大事。和猪场一样经营不善的面粉厂,实行了股份制改革。村干部带头,每人拿出1万元当股金,成了村里第一批股东。

  “面粉厂和我家才100多米远,发生了这么大变革,自己愣是没啥反应,觉得跟自己的猪场没关系。”石谊说,没多久,村支书闻宝恒就找上门来。面粉厂股份制改革成功,村里决定改革猪场。一听说猪场也要实行股份制,石谊第一个跳起来反对。“养猪场年年赔钱呀。”石谊说,“实行股份制后,拿啥给大伙儿分红?街坊得戳咱的脊梁骨。”

  对猪场实行股份制,村民的想法和石谊差不多。俗话说:家有万贯,带毛的不算。大伙儿觉得这猪场和面粉厂不一样,风险大。“钱投进去了,别打了水漂儿!”村民人心惶惶。为让大家放心,闻宝恒带头拿1万元入股。

  石谊硬着头皮把入股的事和媳妇一说,媳妇头摇得像拨浪鼓。为获得媳妇支持,他谎称不入股,就当不了场长了。这一招果然见效,可家里箱底翻遍了,也凑不出1万元。最后,媳妇从娘家借钱凑齐了股金。“当时把这1万元交上去时,心里直打鼓,对咱普通农户人家来说,这可不是笔小数目。”石谊说,那时他对自己和猪场真是没信心。

  为调动村民入股积极性,村里承诺给入股村民保本保利,利息定为13%。即便如此,村民对猪场还是没啥信心,最终只有11位村民送来股金,共10.7万元。

  顶着80万股金压力

  齐心变革

  现在看起来,10.7万元不算个大数目,可在上世纪90年代初,让一个每月只有90元工资的场长,攥着这十多万元股金,相当有压力。

  “谁也没想到,股份制改革第一年,猪场居然盈利了。”石谊说,那年赶上生猪市场行情好,以前连年亏损的猪场挣了50多万元,分红和股本利息加起来,回报率达63%,也就是说,入股1万元的股东,当年就领到6300元。这笔钱,谁也没拿回家,全都投到猪场,其他村民纷纷揣着现金来入股,第二年猪场股金达80万元。

  股份制改革,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和猪场有关的每一个人。石谊开始有意识地订阅、购买企业经营管理相关的杂志和书籍,并把经典案例、警示语句、养猪技术等全都抄录在一个大本上,开会时和员工分享。至今,他的“猪倌”日记已经抄录10多本、100多万字。

  同时,他还酝酿猪场大转型,转为种猪场。“当时,北郎中猪场年收益200万元,大伙儿正偷着乐时,听说杨镇、张镇的种猪场年收益已达700万元。”石谊感叹说,通过分析市场,他们决定养种猪。他跑到广东、上海等省市,按照每头1万元价格,购买20头杜洛克种猪。种猪养殖技术比商品猪复杂得多,于是,石谊从中国农业大学和市农科院请来两位专家任技术顾问,负责种猪育种和疾病防控,帮种猪场带技术员。

  解决了技术问题,北郎中的种猪品质大幅提升,先后从全国和市区的种猪拍卖会、擂台赛上捧回了一座又一座金奖奖杯。种猪场通过规范化管理,通过了ISO9001:2000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获得了HACCP认证,并被评为第一届全国养猪行业百强优秀企业。

  虽然获得不少荣誉,可北郎中种猪毕竟是“后起之秀”,要想被市场认可并不容易。石谊把猪场里长的最精神,最能说会道的司机张信提拔为销售经理,组建销售团队,全国各地到处跑市场。慢慢地,种猪场的订单越接越多,越接越大。

  种猪场经营得风生水起,村民积极性被调动起来了,有60%的村民到年底不领股金,而是继续投入到企业股本中,年利润不断翻番。

  集体资产经营起来

  全村受益

  北郎中种猪场继续开疆辟土,6年内“跨界”到怀柔、昌平和顺义杨镇开办3家分厂,引种范围扩大到了美国。现在,种猪场存栏基础母猪3300头,年提供优质种猪2.3万头、商品猪3.1万头,销售网络覆盖全国20多个省市。如今,走进北郎中种猪场,环境干净整洁,闻不到异味儿。通体玻璃分隔的参观走廊两边,一头头种猪精瘦健壮,全都住上了“标间”,猪栏各自独立,上有空调暖风,下有污水管道,“标间”内配有饮水水喉,猪一抬嘴就能喝水。喂食饲料有聊塔,实现了自动化,降低了员工的体力劳动。

  经历20多年风风雨雨,石谊和北郎中种猪场一起在不断成长,当初那个初入商海、毛儿嫩的农民,已成长为懂得尊重人才、重视科技、讲诚信的企业管理者。说到自己和其他商人的区别,石谊笑笑说:“本分为人,诚信置业,不能丢了农民淳朴的本性。”这是石谊经营企业的方式,他基本不过问销售,但是经常会帮客户解决猪场经营问题。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小企业卖产品,大企业卖技术,要真心帮助你的客户,而不要仅仅看到卖几头猪的小利。”现在,每天都有几批来引种的客户,充分证明“诚信”所建立的良好信誉和市场基础。

  在北郎中,这场股份制变革,不仅给石谊这个普通农民带来了成就感,更给众多村民带来了真金白银的实惠。前几天,种猪场分红账本新鲜出炉,股东分红比例高达40%。在种猪场干了20多年的石俊奎,马上就能领到5.6万元的股金分红,老石美滋滋地说:“股改后,哪年都不差,这些年下来平均分红比例也能达到30%。”

  “资产变股权,农民当股东”,一场幸福的变革,让农民富起来,也让农村美起来。同时,越来越多的村庄和农民在商品化大潮中,开始有了市场意识,有了经商头脑,注重打造专属品牌,让农民增收致富的道路,越走越顺畅。

  本报记者刘菲菲/文 JJ023

  本报记者张立朝/摄 JJ029

热词:

  • 每日农经
  • 致富
  • 致富经
  • 科技苑
  • 乡土
  • 乡约
  • 聚焦三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