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农家乐 > 乡约 >

《西单女孩》节目文稿及同期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1日 16:44 | 进入三农论坛 | 来源:CNTV.CN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三农首页 栏目 致富 农产品 微博 导航

三农资讯

国内 | 国际 | 农经 | 人物 | 农村 | 曝光

致富殿堂

创业 | 技术 | 资讯 | 榜样 | 点睛 | 宝典

农产品交易

供求 | 产品 | 市场 | 行情 | 报价 | 批发


提要:

播音:12岁自杀、14岁辍学、16岁流浪北京,在地下三米处追梦。一段怎样的视频,点击率每分钟达到1万次?成名后的任月丽如何面对非议?面对“西单女孩”被抢注商标,任月丽首次谈如何维权!

主持人:月丽你好 ,你好,你好!请坐,请坐,请坐,这个上春晚穿衣服了吧?

任月丽:穿了。

主持人:在哪买的衣服啊?

任月丽:借的!

主持人:今天也是借的?这么擅长借衣服? 

任月丽:对!

播音:《西单女孩》——任月丽,《乡约》拜访。

互动:上春晚你穿啥?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这里是由昌河汽车冠名的乡约栏目。我现在是在北京市海淀区四季御园生态园,今天节目一开始我有话要问,来,那小伙子,知道春晚吗?春晚,就是那春……

观众1:知道!

主持人:假如说要让你上春晚表演节目,你会穿什么衣服?

观众1:黑色的。

主持人:通身都是黑色的是不是?

观众1:对!

主持人:决定得花多少钱购置这身衣服?

观众1:250元。

主持人:来这边女孩子,我来问你,要让你上春晚,你会穿什么衣服?

观众2:越搞怪越好。

主持人:怎么样搞怪 ?给我设计一下。

观众2:我觉得嘻哈风格就非常好。

主持人:你会怎么样嘻哈?

观众2:头带铁盔 ,身穿铁甲。

主持人:我觉得头带一个铁桶可能更嘻哈,然后下面呢?

观众2:穿裙子吧!女孩子。

主持人:穿铁裙子是吗?

观众2:那肯定是布制的嘛!

主持人:上面是头盔,下面是裙子,中间没有了?

观众2:穿一(件)马甲。

主持人:中间穿一(件)马甲 ?

观众2:还身披麻袋。

主持人:马甲外边还套一(个)麻袋?

观众2:对。

主持人:这位先生,假如你上春晚?

观众3:我不穿。

主持人:你光腚上春晚?

观众3:对了!您知道为什么吗?

主持人:因为你上不了春晚。

观众3:可让你给说着了。

主持人:假如让你非得穿点啥你会穿啥呢?

观众3:把内裤穿外边。

主持人:超人?

观众3:对!

主持人:等什么时候你上春晚的时候,我们大家一块看一看!

主持人:来,现场的各位观众,有没有上过春晚的 ?上过的请举手,连春晚都没上过?我也没上过。来咱们掌声有请今天《乡约》的嘉宾——任月丽。

任月丽:大家好 ,我是月丽 。主持人好!

主持人:月丽你好 ,你好,你好!请坐,请坐,请坐,这个上春晚穿衣服了吧?

任月丽:穿了。

主持人:在哪买的衣服啊?

任月丽:借的!

主持人:今天也是借的?这么擅长借衣服? 

任月丽:对!

小片2:人靠衣裳马靠鞍,上春晚穿啥?有人爆料:小宋佳的服装出自美国T台走秀服饰,价值上万元!董卿一件礼服亮片、水钻手工缝制,价值30万元;林志玲三套服装均有国际造型师梅琳设计,一套服装加配饰价值千万;而任月丽,从头到脚一身衣服竟然是借来的!

小标题:春晚幕后

主持人:什么衣服是借的,告诉我?

任月丽:一身吧!里边的丝袜。

主持人:丝袜也要借?上春晚必须得穿丝袜吗?穿个我这样的袜子不就行了,这个丝袜是管谁借的?

任月丽:蔡明老师。

主持人:管蔡明借的丝袜,你怎么借的?

任月丽:其实我那时候正在化妆,那头发当时弄上去,是撩上去的那么一种感觉。

主持人:撩上去就得需要丝袜了?不用丝袜撩上去吧。

任月丽:不是,做了一个造型,因为裙子特别短 ,属于那种超短裙,但是如果里边不穿丝袜的话就走光了就。然后正好,蔡明老师在那个房间里化妆,蔡明老师说,哎呀我有啊!

主持人:蔡明就不怕走光吗?还有什么?

任月丽:裙子。

主持人:裙子是管谁借的?

任月丽:造型老师。

主持人:造型老师一看你,哎呦!需要个裙子,她把裙子脱下来就送给你了?

任月丽:是, 是,对 ,但是她里边穿着呢!

主持人:你自己的衣服都不行吗?你带的什么衣服?

任月丽:一个红颜色的一个毛衣,是在(百荣)里花四十块钱买的。

主持人:四十块钱 ?

任月丽:对!

主持人:所以没选上?要五十就差不多了?

任月丽:主要是和那个背景太靠色了。

主持人:这个,明星在什么样的房间里休息?有没有有单间的?

任月丽:据听说有吧!应该是赵本山老师。

主持人:谁让他爹是村长。

观众4:肖老师 ,肖老师,那个你的微博粉丝有话要问。

主持人:问什么?

观众4:纠结的礼包说,我想问一下赵本山大叔是开着飞机上春晚的吗?

主持人:是开着飞机上春晚的吧?

任月丽:我不知道,我没跟着。

观众4:还有,还有,说这个林志玲到底有没有胸啊?

主持人:怎么这样的问题都问?不过她 ,到底,那个,算了。

主持人:春晚上你们家直播去了是不是?

观众:嗯 !去了。

主持人:节目录制完了什么时候回的家?

任月丽:初二回的老家。

主持人:回到家里,那乡亲们都啥样?

任月丽:我们家最多的时候一天去40多人。

主持人:一来看你都跟你说啥?

任月丽:哎呀!你比电视上瘦一圈啊!

主持人:你是怎么上的春晚?

任月丽:通过《我要上春晚》的节目,然后被选到这个春晚上边。

主持人:怎么宣布的给我们学学。

任月丽:下面那个收到邀请的是,然后停了一下,西单女孩。然后……

主持人:觉得天空有很多星星在飞,好象有天使在旁边?

任月丽:那倒没有,就觉得有一个人拿着一个棍子,然后就打我脑袋。

支持人:照你后脑勺?

任月丽:对!就,就打了一棍子

主持人:西单女孩,咣 ,一棍子。

任月丽:差不多吧。

主持人:晕了?

任月丽: 对, 就是蒙了。

主持人:哭了没有?

任月丽:哭了。

主持人:从那一出来,要干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任月丽:给我爸打电话。

主持人:几点?

任月丽:当时已经是凌晨的快4点了 。

主持人:3点多,你给你爸说啥 ?

任月丽:他没接。

主持人:你爸一想,才上春晚这点小事, 不接。

任月丽:没有,没有 ,睡着了。

主持人:太激动了,睡着了。 

任月丽:他不知道呢。

主持人:然后就开始等,等你爸快醒的时候。

任月丽:对,6点多差不多。

主持人:这老头子怎么还不醒?

任月丽:不敢那么说。后来差不多6点多的时候,我觉得应该差不多该起床了。

主持人:你就没睡?

任月丽:对,一直没睡。

主持人:你是睡不着?

任月丽:对!

主持人:6点多给你爸打电话。

任月丽:我说爸爸,他说干嘛啊?我说那个告诉你一事啊!我爸说嗯,我说我得到那个,春晚导演组给的邀请函了。哦 ,啊!紧接着给我们村那些亲戚,街坊邻居什么的开始打电话。

主持人说:我告诉你们 ,了不得了,出大事了,出大事了,我闺女上春晚了,全村就欢腾了。

任月丽:对!

主持人:有传言说你在春晚后台被打?

任月丽:没有,纯属谣言。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三十,我下台的时候,我就开始接受采访了。正在采访的同时,董路老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月丽啊!你在后台被打了,刚打的?

主持人:刚打的,还新鲜着呢?

任月丽:我说没有啊!我说我正接受采访呢。然后我说我自己被打了,我说自己怎么不知道?我说别听他们的,我说都是谣言。

主持人:但是好象有一件事不是谣言,春晚过后,任月丽西单女孩遭炮轰?

任月丽:是!

小片3春晚资料 一个普通的农家女孩因为上了春晚就这样火了……。(画面字幕:人大代表马梅炮轰西单女孩新闻)初尝成功喜悦的任月丽,怎么会遭到炮轰?又是怎样的炮轰呢?

小标题:西单女孩遭“炮轰”

主持人:真遭炮轰了?

任月丽:是!没看这脸都大了,都轰大了。

主持人:咋轰的?

任月丽:说一唱通道的怎么就能上春晚呢?说一些老艺术家,有的一辈子也上不去。

主持人:主要炮轰你是凭什么红对不对?

任月丽:也许吧。

主持人:对炮轰你的人你会怎么说?

任月丽: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主持人:真的?

任月丽:对!

主持人:有个丽丽是不是?

任月丽:恩,这呢!

主持人:你也是在地下通道跟西单女孩一起唱歌的,对不对?

丽丽:对!

主持人:你比她唱的久吧?

丽丽:我比她要早几个月吧!

主持人:你会在地下通道唱什么歌啊都?

丽丽:跟月丽的都差不多吧。

主持人:都差不多,你比她早,她红了,那炮轰她的应该是你?

丽丽:不会,我不会炮轰她。

主持人:凭啥她上春晚?

丽丽:不,不,不。我觉得她是我的骄傲,因为她不仅代表了她自己,还代表了,我们通道歌手的所有的人。

主持人:你们有机会在一起,一块合唱歌曲吗?

丽丽:平常倒是各唱各的,没有合作过。

主持人:那是平常吧!今天在我们的节目现场,不如当着大家伙的面,给大家伙合唱一个歌行不行?

丽丽:行!

主持人:来吧月丽!来,来,来,来,来。

任月丽:相信你还在这里,从不曾离去,我的爱像天使守护你,若生命只到这里,从此没有我,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相信你还在这里,从不曾离去,我的爱像天使守护你。

小片416岁的花季少女,不上学,到阴暗的地下通道唱歌,为啥?这还得从任月丽小时候开始说起。字幕:1988413日,任月丽出生在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镇松林店村。

小标题:不招人待见的“丑小鸭”

主持人:先说说怎么来的北京吧?

任月丽:我是14岁不上学,然后开始,就是在老家打工。

主持人:为啥不上学?

任月丽:因为我们家庭条件不好,我父母都是残疾人,我爸爸是0型腿,然后我妈是智障,我从小是被我奶奶带大的。反正就是,上学的每一次交学费吧,反正都特费劲。

主持人:要交多少钱学费?

任月丽:不多,也就一两百元钱。

主持人:能费劲到什么程度?

任月丽:每次都去借,甚至借不着。

主持人:一两百元钱借不着?

任月丽:对,对。

主持人:上学的时候,会有同学因此而嘲笑你吗?

任月丽:有。我爸爸有一次去集上买东西,然后我正好下学,碰上我爸爸了,然后我就叫我爸爸,他们就看见了,说这是任月丽她爸爸,他们开始就追着我爸爸,开始就骂什么的,就开始说什么的,罗圈腿啊乱七八糟这些东西。然后我就追着这小孩, 一直追到他家,我跟她说,你不给我道歉的话,我说我就一直追着你,我就骂你。因为我们家属于这个村子里面,也算是最底层的一个人家了,然后也是家里头可能大人什么的 ,也看不起什么的,没把我那当回事。但我就不干了,你不给道歉的话,我就追着你,必须得给我道歉。然后,后来他们家里边没办法了,然后说好什么的,这样才结束。

主持人:也有过很绝望很绝望的时候,对不对?

任月丽: 对。

主持人:曾经想过自杀?

任月丽:不是想过,是已经……

主持人:杀过。

任月丽:对。是已经杀过。

主持人:咋的了呀这是?

任月丽:就没有一条路能走出去,就觉得自己已经很绝望了,不想活着了,觉得活着没有什么意思了。

因为我爸爸是O型腿,他的腿是关节炎,一直都靠这个安乃近来止疼,然后一瓶药,我就全都喝了。 

主持人:你怎么知道安乃近是专门用于自杀的?

任月丽:没有,我当时就觉得,反正是药。

主持人:对,是药三分毒。 

任月丽:对!

主持人:多少片啊?

任月丽:100片吧里边。

主持人:喝完了什么反应?

任月丽:没反应。

主持人:腰不疼了?腿不酸了?一气儿上五楼?

任月丽:那时候就想着可能睡一觉,然后第二天早上一醒,就一切都结束了。

主持人:然后一切都都去另外一个世界了?

任月丽:就那么想的 ,很简单。

主持人:第二天早上不是一醒?

任月丽:对。

主持人:第二天早上就再不醒,就没有第二天早晨了。

任月丽:对,半夜的时候,就开始,就药发作了,然后就开始就是半夜起来开始吐,喝一口凉水都吐出来,因为那时候胃黏膜脱落了嘛,然后我也不愿意说,后来我奶奶就急了跟我,后来我看着我奶奶,

然后我就不想死了。我说我把那个抽屉里的安乃近,我说我喝了,然后我奶奶当时就崩溃了,然后特别嚎啕大哭 ,我也哭。

主持人:后来开点药,最后治好了?

任月丽:对,开点药输点液。

主持人:怎么想到去北京呢?

任月丽:因为我是在老家打工嘛,然后什么电焊机场印刷厂全都干过,然后一个月那时候,才两三百元钱工资。跟我差不多的同龄的孩子,来北京在饭店里打工,都六七百元,五六百元。我觉得,凭什么呀?我说别人能干的我也能干。

主持人:你就到北京来了?

任月丽:对!

主持人:干什么?

任月丽:服务员。

主持人:饭店的服务员?

任月丽:对。

主持人:怎么想到去地下通道呢?

任月丽:因为是那个饭店的服务员,干了一个月没有给我钱,骗了我了,所以我没办法,我就开始找第二份工作。很偶然期间路过地下通道,看见有人弹琴唱歌,我开始跟人学弹琴唱歌了。

主持人:人家凭什么教你?

任月丽:我软磨硬泡啊!

主持人:你都怎么软磨硬泡啊?

任月丽:我说你要是教我,我帮你拎琴箱子,然后帮你打杂什么的,终于就同意了。

主持人:就一点一点学?

任月丽:对!

主持人:在通道里唱歌害怕什么?

任月丽:害怕警察、城管。

主持人:警察把你带走过没有?

任月丽:带走过。

主持人:真带走过 ?

任月丽:带走过。

小片5:字幕:北京西单地下通道,位于地下三米。这里,是任月丽能够在北京生活下去的最低门槛。(资料:任月丽带镜头介绍自己曾在这里弹琴唱歌,想起大家曾经很多人一起弹一首歌唱一首歌很开心)任月丽如何被警察带走?在地下通道为什么有人给她一千元她不要?她又如何在网络一夜走红?广告后《乡约》继续为您讲述。

下节提示1+广告

小标题:地下三米的故事

任月丽:没呆两分钟警察过来了,走,一块走吧。

主持人:啊 ?警察。

任月丽:对!

主持人:带走了?

任月丽:就被当成小偷了。

主持人:怎么回事?

任月丽:有一次我在那边唱歌,那天特别好玩儿,我在那刚唱了半个小时吧,然后一个警察过去了

瞅了我一眼没搭理我,然后我赶紧打电话给这大姐,然后我说,姐来西单吧,西单没人管。

主持人:警察过去了都没事儿!

任月丽: 对!警察过去了都不管我,快来吧!

主持人:快来吧,快来自投罗网吧!

任月丽:然后我那大姐可好了,然后没过多长时间就跑过来了,啊!过来以后,没呆两分钟警察过来了。走一块走吧!啊,没办法我们俩一块就去了。

主持人:在那个通道里唱歌有遇到过让你哭笑不得的事没有?

任月丽:我唱的时候遇到过一个疯子,然后他就坐我对面,我一唱他就开始,妈呀 爹呀!就开始哭。

主持人:然后你一停,他就也一停?

任月丽:对!

主持人:你一唱,他就妈呀!

任月丽:对!

主持人:这样挣钱能挣的更多?

任月丽:没有!真的,路人什么都吓跑了。

主持人:你像遥控一样,你这一唱妈呀,一停就不动了

任月丽:然后我也挺害怕。

主持人:你也喊,妈呀!你看他什么反应?

任月丽:他就爹呀!

主持人:还有人跟你一起唱歌?

任月丽:对!

主持人:什么样人 ?

任月丽:非洲人。他是来北京的最后一个星期,他是来三个月,三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我们认识的。

然后他在通道的时候,看见我弹琴唱歌,然后他就觉得挺好玩儿的可能,后来就成为,也算是成为朋友了。后来他就跟我在通道里就唱。

主持人:他也跟你唱?

任月丽:对!

主持人:你唱的歌他会吗?

任月丽:他不会。他就是那种乐感很好,在通道里唱的那个《阳光总在风雨后》,他拿手鼓然后帮我打,然后我就开始唱。

主持人:他就在旁边给你打鼓?

任月丽:对,对,对。 

主持人:然后你就唱 ?

任月丽:对!

主持人:然后呢?赚的钱就会比往常多?

任月丽:太多了,比以前多了好多倍。

主持人:上百元了吧 ?

任月丽:嗯!

主持人:他在旁边给你敲 ?

任月丽:对!

主持人:你说我要是帮你一块敲,是不是钱会更多啊 ?

任月丽:是!

主持人:不过我没他那么黑。就这样……

任月丽:他那是手鼓。

主持人:所以说嘛,这个挣的会更多,咱试一下行不行?

任月丽:好!

主持人:你唱什么?《阳光总在风雨后》是吧?试试啊,来吧!妈呀!那是疯子。走一走瞧一瞧了 ,拿钱了拿钱拿钱拿钱了,把手机交出来!

任月丽:人生路上甜苦和喜忧,愿与你分担所有,难免曾经跌倒和等候,要勇敢的抬头,阳光总在风雨后,乌云上有晴空,珍惜所有的感动,我一直会在你的左右。

主持人:好!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来,有钱没有,来,我觉得我要这么在通道里,肯定能赚的更多。

任月丽:我觉得几乎就没人给了,几乎全吓跑。

主持人:连警察都能吓跑.

任月丽:是。

主持人:赚钱不容易,我听说,有人要给你一千元钱你都不要?

任月丽:对。

主持人:一个月不才一千多元吗?

小片6资料(任月丽一半的收入给家里,每天只给自己留下10块钱的生活费,吃的是馒头、咸菜,舍不得买衣服,赚了钱要给爸爸治病。)什么样的人一次要给任月丽一千块钱?她,又为什么拒绝呢?

小标题:唱歌不只是为了生活

主持人:他为啥给你一千元钱?

任月丽:也可能他们俩有什么心事,也可能听到我唱歌,可能想起了什么吧!

主持人:一千元钱?

任月丽:对!

主持人: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任月丽:十张一百元的。

主持人:怎么给你啊?

任月丽:然后我不是唱歌低着头嘛,坐在那儿然后唱,然后他们就从对面听,听完以后就把钱拿过来,然后跟我说,说这个钱给你吧!然后当时我说,我说谢谢,我说你可以随便听,但是这个钱我不要。

主持人:凭啥不要啊?

任月丽:他们再有钱的话,这个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主持人:你有个标准吗?

任月丽:300元钱以里吧!

主持人:你那一千元就没要?

任月丽:对!

主持人:你找他七百元也行啊!

任月丽:我们在通道唱歌的这些歌手们,最能感受到挣钱有多么不容易,不管是刮风下雨 ,冬天的时候,甚至冻得自己鼻涕流出来了,自己都不知道,还是路人走过去咯咯咯乐,然后才知道。

主持人:是这样,阳光总在……,然后拿钱给你粘到鼻子上了。刚到北京住哪?

任月丽:住了挺多的地方。但是有一次住的是一个,防雨布的房子,晚上睡觉的时候,那耗子就在顶棚上啪啦啪啦,一只,一只,一只又一只。

主持人:人与自然的融合。

任月丽:对,然后我躺在那儿也睡不着觉,耗子在上边一趟一趟。

主持人:你说你要晚上睡着觉,张着嘴在这。

任月丽:哎呦不敢想,别,别……

主持人:没想去找别的工作?

任月丽:我觉得不是我喜欢的

主持人:你的家里人,知道你在通道里唱歌吗?

任月丽:我是唱歌的两年以后,告诉他们的。

主持人:跟他们说他们怎么说?

任月丽:我爸说哪怕你在家里边,你干一个300元钱服务员,你都比在通道里唱歌强。

主持人:为什么?

任月丽:这种形式他不能接受,,不光是我爸爸别人都会看不起。

主持人:那你怎么办?

任月丽:我就跟他对着干。

小片7视频资料(任月丽地下通道唱歌)画外自述:“唱歌,你说这是真正为了喜欢,也不是,你说真正为了养活自己,更不是。两者分不开,也不能完全融合,这也许就是通道对我的意义。”——任月丽自传《我是西单女孩》

小标题:西单女孩一夜走红

主持人:一夜之间网络走红怎么回事儿?

任月丽:我在通道里唱歌,然后特别偶然,被一个路人拍下来发到网络上,然后就被大家关注了。

主持人:你在这之前上过网没有?

任月丽:没有。

主持人:知道网是什么东西吗?

任月丽:说实话我以前在老家的时候,都说这个被网友骗了,那个被网友杀了,反正挺害怕挺排斥的。

主持人:网就是个黑社会

任月丽:没有,没有。

主持人:那你怎么知道自己在网上红了?

任月丽:因为是2009年的大年初七,那一天优酷网的一个编辑,给我打了电话,你是西单女孩吗,然后我说……,就是那时候特别懵,自己还不知道自己是西单女孩。

主持人:自己觉得是东单女孩?

任月丽:你是在西单唱歌,我说对 ,然后他说我们找你说 ,说你的那个点击率,在网上挺高的。

主持人:你唱的什么歌?

任月丽:《天使的翅膀》

主持人:在网上点击率能高到什么程度?一分钟是多少次?

任月丽:一分钟一万次左右。

主持人:一分钟一万次?

任月丽:好像是。

主持人:那你什么感觉啊?

任月丽:我把他当骗子了。

主持人:拉倒吧你个骗子,你骗谁啊大过年的。

任月丽:对!就是那种感觉。就那段时间天天给我打,就是要证实我是不是西单女孩,是不是在西单唱歌。

主持人:他是一个执着的骗子。

任月丽:给我大姐,我大爷家的大姐打电话,我说大姐,我说有一个人老是给我打电话,说那个我在网上点击率什么的,我说你会上网,我说你帮我查查。后来我姐说,啊!是,你在西单唱歌呢,可惨了。

主持人:就光查出惨来了。

任月丽:嗯!

主持人:查出点击率了没有?

任月丽:没有,没有。

主持人:那你怎么证实这个事?

任月丽:媒体都开始报道了嘛!

任月丽:网友们去西单找我啊!

主持人:慕名找你啥样啊都?

任月丽:就是反正挺激动的,妈呀,吓我一跳。

主持人: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出名吗?

任月丽:觉得天上有一个大馅饼,打我脑袋上来了。

主持人:你怎么总幻想,要么是后面一棍子,要么就是馅饼,总之而言不管什么总砸脑袋。什么时候你自己见到过,自己的这个被拍的视频?

任月丽:2009年的326日,优酷网举办了一个《优酷牛人天使不哭》歌友会,旁边有一个挺大的一个大电视。

主持人:然后你就看到当时人家网友,给你拍的那个(视频)。

任月丽:后来我唱的时候,我看着那个东西,我就想起来很多东西,我就唱不下去了。

小片8视频资料《天使的翅膀》 一首天使的翅膀让任月丽忽然间成了网络名人,社会上的各种邀请也接踵而至,自己也遇到了一连串想都想不到的事儿。

小标题:成名之后第一次

主持人:参加选秀节目,好像第一次被人家,提了一个很难堪的问题。

任月丽:记者打电话给我,说东方天使的一个选手,说那个项链丢了。

主持人:你有什么看法吗?

任月丽:哎呦 !我这心里头就一下就觉得,难道我穷,然后就被当成小偷吗?这是在侮辱人,心里边就特别不平衡,心里边反正特别,特别难受。

主持人:那个时候还据说还第一次跳舞?

任月丽:对!

主持人:你以前从来没跳过舞 ?

任月丽:也没学过,对。

主持人:然后就敢在舞台上跳?

任月丽:那都是没办法,需要嘛。

主持人:今天当大伙儿面第二次跳。

任月丽:好。我都忘了,即兴跳一下,我不会跳舞。

观众5:来一个,来一个,来一个。

任月丽:老师这么为难我 ,我们俩一块跳行不行啊?

主持人:好!你这还是第二次,我这是绝对第一次我跟你说,我跟你学。

任月丽:清早起床了,看镜子里的我,忽然发现我发型睡的有点KUSO,一点点改变,然后差不多了。

主持人:一点点改变,当时就跳舞这样跳。

任月丽:对,对,对。

主持人:成名之后,有了第一次坐飞机的机会,对不对?

任月丽:起跑的时候要往上飞的时候,就那个心就到这儿了。

主持人:知道飞机上有厕所吗?

任月丽:不知道。

主持人:飞机,你看飞在空中,哪好意思上厕所啊!万一,你看下面还有不少人呢你看,就没上?

主持人:真就没上?

任月丽:嗯。

主持人:佩服!

任月丽:我觉得我有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穿高跟鞋的时候,就觉得,你往前一走一站那儿就不稳当。

主持人:对啊!我也一直有这个疑问。

任月丽:您穿过?

主持人:我没穿过。我说谁这么缺德发明这东西,不就故意崴人脚呢嘛这不是。第一次还有公司签约找你?

任月丽:对!

主持人:反正是大明星都要签约的。

任月丽:嗯!那种感觉,我也要签约了,有组织了。

主持人:签约为什么又要解约?

小片9(网路新闻:西单女孩签约鸟人艺术度身定做单曲《他乡路》)20104月任月丽与北京某艺术唱片公司签约,准备推出第一张专辑。不到半年任月丽却宣布解约!之后任月丽登上春晚舞台一夜走红,这家公司随后用“西单女孩”注册了商标,年轻的任月丽还将面对多少第一次?

下节提示2+广告

小标题:因为爱自由所以不签约

主持人:签约为什么又要解约?

任月丽:向往自由吧!觉得自己想穿什么穿什么,想说什么说什么,不用被别人管着,这句话不能说 那句话不能喊,自己愿意怎么折腾怎么折腾,挺好。

主持人:解约让你失去了什么?

任月丽:心里边还挺对不住两位老师,一个是董路老师,一个是邱国新老师,当时他们两个特别,无私的把这两个歌的版权,送给了我,没有经验什么也不懂,结果这个歌的版权,就让我给弄丢了,离开公司以后就不能唱了。但是我觉得,两位老师都特别大度,都特别的……,心眼都特别好。

主持人:什么歌?

任月丽:一个叫 《没有了肩膀拥有了翅膀》,一个叫 有谁知道》

主持人:能不能给我们唱两句?

任月丽:唱完我怕他告我,因为之前告过我

主持人:我唱他也会告吗?

任月丽:您唱吧 ,他绝对不敢告您。

主持人:我还真不会。几天前,西单女孩被人家注册了商标,就是之前那个公司。

任月丽:我觉得我要通过法律的途径,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主持人:你觉得西单女孩,就应该属于你吗?

任月丽:不是!

主持人:那你有什么权益好维护?

任月丽:我觉得西单女孩,是每个人都可以叫,但是一注册商标这个下来之后,我就不能再次使用了,以后的西单女孩,都不能再次使用了。

主持人:现场的观众怎么看这事?

观众:我觉得那些商家太不道德了,我们得上法庭告他们,然后维护我们自己的权利。

主持人:如果你是西单女孩你会怎么样?

观众:要钱。

观众:我觉得从法律的角度来说,人家注册了,可能也是很合理合法的。那比如说,你可以再增加几个字符,比如说你把“西单女孩任月丽”,这几个字注册了这是可以的,版权完全属于你的。还有一个就是,他是不是把各行各业都注册了?

任月丽:对,41项。

主持人:做的挺绝?

任月丽:对,做的很绝。我一提到这事儿挺激动的,因为我觉得,这四个字虽然不是我的

但是我觉得这四个字,也是我在通道里辛辛苦苦,熬回来的这么四个字。现在有好多好心的律师,都来打电话来跟我说,他们来帮我免费打这场官司,我们涿州那边的政府什么的,也大力支持。

主持人:现在有了经纪人了对不对?

任月丽:对,是我们在通道里,一起苦过来的朋友,李铁。

主持人:你好!找经济人,为什么要找这么帅的小伙子?

任月丽:因为当时我们都在通道唱歌,2007年的时候,他结婚的当天。

主持人:你结婚了?

李铁:很早了,很早就结婚了。

主持人:噢,你接着讲。

任月丽:正好是我爸爸脑出血那天,家里给我打电话说赶紧回来吧,当时太晚又没有钱,我肯定回不去。结果第二天早上,最早的时候我到了他们家里,连个欠条都没打,就从他那拿了三千元钱,当时他跟我说 ,说没事,你要是不够的话,说你再跟我们说,我没有的话我给你借去。

主持人:刚结婚就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来要钱,你媳妇没意见吧?

李铁:都是多年的朋友,我感觉很正常。

主持人:你觉得正常你媳妇觉得也正常?

李铁:因为我媳妇说,治病要紧。

主持人:好媳妇啊!你也是通道歌手?

李铁:曾经也是。

主持人:有没有想过自己哪一天,也会像月丽一样出名吗?

李铁:说实话以前想过,但是后来从来没敢想,因为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知道。

主持人:几斤几两啊到底是?

李铁:半斤八两吧!

小片10:一台春晚,成就了一个草根明星。春晚归来,任月丽的人生也就此改变!

小标题:西单女孩草根明星

主持人:春晚之后住的地方变了吗?

任月丽:前几天刚搬,,比以前那个房子要大要安全。

主持人:还去地下通道唱歌吗?

任月丽:年前的时候去了一次,但是年后的时候到现在,还没去过呢

主持人:是不是不屑于去了,咱已经成角了?

任月丽:那倒没有。

主持人:主要是最近这段时间太忙了。

任月丽:小忙。过年之前的时候,我经常就是去通道里,像这个大姐她要在那儿的时候,我都会提前给她打电话,我们偷着摸去。

主持人: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

任月丽:因为我觉得……

主持人:后面领上20个记者,五六个助理跟着。

任月丽:没有,没有,我把那儿当成一个,自己的家一样,酸甜苦辣咸,可能有很多回忆吧!有时间的时候 ,我哪怕不唱,我也会路过那个通道里去看一眼。

主持人:为什么说到这儿你想哭了?

任月丽:我没有,我差点打嗝。

主持人:把自己的琴卖出去了

任月丽:对,拍了,拍了3万。

主持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任月丽:首先就是这把琴,也比较有意义,在春晚上也算是用过。再一个就是,我觉得我能够登上春晚的舞台,是所有的人所有的观众朋友们,还有这个网友,蒜薹们给的我这次机会。能上春晚,全靠大家的投票支持率。咱们中国人太多了,让我一一去回报,我也没有这个能力。所以我只能,尽我的一些微薄之力,来能够帮助一些,比我还需要帮助的人。

主持人:出书了是吗?

任月丽:对!

主持人:是你自己写的吗?

任月丽:是!叫《我是西单女孩》。

主持人:赚钱吗?

任月丽:反正还没到给钱的时候呢,我还没拿到钱。

主持人:现在参加各种各样的社会活动,是不是越来越多?

任月丽:是!

主持人:开始有你的粉丝了?

任月丽:对!

主持人:你的粉丝,好像有一个特别的名字?

任月丽:叫蒜薹。

主持人:为什么?

任月丽:因为我小的时候就喜欢吃蒜薹

小片11:任月丽没想到就是因为这一句简单的喜欢,她拥有了一群爱她守护她关心她的粉丝群——“蒜薹”。

小标题:我的粉丝叫“蒜薹”

主持人:会有蒜薹,专门跑到北京来找你吗?

任月丽:从山东、东北、 上海……

主持人:哎呦!

任月丽:广州各个地方都来过。

主持人:你印象比较深的蒜薹是什么样?

任月丽:裤哥,他为什么叫裤哥,是因为他是天津的。他来北京通道里找我,他没找着,然后他就开始在西单那边,租了一个地摊,开始卖裤子。

主持人:就专门等你,然后开始,就别人就,然后他就唱,等你一万年。火了之后,是不是会有不少人,想要模仿你到通道里去唱歌?

任月丽:反正听说,有很多朋友去通道里唱歌了。

主持人:你怎么看这个事?

任月丽:要是夏天的时候,在通道里还凉快点,冬天的话建议别去,太冷了,而且又伤身体。

主持人:这是一个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这么一个答案。现场有蒜薹吗?来来来,大老远的跑来参加节目,因为就爱吃蒜薹这一口。

粉丝1:我觉得,我还算不上一个真正的蒜薹,我算一蒜苗。我是从网上,听到这个西单女孩的一首 

《天使的翅膀》,然后这首歌深深的打动了我,然后我从此开始喜欢西单女孩。

任月丽:谢谢!

主持人:想对月丽说一些什么?

粉丝2:我觉得我们这些蒜薹喜欢她,都是因为她的这份执着,所以我就想通过这个节目,呼吁大家,希望那些媒体不要对她太苛刻。我还想就代表蒜薹说月丽姐,我们都希望,您能找个人来呵护你,所以考虑一下,您的婚姻这个事情吧!

任月丽:谢谢,谢谢,谢谢!

主持人:你看看你的蒜薹,有没有东坡肉啊?

任月丽:有!

主持人:要是东坡肉炒蒜薹……

任月丽:我的小屋子里头,就是几乎所有的东西,我一眼看上去没有自个己的,全都是从全国各地寄过来的。

主持人:那你能记住谁是谁送的吗?

任月丽:我都写在小本子上。

主持人:在你看来那么多蒜薹,送给你的那么多礼物当中,最珍贵的礼物是什么?

任月丽:一首歌,叫《微笑着坚强》

主持人:能不能给大家伙唱一唱这首歌?

任月丽:那我就唱几句。

主持人:好!多唱几句没事。

任月丽:爱是我敢想你的肩膀,让我依靠着温暖又坚强,这个冬天冷得不寻常,多想依偎在你的身旁,每当黑夜里匆匆过往,就会想起你温柔的目光,那些回忆那些旧时光,答应过彼此微笑着坚强。谢谢,起调起高了。

小片12:歌声延续、任月丽过生日纪实

小标题:关于未来

主持人:今年多大了?

任月丽:23

主持人:谈过对象没有啊?

任月丽:以前没谈过。

主持人:23了,都没谈过,传出去多没面子。

任月丽:以前没谈过 ,现在正在谈,我不告诉。

主持人:乐成这样。

任月丽:回头给你们发喜糖吃。

主持人:他是谁?告诉我们大家。

任月丽:保密。

主持人:啥时候谈上的?

任月丽:不告诉你们。

主持人:能不能再透露点内幕消息?

任月丽:俺也不知道,回家问俺妈吧。

主持人:怎么样啊感觉现在?

任月丽:其实在我这块,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主要这个人好,然后他能接受我们这个家庭,对我爸爸好,对我妈好。

主持人:看来目前为止,这些条件都达到了,对不对?

任月丽:不说了,再说就露馅了。

主持人:那么多地下通道,那么多通道歌手,月丽是一位幸运的草根明星。微笑着坚强,旋律内外,能够触及我们的内心的,是那份真实的追梦的感动。节目的最后呢,我代表栏目组送你一个上网的笔记本电脑,。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月丽。好了观众朋友,这里是由昌河汽车冠名的《乡约》栏目。今天的节目内容我们将刊登在栏目的联动媒体,下周六晚917分 ,《乡约》再见。

留言评论