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三农新闻农业节目农经视讯经济

湖南金银花:逆境之下如何保质增效

三农 农民日报 2015年12月04日 10:29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初冬时节,湖南省隆回县气温骤降,胡中湘的心也掉入了“寒冬”。本是锄草翻耕、准备扩种金银花的时节,但胡中湘却下狠心挖掉了一些金银花树。

  在中国金银花之乡隆回县小沙江镇,在过去的3年间,胡中湘将金银花种植规模一再压缩,从原来的七八十亩缩减到如今仅剩的七八亩。而离隆回小沙江镇5小时之外的邵东县廉桥镇,在素有南国药都之称的廉桥中药材专业市场,胡中湘弟弟胡中清的金银花销售也异常冷清,日均的销售额从原来的1000公斤滑跌到50公斤。

  “我们都是靠吃隆回金银花的饭长大的,哪怕数量再少,也要保证质量,不让南方金银花的名声受损。”胡中清说,虽然隆回金银花收购均价已下跌至35元/公斤,有些农户已经改种别的金银花,但两兄弟还是坚守着最后的“堡垒”——哪怕销价再惨淡,也只种只销南方金银花。

  正如胡中清兄弟一样,在南方金银花遭遇逆境时,在金银花产业链条的许多人选择了逆流而上,打响一场“保质增效”的保卫战。

  1.销售冷生产降:持续三年量价齐跌

  “5年前种金银花,好比荡秋千,虽有跌浮,但掌控自如;但从2011年以后,这5年种金银花,犹如失调的过山车,滑下来之后就再没有爬上去。”一说起金银花,隆回县政协原副主席夏亦中坦陈“隆回有说不出的痛。”

  在夏亦中看来,自从2005年隆回等南方产地金银花被更名“山银花”后遭遇巨痛,特别最近5年来,“痛”恶化成了“伤”,隆回“金银花之乡”变成了“金银花之伤”。

  据夏亦中介绍,金银花对隆回甚至对国家做出了贡献。发生非典、禽流感等大的疫情时,全国都是药用金银花打先锋;而对隆回来说,金银花就是隆回这个山区农业大县产业的“命根子”,2010年,金银花仅作为初期农产品的最高产值达10个亿,占到了该县GDP的12%。在隆回小沙江等5个乡镇主产区,几乎家家户户种金银花,全县18万人靠金银花端上了“金饭碗”。

  “但‘被更名’为‘山银花’之后,南方金银花也就是山银花销量一落千丈。”2011至2013年,夏亦中眼睁睁地看着金银花每公斤干花销价步步下跌,2011年70元、2012年50元、2013年18元,这两年好不容易有所抬升,但也是在35元左右。

  “每公斤干花卖40元还有点微利,但35元就等于一年白干了,而现在价格则跌到每公斤18元,我赔惨了。”胡中湘说。

  胡中湘所在的岩背村是金银花的发源地,可如今因为销价上不去,无人管理,亩产少了1/3,不少农户无奈弃种金银花。即便是隆回今年种植的21万亩金银花中,也有7万亩任其自生自灭,处于荒废状态。

  除了湘中片区的隆回县,桂东县也曾是湘南片区金银花的另一聚集种植区。但该县寨前镇牛江村金银花种植大户何常春近两年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南方金银花仅种了20亩的他在2014年减掉了10亩,今年又全部砍光了。“不砍,我还要赔得更多。”面对记者,何常春一脸的忧愁。

  作为湘西片区金银花主产地,龙山、芷江的金银花长期以来被当地当作扶贫产业来重点扶持。芷江县五郎溪乡五郎溪村谭书平今年一返乡创业,就决定弃种金银花,改种蓝莓,27岁的他认为“金银花价格太不稳定了,长期这样种下去,不是种‘金子’,而是赔‘银子’。”

  2.保质量增效益:“正名正己”闯出低谷

  “种啥不种啥,关键看增效。”实干的何常春砍掉了南方的金银花树后,保留种植了90多亩北方金银花,但即使是北方金银花干花如今能卖到90元/公斤,他也觉得没有钱赚,因而今年只卖了一部分干花,大部分将金银花树培植成了盆景,通过网络销卖,收入比卖干花高了一倍。

  与何常春“弃南投北”不同,徐蜜还在坚守对南方金银花的希望。这样的坚守并非“死等”,徐蜜和社员们“不再在一个树上吊死”,除了跻身药用外,加以“食用”、争取“兽用”,从而扩大使用范围,让供过于求的金银花有更多的用武之地

  夏亦中说,随着国家药典委修改了十几个用药处方,隆回等地南方金银花逐步扩大了药用用途;随着药食同源、健康养生观念的普及,金银花花茶有着巨大的利润空间;随着金银花作为畜禽饲料添加剂代替抗生素的实验项目列入2015年湖南省科技重大专项,南方金银花制品将列入兽用范畴,如进展顺利,明年上半年就可利用南方金银花研发出兽用产品。

  “我们并没有白等,如今在转型发展中看到了杀望。”年轻的徐蜜尝到了“药用”改“食用”的甜头,现在一两花茶的卖价相当于1公斤药用干花的价格。走出低谷,更多的南方金银花花农和徐蜜一样,誓言要将南方金银花打造成放心的、甜蜜的产业。

  3.自念紧箍咒:全程把好质量关

  在夏亦中看来,以隆回为代表的南方金银方销价之所以持续猛跌,除了“被更名”之外,也受到2013年被曝光的冲击,就在当年,隆回金银花被戴上了用硫磺熏制的“帽子”。换句话说,隆回金银花的质量及效用被外界一度怀疑。

  时至今日,这样的怀疑并没有完全消失。“除了为自己正名,更多的要正己。”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认为,打铁还得自身硬,在打嘴仗之余,隆回更要多练内功才能打赢硬仗。

  保质成了当务之急。隆回等地把住三个质量关卡,从种植、加工、销售环节入手,全程监控南方金银花的质量。

  作为金银花全国技术规范标准的“诞生地”,隆回严控种植环节。隆回县特色产业开发办党组书记王志勇向记者介绍,隆回种植金银花极其注重产地,海拔平均在1000米以上,周边50公里没有污染。桂东县寒口乡上东村仙岭金银花种植合作社理事长徐蜜称:“我们在用药施肥方面现在更加注意,我们带领农户用生石灰来治虫害和病害,施肥施用农家肥,虽然每亩因此增加了2000多元的成本,但对病虫害的抗性增强了,质量也提升了。”

  加工成了各方关注的重要环节。夏亦中认为虽然有相关规定可以适当添加硫酸熏制金银花,但除了特别因素外,隆回人早就拒用硫磺熏制。夏亦中所指的特别因素,是指采摘金银花时,如果正值雨季,不及时晒干就会成一堆烂泥,而这时用一定量的硫磺熏制就会抑制细菌不会霉变。除此之外,隆回都采用了仿生态的蒸汽杀青技术来低温烘干。

  销售环节是严把质量的最后一关。徐蜜选择了商标注册和QS认证,以便进行质量溯源,“虽然是自己给自己念紧箍咒,但自己‘念’总比别人骂好。”徐蜜说。

实时热点
  • 致富人物
  • 致富科技
  • 致富品种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农业视频

860010-1133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