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三农 > 致富殿堂 >

傅锦烈:要为金华佛手振兴拓新路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12日 06:23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婺城新闻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金华佛手素有“果中之珍品,世上之奇卉”的美誉,是金华的一张特色名片。在上世纪末至本世纪初,金华的佛手种植进入鼎盛时期。然而时过境迁,特别是在前几年整个产业遭受重创之后,金华佛手似乎元气大伤,辉煌不再。不过,佛手的产业特色和发展前景仍吸引着不少有识之士,他们一直在困惑中努力,在反思中前行。如何更好地推动佛手产业发展,正成为有志于这一产业的开拓者们每天思考的问题——

  这些日子,安地镇佛手种植大户傅锦烈每天都要在基地和市区之间来回跑,采摘新鲜的佛手鲜果,送到门店销售。前天,当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佛手园里忙碌着。“这段时间正是佛手的丰收季,预约买鲜果的顾客比往常更多了,为了让顾客买到最新鲜的佛手,每天都要分批采摘。”傅锦烈说,这样虽然繁杂了点,但只要顾客买到好佛手,他便感到很值得。

  傅锦烈的佛手种植基地在安地镇上傅村,占地面积有二十多亩。走进佛手园,一派硕果累累的景象。一株株佛手整齐划一,长势喜人,色泽金黄的果实挂满枝头,还沁满晶莹的露珠。轻风拂过,佛手特有的馨香顿时弥漫开来,呼吸一口,沁人心脾。

  相较于在部队锤炼十多年的经历来说,在佛手种植行业,今年是本命之年的傅锦烈只能算是一个“新兵”。对他而言,走进这个全新的领域,也算是子承父业。“父亲是1999年开始种佛手的,到今年算起来也有13年了。起初,也有人怀疑父亲的举动,认为佛手不适合在安地种植,但父亲却用事实和行动打消了所有的疑虑。事实证明,安地的盆地小气候、仙源湖矿物质清泉和南山一带特有的微酸性土壤,这三项佛手栽培的天然资源甚至比赤松、罗店等传统佛手种植区更为优越,再加上父亲的种植经验,家里的佛手从一亩起步,栽种面积也逐年扩大,目前种了二十多亩。”在果园里,傅锦烈说起了往事,一脸幸福。

  佛手重振雄风出路在创新

  可以说,傅锦烈一家种植佛手的历程,折射了金华佛手产业的兴衰。他以2000年为例给记者算了笔账:当年佛手亩产值可达到三万多元,而当时水稻的亩产值不到千元。也就是在这年,由于全国佛手主产地广东、四川两地受到严重的冻害,造成当地佛手产量锐减。而两地为了完成医药公司的订单,到金华抢购佛手干切片,致使佛手干切片价格一路飙升,最高时一公斤竟卖到了360元。巨大的经济效益,引来了大批农户跟风种植。

  但麻烦很快就来了,和几乎所有风光过后膨胀扩张的农产品一样,金华佛手出现了难卖问题。从2002年开始不过三四年的时间,佛手市场价格也一落千丈,从最高时鲜果每公斤40~60元跌至每公斤10元以下,最低为每公斤4元,佛手一度成为种植户的“伤心果”,很多农户都砍掉了佛手,改种苗木。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选择坚持还是放弃,佛手种植户们都需要作出痛苦的抉择。“当时我还在部队服役,父亲打电话告诉我整个佛手行业的惨淡景象,显然信心动摇了,我深知这些年父亲为了佛手付出了很多艰辛,这个时候,信心比黄金重要,只要熬过这段时间,形势就会好起来的。”电话的另一头,傅锦烈这样宽慰父亲。在他的坚持下,父亲的心里也踏实多了,细心照料着二十多亩佛手园。这些年来一直坚持种佛手,虽然没有了以前那样丰厚的利润,但好在销路不愁,总算度过了最难捱的时光。

  “待在部队固然好,可想到父亲这么大岁数了,还要管理佛手园,很辛苦,作为儿子,无论如何都要替父亲多担待一点,家里更需要我。说实在的,我对佛手产业今后的发展抱有信心,决心要把它作为一个事业来经营。”就这样,傅锦烈谢绝了部队领导的挽留,2008年,当了13年兵的他回到安地老家,协助父亲管理佛手园。

  别看傅锦烈种植佛手只有短短的三四年时间,由于肯吃苦,肯钻研技术,很快,他便从一个“门外汉”转变为行家里手。

  他说,金华佛手产业目前的困局,跟一些佛手种植户只看到眼前利益,在生产过程中为单纯追求经济效益,盲目无序使用化肥、农药、果实膨大激素不无关系。“通过这种方法生产出的佛手看上去很光鲜,但由于含水分多,部分鲜果不到一周就开始腐烂,极大地败坏了金华佛手的名声。”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傅锦烈大胆革新,在自家的20亩基地运用生态循环种养模式,实施标准化管理、精细化生产。根据这些年的生产实践,他对基地通风、温度、湿度、水分、肥分、介质ph值等佛手具体生长情况作出符合标准的升减温、洒水、施肥等精细化管控。然后通过嫁接技术,改良品种;坚决杜绝膨大剂的使用,施用有机肥,尽量用物理手段防治病虫害,凭借这些手段确保了佛手品质的自然原生态和有机无公害。“标准化生产确保了高品质,我们的每一只佛手可以说是精心培育的有机无公害产品。”傅锦烈告诉记者,四年来,他一直严格按标准进行种植,种的佛手不仅香味浓郁、存放时间长,而且造型也比普通的好。虽然佛手售价不菲,但许多外地客商还是会慕名而来,有的甚至在每年年初就付现金下了订单。

  佛手深加工亟待跟进

  经历了大起大落之后,去年开始,整个佛手产业有了恢复性增长。尤为可喜的是,随着种植规模扩大,一些有志于做大金华佛手产业的有识之士已经在佛手种植新技术和新产品开发上动起了脑筋,佛手产业正向呈现高中低多层次和功能多样化的方向发展。

  佛手产业今后的道路应该如何走,才能实现进一步做大做强?对于这一问题,傅锦烈认为:经过多年的探索与反思,佛手种植户求生存、求发展和求效益的危机意识比前几年明显提高,产品的开发、研究、创新意识得到了进一步增强。但整个产业要在目前的低谷上寻求新的突破,其中最主要的是要在产业深加工上下工夫。“佛手生产不仅仅需要标准化,更重要的是对整个产业进行分类,结合自身实际,扬长避短,寻求差异化发展。”他说,我市佛手目前仍以盆栽为主,其用途主要用于观赏。这种单一的发展模式一直制约着产业的发展。其实佛手全身都是宝,根、茎、叶、花、果均可入药,有理气化痰、止呕消胀、舒肝健脾和胃等多种药用功效,用于制作药材和保健产品,销售渠道和售价都较为稳定。

  金华佛手果形开裂,手指长,由于佛手药性都在表皮,开裂果形的佛手表皮面积更大,挥发油更多,含水分少,药性高。看准了这一点,今年,傅锦烈将主要精力投入到了佛手的深加工领域,利用自己培育的有机无公害佛手鲜果,加工佛手丝,并注册了“玉佛手”商标,主攻高端原生态无公害佛手保健品开发。他告诉记者,运用传统工艺加工的佛手丝,确保了佛手鲜果中的的佛手内酯、柠檬油素、黄酮、氨基酸等20多种生物活性成分不流失,既解决了千百年来“佛手难保鲜”的难题,又为佛手深加工找到了突破口。目前,新开发的佛手丝产品已投放市场,从市场反馈的情况来看,颇受消费者欢迎,销售量逐月稳步提升。

  去年,傅锦烈成立了金华锦橼食品有限公司,还联合种植户建立了仙源山佛手合作社,旨在通过抱团的形式做大做强安地的佛手产业。“佛手是金华的金名片。我想与合作社农户一起,种有机、无公害的佛手,再推广佛手的深加工,建立自己的品牌,带着大家一起增收致富,同时把金华佛手推向更广阔的国内外市场。”自信满满的傅锦烈决心将佛手打造成与桂花齐名的安地第二张新名片。他同时也希望有更多的金华人来关注佛手产业的发展,让金华的这一特色产业带动更多的农民走上增收致富的道路。

热词:

  • 玉米种子
  • 发家致富
  • 农户
  • 普通玉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